林宏祥

前新闻从业员,曾任《独立新闻在线》马来版主编,如今為自由撰稿人。编著有《马来西亚大崩坏:从1MDB看国家制度腐败》、《Tsunami Cina: Retorik atau Realiti?》。


2年前

安华的不安

一个执政22年,对国家民主体制造成巨大破坏的前独裁者,在92岁的高龄华丽转身,就成功洗底,以改革形象示人,俨如救世主;而晚近二十年为国家民主化付出最大牺牲的政治领袖安华,在承受近十年的牢狱之灾后,却在国家转型的关口,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陷入尴尬的窘境......

安华的不安

2年前

“投希盟上天堂”的风波

现年59岁的胡桑无疑是诚信党大将,启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重击伊党。一些政治观察者甚至认为,比起现任主席末沙布(Mohamad Sabu),胡桑对伊党更具杀伤力。

“投希盟上天堂”的风波

2年前

十年

记忆再短,也无法忘记2005年巫青团长希山慕丁高举的马来短剑,还有其副手凯里那副流氓的嘴脸。2008年政治海啸袭卷后10年,前者转型为沉稳、临危不乱的国家领袖;后者改变形象,成为作风开明的未来接班人。在当下马来西亚主流社会里,这个组合,恐怕要比希盟任何一个配搭,更具号召力。

十年

2年前

愚蠢的最高境界

吊诡的是,我们一方面为本地无聊低俗的成品辩护,一方面却羡慕港台有温度有深度的文案、短片,或至少为泰国广告捧腹大笑。我们不去思考,若港台泰内容生产者也假设大众都无法领略有深度的讯息、不会欣赏自己的创意,谁会去制作高水平的文化产品?

愚蠢的最高境界

2年前

绝望

也许千年以后,巫统屹立不倒的秘诀是:绝望。丑闻大到超乎想象就无关痛痒,政权腐败到让人绝望,就固若金汤。我不相信希望。不管是看到了才坚持,抑或坚持了才看到那种。只因我不会失望,也想不到自己能凭什么感到失望......

绝望


2年前

我们如何面对伊斯兰党?

诚然,人潮不代表选票,而在马来西亚,选票,未必转换成议席。对伊党而言,1986年大选甚是经典。曾是伊党第二把交椅的末沙布(Mohamad Sabu)就这么追忆:政治演说人潮之拥挤,凌晨三点交通都无法完全退散,但竞选98国席,仅赢一席。

我们如何面对伊斯兰党?

2年前

反马哈迪的战场

希盟推举马哈迪为首相人选后,社运圈激烈反弹,后来甚至升级为“投废票”、“杯葛大选”运动,以示抗议。然而,过去半年,几个媒体在自家网站、面书专页进行的民调,却反映截然不同的景象。

反马哈迪的战场

2年前

诚信党的困境

国家诚信党于2015年9月16日创立那一天,嘉玛率领红衣人大闹茨厂街,抢走了新闻焦点。一年后,以马哈迪挂帅的土著团结党成功注册,风头从此盖过诚信党。从原有议席实力计算,诚信党目前拥有六国七州,在希望联盟排名第三。然而,在第14届大选半岛国席分配中,目前只有一国三州的土团党却竞选最高52席,反之诚信党得数最少,仅仅27席。

诚信党的困境

2年前

贬值的选票

在稍有民主意识的选民眼中,纳吉与马哈迪皆为烂苹果,这是不争之事实。有者甚至因为马哈迪过去恶劣的从政记录,连带不信任希盟的大选承诺。以纳吉挂帅的国阵、由马哈迪领军的希盟,在部分人眼里,不过是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之间的选择。

贬值的选票

2年前

马哈迪的道歉

那政治人物都不该信了吗?我们对政治人物的信任,建立在他做了什么。为什么公民社会相信安华更甚于马哈迪?

马哈迪的道歉

2年前

学术理论之外的伊党

吉打州波各先那区(Pokok Sena)国会议员玛夫兹2017年岁末退党的决定并不让人意外。如果还有一点出乎意料,恐怕就是没有掀起太大涟漪。

学术理论之外的伊党

2年前

三分一vs.三分二

伊党出走后,马来人支持率俨如土崩地陷,导致希盟必须借助马哈迪与土著团结党的沙石填海。无权无势的马哈迪,凭着本身剩余的威望,究竟能为在野党撑起多少巴仙的马来人支持率?能完全填补伊党出走后的空缺吗?

三分一vs.三分二

2年前

巫统废墟上建构改革精神

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我们为狭隘的宗教、种族主义论述所困。现实中贪污滥权案例层出不穷,经济每况愈下,惟巫统祭出“马来人分裂,非马来人是造王者”的粗糙论述,营造“穆斯林遭围剿”的氛围,民联领袖无从破解、招架不住。马来社会反风吹不起,改朝换代功亏一篑。

巫统废墟上建构改革精神

2年前

马来人海啸前夕

民调显示,首相名望直坠谷底,当下马来社会确有反风,但能否构成海啸,无法回避一道问题。倘若三角战在所难免,马来人的反对票,是投给伊斯兰党,还是希望联盟?

马来人海啸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