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韩查是希盟的共业


唐南发

韩查本是小咖,但马哈迪所领导的希盟政府招降纳叛,韩查连同一众巫统议员毅然过档土团党。(档案照:透视大马)

根据《新海峡时报》报导,社群网站Lowyat.Net近日发现某个科技网站于2022年4月以高达一万美金的价码,出售一套容量达160千兆比特的数据,涵盖了2250万名于1940到2004年之间出生的马来西亚人的个人资料,来源是国民登记局,而数据文件的来源是政府所拥有,由几个政府单位共享的MyIDENTITY API系统。

对此,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证实网上流传2250万名个人资料遭人贩卖的传闻,但强调资料来源不属于国民登记局,试图推卸内政部的责任。

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事件,因为它涉及马来西亚几乎三分之二的人口,再次证明手握大权的内政部长失信于民,却意外地没有引起民众太多关注,至今也只有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和行动党的社交媒体局主任沙立佔要求政府采取行动。

讽刺的是,兜售数据的人为了取信于人,还公开声称属于韩查的部份个人资料,包括地址和电话号码。这类普遍性资料当然也不难取得,但卖者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就不能等闲待之。

韩查的回应是惯常的内部调查传召,却也说明他不排除有所谓“内鬼”的可能。有鉴于这宗泄露个资事件非同小可,取得数据的人可以将之用于任何目的,例如所泄露的资料包括80万民众呈交给选举委员会的身份核实自拍照。事态如此严重,政府应该做的是成立公开调查团。仅仅内部调查,最终结果必然和过往的种种丑闻弊案一样,涉嫌的官员遭调职,新人上任,一切不了了之。

再者,这已经是一年之内第二次发生民众的个资被盗事件,上一次是去年9月,涉及人数是400万。在任何一个讲究问责的国家,一个屡次失责的部长早就引咎下台,但这绝对不是韩查的作风,因为从他2020年3月出任内政部长以來,从处理拘留调查期间死亡的案件,无证移民扣留营的恶劣条件,一再发表针对无证移民和难民的歧视性言论,煽动民众的排外情绪,以及准备将讨论多年的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降级为内政部监督的单位,都说明他不是一个有志改革的部长,也不称职。

韩查本是小咖,虽然在阿都拉和纳吉政府分别担任过副部长和部长,却没有任何出色的表现。但2018年12月,马哈迪所领导的希盟政府展开招降纳叛行动,韩查连同一众巫统议员毅然过档土团党。此举非但没有引起希盟支持者的非议,政治学者潘永强甚至认同“跳槽促成正向改变”,声称“巫统的分崩离析,宣告其种族主义也被瓦解,不再可以威胁政府,有利于国家族群关系与民主”,如此单纯的观点,如今也只能是笑谈。 

事实上,当时马哈迪表面上不让韩查担任任何官职,私底下却授权他代表土团党去和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协商,探讨剔除公正党和行动党,由三大马来政党共组政府的可能性。

根据土团党理事旺赛夫于《土团党为何离开希盟》文章中所述,韩查还负责统筹2019年10月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以证明马哈迪得到马来社会的支持。旺赛夫直言,当时巫统和伊斯兰党表面上将土团党描绘成是政敌,背地里三方高层却谈论合作事宜,马哈迪也始终和其他两个马来政党领袖保持友好关系。这些来自马来政治精英内部的资讯,远比希盟华裔领袖所提供的消息更为准确灵通。

韩查本人也曾公开承认,他跳槽之后的任务就是将更多巫统领袖带进土团党,壮大马哈迪作为首相权威,抵消來自安华的压力。2020年2月,希盟政府自我瓦解以后,韩查顺势当上了内政部长,辅助慕尤丁政权。尽管国盟政府之后也倒台,韩查基本上不介入土团党和巫统领袖之间的明争暗斗,明显想以位高权重的官职自我保护。

加上依斯迈沙比里的相位不稳固,直到大选都不可能轻举妄动,要韩查下台恐怕是天方夜谭,唯有期待来届大选他被拉律的选民否决,或马来政党之间重新洗牌。但以他投机和务实的个性,届时或能够继续在政治上左右逢源,必要时再跳槽也不稀奇,毕竟他自己也说过,只要“以人民的利益为依归,跳槽並非坏事”。这正是当初一群人纵容马哈迪策动巫统议员跳槽的共业。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