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行动党应该好好论政


唐南发

这次柔佛州选举,行动党显得有点选情告急而采用人身攻击的手段。(档案照:透视大马)

日前,行动党籍的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在脸书质问马华候选人为什么不提宽中生背景和统考文凭。这个做法当然不算有太大争议,毕竟任何从政者都应该让民众检视他们的学历和资历,尽量在选民充分知情下做决定。

问题在于黄书琪这种做法,要吗显示她失忆,要吗说明她按党派背景而双重标准。

早在2019年庆祝马来西亚的和中国建交45周年之时,时任国防部副部长的行动党籍无选区上议员刘镇东在纪念论坛的演讲当中,就使用了英文和中文不同版本的稿子。

行动党籍的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在脸书质问马华候选人为什么不提宽中生背景和统考文凭。(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在英文的其中一段这么说道:“I spent two years as a stud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in a local college two decades ago. While we may want to keep the studies of Chinese literature, we should emphasise on channelling a lot more public and community resources to the studies of contemporary China.”

但刘镇东的中文版是这么翻译的:“20年前,我在新纪元学院上过中文系课程。我们不妨维持中国文学的研究,但政府和社会要有系统地大量投入更多的公共和社会资源,推动研究当代中国。”

如我将近三年前的文章所质问的,刘镇东的英文原稿只提到“一所本地学院”,并未指明是哪一所。何以如此?是否因为新纪元不够格,抑或那是一所民办的纯中文学府,因此在非中文社群中或国际媒体人士面前上不了台面? 

还是他认为自己可以忽悠外国人,却骗不了知道他的“底”的中文媒体,所以中文版必须“坦诚交代”?

再者,刘镇东的个人英文网页也只提自己取得澳洲国立大学的学士和马来亚大学的硕士学位,只字不提他是独中生,更遑论当年的新纪元学院。喜欢在政敌的教育和学术背景大作文章的黄书琪可以回答是怎么一回事吗?

刘镇东的个人英文网页也只提自己取得澳洲国立大学的学士和马来亚大学的硕士学位,只字不提他是独中生,更遑论当年的新纪元学院。(档案照:透视大马)

事实上,希盟虽然是个短命政权,却爆出了几个重要领袖学术资格出现疑团的事件。其中最严重的是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当时是土团党党籍马祖基自称具有英国剑桥大学的学位,却被揭发他修读的其实是美国剑桥国际大学的函授课程。我不清楚那是否一所所谓的“野鸡大学”,但马祖基刻意混淆民众却是不争的事实。事情发生后,行动党上下除了真正具有英国剑桥硕士学位的王建民,其他领袖包括黄书琪在内,基于当时同样是“执政联盟“盟友”的缘故,不予置评。

在法律上,根据不同的情况和行动所导致的结果,忽略(omission),隐瞒(concealment),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和造假(falsification)的严重程度也不一。无论是马华候选人或刘镇东,或许基于种种原因,选择不透露部分的学术资格和背景,却未必会直接影响他们的表现,虽然在理想的情况下,选民都希望候选人尽量提供全面的专业和学术背景。

相反的,马祖基并非知名的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生,身为外交部副部长却刻意误导民众他是校友,诚信大打折扣是毋庸置疑的。

此外,当时的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前公正党籍)也被指她以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资格误导民众,她则出来澄清自己从未声称自己毕业于这所国际水准的大学;已故柔佛州前州务大臣奥斯曼和前行动党籍的端洛州议员杨祖强也都涉及假文凭疑云,而当时的希盟领袖绝大部分对这些争扆沉默。

马祖基并非知名的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生,身为外交部副部长却刻意误导民众他是校友,诚信大打折扣是毋庸置疑的。(档案照:透视大马)

这次柔佛州选举,行动党显得有点选情告急而采用人身攻击的手段。除了黄书琪,刘镇东也指马华的候选人马来语不佳,暗示他们未必从事正当行业,那就请行动党公开所有捐款账目,让民众检视当中有没有来自从事“不正当”行业者。

而林冠英从强烈谴责《星洲日报》“唯一的目标是打倒行动党”,到失去财长职位以后,“谦卑”地到人家的报社“拜访交流”,既突出行动党得势不饶人,有风使尽的本性,也说明他此刻意识到柔佛州选情吃紧,不得不低声下气。

既然如此,行动党更应该专注在州选的地方议题和州内政策,理性论政,而不是继续活在509前的虚荣,一味以为靠一张嘴巴骂人就可以捞到选票。如果继续这样,不过强化“马华无能,火箭无耻”的印象。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