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不能对劳权侵害视而不见


唐南发

过去几年,马来西亚的几个主要产业,像是电子制造业和种植业,因为涉嫌强迫劳动而不断遭国际媒体批评,成为全球焦点。(档案照:透视大马)

关于主张放任和开放经济的新自由主义,国内外学者多有讨论,也深受左翼人士的批判。讽刺的是,从里根总统时期开始大肆推动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美国,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马来西亚的工会运动。

例如我曾经写过,马哈迪政府为了讨好美国,日本,韩国和台湾的电子产业制造商,一直不批准电子业工人成立全国性工会;直到1987年10月发生茅草行动,包括工会和社运人士在内的106人被捕以后,国际劳工组织和西方工会施压美国政府撤销当年给马来西亚的低进口税优惠,马哈迪才通过当年的劳工部长李金狮宣布允许厂方自行成立内部工会(in-house unions)。 

如果不是西方国家,尤其是德国,存在着影响力极大的工会,给予发展中国家的工会支援,后者在与国家抗争路上所面对的阻力肯定要更大。

被点名甚至遭美国的海关和边境保护局,通过货物扣押令制裁的大集团或企业包括顶级手套。(档案照:透视大马)

过去几年,马来西亚的几个主要产业,像是电子制造业和种植业,因为涉嫌强迫劳动而不断遭国际媒体批评,成为全球焦点。被点名甚至遭美国的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CBP)通过货物扣押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WRO) 制裁的大集团或企业包括顶级手套,Supermax,精明手套,WRP Asia Pacific,森那美种植和FGV种植等,这当中只有顶级手套和WRP Asia Pacific的扣押令获得解除,货物得以入境。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CBP的网站搜寻涉嫌强迫劳动而遭制裁的各国公司。

除了美国,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公共服务和采购部也在去年11月基于同样的理由,冻结与Supermax的合约,在该公司未能充分保证手套生产过程中不涉及强迫劳动事件之前,不会恢复进口其产品。

此外,著名的英国电器生产商Dyson最近也爆出其马来西亚的供应链公司ATA Industrial涉嫌强迫劳动和劳力剥削,已有孟加拉和尼泊尔移工在英国律师协助下,就此采取诉讼,向来以制作尖锐纪录片著称的英国第四台(Channel 4)也访问了有关工人,其中最骇人的是竟然有工人因为投诉工作和住宿条件恶劣而遭警方殴打。

由于马来西亚产业的劳权侵害事件层出不穷,驻马美国大使馆和英国最高专员署于本月初罕见地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当局正视问题,并愿意协助我国终结强迫劳动。这种看似西方国家干预他国内政的举动,自然引来一些人的批评。例如一辈子都在“反西方殖民主义”的马哈迪日前也针对这个议题发言,否认马来西亚存在强迫劳动的问题。

马哈迪有他发言的权利,但这种对问题充耳不闻的态度无法为马来西亚的产品谋求出路。我们是一个高度依赖国际贸易的国家,无论进口或出口,都排在全球的30名之内;如果一再被西方市场制裁杯葛,众多的马来西亚企业将无法生存。

只要政府,工会和企业之间不积极商讨协调,寻找对策,强迫劳动的问题会继续为马来西亚产品制造麻烦。(档案照:透视大马)

例如英国国际贸易部的报告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至2021年第三季度期间,英马的货物贸易逆差为5.37亿英镑,意思是我们大量出口到英国的产品包括衣物,家具,电器和日用机械,但英国的服务业,包括商业软件,电讯,旅游和智慧产权等项目,都占了绝对优势,因此整体的双边贸易方面,英国取得3.24亿英镑的顺差。

这说明英国的服务项目处于价值链顶端,而马来西亚仍旧依赖处于价值链低端的产业。不处理劳权问题以致持续面对出口市场的制裁,长远来看,对马来西亚产品的前景有百害而无一利。

我们可以负面看待西方国家的制裁,将之视为干预内政,但问仍旧悬而未决。积极的做法是正视外界的批评和惩处,加快劳权改革和产业转型,以减少剥削事件,降低对劳力密集产业的依赖。

其中一个要改革的领域是修正法律,包括《雇用法令》,《工会法令》和《工业关系法令》,让包括外籍人士在内的工人可以更方便和更自由地加入工会,参与集体谈判协议。

当然,工会领导层老化甚至僵化,无法充分发挥其作用,也是一项挑战。无论如何,只要政府,工会和企业之间不积极商讨协调,寻找对策,强迫劳动的问题会继续为马来西亚产品制造麻烦。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