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国阵的柏朗埃补选表现可圈可点


刘哲伟

尽管在这次柏朗埃补选中,国阵-希盟仍然没有实现一加一等于二的优势,但在作者看来,他们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阅读了关于这次补选的多篇评论。 今日要讨论的论点是我个人表示赞同,有些我则不赞同。

第一,国阵支持者仍支持国阵

这是我在上周的专栏中提出的问题。如果我们将2022年大选和2023年补选的结果进行比较,我个人的观察是,尽管还有改进的空间,但国阵的表现还不错。

如果我们看选民的投票率,2023年的补选有大约800名选民没有参与投票。但别忘了,2022年大选中有三个联盟,即国阵、国盟和希盟。从表面来看,可以观察到国阵获得与之前相同的选票,国盟的选票则增加1000多张,而希盟的选票,预计将投向国阵,但似乎没有起到作用。

正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所预期的,部分以前投票给巫统的选民,现在将他们的选票转移到了国盟。尽管如此,这种情况并不像其他选举那么糟糕。不要忘记,2022年大选中,希盟获得的这2000张选票中,是包括该选区的华裔选民。华裔选民占总投票人数的约18%。同时,相对而言,许多外地选民更倾向于希盟,尽管这种趋势正在改变,尤其是在马来心脏地区。因此,考虑到在2022年大选中,如果我们将国阵-希盟的选票相加,国阵候选人的选票少了2000张,但在我看来,巫统的选民倾向国盟的转移并不那么糟糕,尤其是在800多名选民没有投票以及游子票的问题。

作者不认同绿潮在柏朗埃补选不再发挥作用的说法。(档案照:透视大马)

第二,绿潮仍持续中发酵

我读到一些评论声称绿潮在柏朗埃补选不再发挥作用,甚至是减少。个人而言,我不同意这些说法,马来西亚政治中的一个最大谬误是很多人只看结果而不看过程。

在2022年的大选中,毫无疑问,国盟在许多伊斯兰党主导的选区表现得非常出色。然而,在许多其他选区,国盟之所以能够获胜,是因为国阵和希盟之间的选票分裂。实际上,选票分裂也不是一个合适的术语来描述2022年的大选,因为三个联盟之间没有明确的合作关系。然而,假设只有国盟对垒国阵,或国盟对垒希盟,国盟在2022年的大选中,不会轻易获胜,因此,我们不能仅仅根据获胜者来断定绿潮是否仍然存在或已经消失。

因此,在这次补选中,如果我们从得票率来看,尽管投票率较低,国盟实际上成功增加得票率的百分比以及票数。这证明绿潮的影响仍然存在,只是它没有能够在这次巫统的候选人中夺走太多的选票。与其他补选中希盟派出的候选人比较时,国盟较能够从希盟那里夺走更多选票。

第三,巫统失去掌控堡垒区的优势

一些评论员声称巫统在这一次补选失去了垦殖民的堡垒区支持。我不否认这种说法,但实际上,自2022年大选以来,巫统已经失去许多他们传统的选区,包括几十年来一直是他们不可动摇的定存区——垦殖民选票,甚至是吉兰丹和登嘉楼以外的马来乡村地区,以及由巫统重量级人物争夺的席位,如话望生和布城。

有鉴于此,巫统失去了对马来区的掌控不是因为柏朗埃这次补选,而是自2022年大选开始就有迹可循。

结论

尽管在这次柏朗埃补选中,国阵-希盟仍然没有实现一加一等于二的优势,但对我来说,他们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很多不利于巫统的因素,环境和政治格局的确是已经不可逆转的。然而,仅仅根据胜选的结果来描述当前的政治格局,未免也不恰当。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