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马来西亚和台湾的家庭工


唐南发

条件更好的印尼或菲律宾家庭工,选择来马来西亚工作的意愿偏低,因为到台湾,香港或新加坡,收入都比这里好。(图:法新社)

台湾政府日前宣布将基本工资调高到台币2万5250元,折马币将近3800令吉。相比之下,马来西亚的最低薪金仍然是1200令吉,两国工人的基本工资相距三倍有余。

尽管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近日承诺将检讨最低薪金制,且会有“好消息”,在物价高涨的年代,即使象征式地提高20%也不会实际改善低收入家庭捉襟见肘的困境。

去过或住过台湾的人都知道,除了台北和其他大城市的房价太高,租金太贵之外,日常开销基本不大;如果是在大台北地区,大众运输极为便利,车资也合理,省去了供车的费用和烦恼。一个月入3万多台币的打工族,在台湾的生活品质比月入3000令吉的打工族好很多。

台湾政府日前宣布将基本工资调高到台币2万5250元,折马币将近3800令吉。(档案照:法新社)

但台湾的基本工资不涵盖家庭工(当地通称社福或看护工),因为后者不在《劳动基准法》(《劳基法》)的范围之内。这个群体人数高达25万,其中印尼籍占了将近20万,其余为越南籍和菲律宾籍。

他们为台湾社会承担多年的家庭照护工作,雇主团体却以“日常提供吃住”等原因,反对把他们纳入《劳基法》的保护范围,因此无法享有基本工资,目前月薪仍停留在1万7000台币,和其他产业工人的月薪相距高达8250台币,颇为惊人。

1万7000台币折马币大约是2500令吉,对普遍来自低薪国家的家庭工也算是可观的收入。相比之下,马来西亚的家庭工(即俗称的kakak)薪资依然偏低。如果是印尼籍,一般是1200令吉左右。

与台湾一样,马来西亚的家庭工被排除在最低薪金制之外,因此许多雇主实际付给的工资低于这个数额,和在台工作的外籍家庭工相差了两倍有余。

菲律宾籍家庭工则享有至少400美元的月薪,这是该国政府与所有欲引进菲律宾移工的国家所达致的协议。纵使如此,一个月入1800令吉的菲律宾家庭工,收入依旧不及她在台湾的同乡。

由此可见,条件更好的印尼或菲律宾家庭工,选择来马来西亚工作的意愿偏低,因为到台湾,香港或新加坡,收入都比这里好。而层出不穷的虐待移工事件,也严重折损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既然同样要吃苦,能够的话,当然会选择高收入的国家,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台湾在保护移工权益方面,比马来西亚好太多。

马来西亚另外一个普遍的问题是移工的工作内容与合约不符,造成严重的劳资纠纷。新冠肺炎疫情之前,雅加达当局就曾因此数次冻结输出家庭工来马;自从上一份两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在2016年失效以后,五年来仍旧无法延签。

一方面是马来西亚经过几次政权更迭,人力资源部长数度换人,但更关键的是印尼要求在备忘录中列入“一名家庭工,一份任务”,也就是说雇主不得吩咐一个负责照顾老人与小孩的kakak帮忙洗车或到店里帮忙。(档案照:法新社)

一方面是马来西亚经过几次政权更迭,人力资源部长数度换人,但更关键的是印尼要求在备忘录中列入“一名家庭工,一份任务”,也就是说雇主不得吩咐一个负责照顾老人与小孩的kakak帮忙洗车或到店里帮忙;即使工人本身或许也乐意,但此举是为了防止雇主得寸进尺,以致发生剥削事件。马来西亚雇主普遍上难以接受这样的限制,因此两国的相关谈判还会持续。

我们在谈论本国人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也必须考虑到推动经济发展的庞大移工群体仍然处在低收入的状态。

在大量依赖移工超过三十年以后,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想再继续依赖低薪劳工赚取利润或分担家务的时代逐渐过去。

如果政府和社会不对此有更深入的检讨和改变,马来西亚只会不断以剥削移工的新闻出现在国际头条,这恐怕不是我们想见到的未来。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