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挑战母语教育的政治背景


唐南发

吉隆坡高等法院日前以宪法保障接受母语教育的权益,驳回了要求废除华淡小地位的诉讼,刮了保守马来民族主义者一巴掌。(档案照:透视大马)

吉隆坡高等法院日前以宪法保障接受母语教育的权益,驳回了要求废除华淡小地位的诉讼,刮了保守马来民族主义者一巴掌,但后者肯定不会罢休,毕竟还能上诉;即使不上诉,也必会结合其他政治甚至宗教势力,继续制造社会纷扰。

诚然,极右马来势力崛起于巫统在2008年以后的积弱。尽管马来政治从来未曾团结过,否则就不会在过去几十年发展出伊斯兰党,46精神党,公正党以及土团党等等,但直到14年前,即使巫统确实经历过马来社会的选票教训,却不曾被逼到失去政权的边缘;1969年5月的大选,巫统领导的联盟虽然失去国会三分一多数议席的优势,却依旧保住政权。

只是后来发生了513事件(其实也仅限于吉隆坡一带),接着看守政府通过最高元首颁布紧急法令并冻结国会和一切政治活动,大批社运人士被捕;到了1974年大选已是截然不同的政治局面,因此无法清楚观察当时马来社会内部非政党势力的演变。

马哈迪领政时期虽然经历过1990年和1999年的严峻选举冲击,之后更催生了烈火莫熄运动,但国阵并未失去政权,还保住国会三分一议席的优势,因此极右马来势力仍旧在巫统的掌控之中。

面对安华领导的烈火莫熄运动,马哈迪为了突显自己才是马来权益的捍卫者,默许当年的巫青团到吉隆坡的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外叫嚣,恫言火烧这座具有历史的建筑物;之后马哈迪更亲自接见马来武术团体,赞许对方对马来社会和权益的贡献。

因此,过去非马来人社会虽然经常因为捍卫母语社会而受到刁难,但极端言论主要还是来自于巫统的政治人物,包括马哈迪,安华和后来的凯里在内。

马来社会真正受到政治上的震撼是2008年的大海啸,当时阿都拉对于突发的政治状况束手无策,使得已经在努力策动推翻他的马哈迪得以和当时由依布拉欣阿里领导的土著权益组织结盟,两者不断发表极端言论,为的是尽早把阿都拉轰下台,而他们也确实达到了目的。

到了纳吉时代,穆联会(Isma)也趁巫统弱势加入争夺极右的选票市场,而且还不断突出宗教议程,比保守的马来民族主义更让人担心。

希盟执政以后,其第二大党行动党成了这些马来保守势力的眼中钉,后者不断炒作马来人和穆斯林已失去政治权利。相比之下,马华公会在1995,1999和2004年大选的标青成绩 (该党连续三届大选都赢得至少28个国会议席),却并未引发马来社会不安,主要原因在于它自1969年以后就当权不当家,基本上是巫统的附庸,因此广为马来选民接受;相反的,号称多元其实是华基政党的行动党,从1969年起就是凭借炒作关乎华社的议题捞取选票。

因此,自从2008年以后,政治行情虽然上涨,要一下扭转这个形象,最终只能是顺得哥来失嫂意,哪怕该党所有女性议员日日戴头巾,男性议员天天穿纱笼,也难以转化成选票。

马哈迪一辈子从未修正本身的极端言论,反而不断发布母语教育妨碍国民团结的谈话,甚至一再推销在马来人或非马来人社会都不受落的宏愿学校。(档案照:透视大马)

马哈迪一辈子从未修正本身的极端言论,反而不断发布母语教育妨碍国民团结的谈话,甚至一再推销在马来人或非马来人社会都不受落的宏愿学校(当下的马来社会恐怕更推崇宗教学校),等于助极端右翼势力一臂之力。

讽刺的是,马哈迪开始收敛其言论是希盟成立以后,凭着整个社会对纳吉夫妇丑陋吃相的厌恶,成功洗底,重新上台,然后继续发表极端言论;他再度拜相之时,就连素来在母语教育课题上牙尖嘴利的张念群也不敢反对宏愿学校了。

这次关于母语教育宪法地位的官司,其背景正是纷扰不断的马来政局,以及无任何政党得以独霸天下的事实,让非政党人士可以尽情操弄马来选民的情绪。

顺便说一下,代表马来西亚半岛马来学生会(GPMS)和伊斯兰教育发展理事会(Mappim)控诉华淡小的律师是Mohamed Haniff Khatri Abdulla,此人和马哈迪关系密切,多次在法庭代表后者;两人对母语教育的负面观感也一致。

无独有偶,挑战最高元首寬赦安华的合法性,以及代表某位年轻人控诉安华性侵害的律师也是他。

无论如何,在马来政治多分天下的时代,愿意配合极端政客浑水摸鱼的右翼组织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网民能做的是沉着应对,而非发表极端言论回应,否则只会落人口实,使整个局面更为恶化。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