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打工被诈骗引关注 青少年也易掉入“钱骡”骗局


陈安棋

近日,更有不少青少年掉入高薪打工骗局的圈套,被“卖猪仔”到国外,引起社会关注。(档案照:透视大马)

诈骗手法层出不穷,花样翻新,让人防不胜防。近日,更有不少青少年掉入高薪打工骗局的圈套,被“卖猪仔”到国外,引起社会关注。

然而,除了打工骗局,实际上还有各种赚快钱的圈套,当中令最多青少年上当的,就是借出本身的银行户头给诈骗集团当“钱骡户头”(Mule account)。

《透视大马》向各政党投诉局了解发现,这些受害者多数都是通过社交媒体或朋友介绍下而踏入陷阱,而他们平均年龄介于18至26岁之间。

民主行动党直辖区投诉局主任游佳豪说,所有骗局和诈骗集团都需要一个户头来收取诈骗款项。

“他们肯定不会用自己户头来收款项,所以要寻找第三者的户头。这时他们就会通过招聘广告找目标,一般上会注明不需要经验、学历、然后高薪招聘,这些广告通常都是找人充当钱骡。”

“只需要去开银行户头,然后把银行卡交给诈骗集团,就可以轻轻松松领取佣金。”

他指出,根据过往处理个案的经验,诈骗集团都会对受害者说,他们是帮顾客做转账和逃税的工作。

“而我国人民都会认为,生意人逃税很正常,所以借户头逃税也是正常的。殊不知,自己却掉入了诈骗集团的陷阱,也变成了诈骗分子之一。”

游佳豪提醒,警方是根据诈骗证据来逮捕嫌犯,因此一旦被逮捕,将被提控上法庭,罪名成立的话,将面临不少过1年或不超过10年的监禁,罚款和鞭笞。

他处理过一宗印象最深刻的个案,当时该名青少年才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并在等待成绩和升学。

民主行动党直辖区投诉局主任游佳豪说,所有骗局和诈骗集团都需要一个户头来收取诈骗款项。(档案照:透视大马)

“结果不确定青少年是误信朋友,还是为了可以轻轻松松赚快钱,而跌入了圈套。当青少年开了户头,不但没有收到佣金,还遭到警方逮捕,并监禁了数个月,影响了前途。”

“我还记得,该名青少年当时的成绩很好,原本还计划念医科,结果却被监禁,前途尽毁。”

游佳豪奉劝青少年,千万要避开这类的圈套,因为一个简单的借户头举动,可能会毁了你的一生前途。

“现在一些青少年,想法很天真,想以最少劳动力赚取最大的酬劳。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让他们掉入圈套。谨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马华全国公共服务投诉局副主任蔡建文说,他也曾处理一宗钱骡的个案,26岁青年是通过脸书私聊方式,掉入了圈套。

“青年把自己的扣账卡(debit card)寄去一个陌生地址,以为每个月可以轻轻松松领取300至2000令吉的租借户头费用。结果两个月后,钱不但没有拿到,户头还被冻结,警方也四处找他。”

他指出,因为警方掌握其账户账单发现,有洗黑钱的举动,所以要求青年录取口供。

“只不过,当青年要联系回该名索取扣帐卡的人士时,再也联络不上了。”

蔡建文透露,从疫情开始,就接获无数相关个案,相信大家都被被动式收入所吸引而容易上当。(档案照:透视大马)

蔡建文透露,从疫情开始,就接获无数相关个案,相信大家都被被动式收入所吸引而容易上当。

“这也从中衍生了各种赚快钱骗局,例如卖猪仔、网络借贷、性爱勒索等骗局。”

他提及,他最近也接到不少青少年从事大耳窿跑腿,协助到借贷者家泼漆。

“只是泼漆,他们觉得不会违背良心,但是万一有闭路电视拍到,他们就会落网了。”

蔡建文认为,这不但只是受到经济影响,使许多人想赚快钱坠入骗局,而是人的思考出现问题。

“青少年可以创业可以追梦,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要寻找收入也要先思考。而且一些青少年被逮捕后需要求助时,往往都不是自己出面,而是连累身边的父母、婆婆和女朋友。”

民政党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林华正则说,青少年除了容易掉入赚快钱的骗局,也经常成为裸照勒索的受害者。

“(骗局)都是从社交媒体开始,尤其是Instagram和脸书。”

他无奈说,以前骗局受害者多数是上了年纪的长者,但是现在似乎已经过去,反而很多只是沉醉在社交媒体,不去了解现实世界状况的青少年,成为了老千目标。

“做人要安分守己,不要贪心就不会掉入骗局。还有,多看报纸和阅读新闻,了解不同方式的诈骗手段,避免自己上当。”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