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消费者购买力 中秋月饼销量暴跌60%


陈安棋

月饼属季节性和送礼的食品,但今年受到疫情影响,消费者购买力大大减低。(图:欧新社)

人月两团圆的中秋佳节,不可缺少月饼这节日美食。但由于今年是我国第二年在疫情底下度过中秋节,加上越来越多人面临失业,生活在水深火热,连三餐都成问题,从而让月饼买气热不起来。

根据《透视大马》向月饼商家了解,由于连续两年的中秋节都在疫情底下度过,估计月饼销量将比去年进一步下滑,预计下降50至60%。

在众多月饼品牌当中,令人最为熟悉的其中一个老字号就是锦纶泰。其创办人林德来说,锦纶泰月饼往年是通过超级市场摆摊、门市和网购多个管道售卖月饼。

“但在疫情爆发之后,超级市场摆摊变得麻烦,因为一些地方出现确诊病例后就得关闭几天,导致人流大大减少。销售员可能一天完全没有生意,或者最多只卖出1-2盒。”

“因此,今年我们减少摆摊地点,只是选择在几间靠近市区的大型超级市场摆摊。”

他补充,如今严重的疫情,上了年纪的顾客也减少出门,最多只是年轻人购买一盒月饼来应节。

“网上销售方面,整体是比去年好,但是我们还得支付邮费、包装费等,所以实际的销售额还是比疫情之前来的差。”

他也提及,往年锦纶泰月饼在各州的销售都不俗,但随着疫情爆发后,销售额都出现下滑50至80%不等。

中秋节人月两团圆,一家人男女老幼吃月饼提灯笼。(档案照:透视大马)

“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柔佛。因为以前新加坡人可以越堤入境买月饼,但近两年封锁边境后,生意大受影响,今年惨跌至70至80%。”

林德来也是锦纶泰集团执行主席。他说,锦纶泰月饼也有出口至澳洲、印尼、汶莱等国家,但由于疫情持续,今年订单全部大量减少。

“原材料统统起价,又担心疫情下的市场反应,所以很多商家都不敢大量下单。”

他透露,由于各种月饼原材料起价,今年每盒锦纶泰月饼也稍微调涨6令吉。

同样是老字号的凤凰饼家,创立于1909年,在吉隆坡茨厂街经营了112年。第四代传人陈汝顺(说,月饼已经开售1个月,但门市生意很淡,全靠网络销售。

他说,凤凰饼家的网络销售从去年开始推出,得到越来越多顾客的支持,顾客群来自各个地区,包括北马、南马甚至东马。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少民众在最后一分钟选购月饼。(档案照:透视大马)

“所幸网络发达,加上物流的方便,让我们可以多一条出路。”

他透露,虽然网络销售刺激生意增长,不过他始终习惯做门市生意。

“顾客在网络下单后,我们要包货、出货,需要用更多的费用和时间去处理订单。相反,这些时间如果我在门市已经可以为10位顾客了服务。”

“不过没有办法啦,疫情底下,暂时只能这样度过。”

尽管面对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但他说,凤凰饼家已经3年没有调整售价。

“看到顾客鼎力支持,我就宁愿少赚一点,自己吸纳成本,甚至一起和师傅从天未亮开始做月饼直到天黑。”

另外,荣成礼坊项目经理黄智凯指出,该公司的月饼已经开始售卖3个星期,多数订单都来自网络。

由于连续两年的中秋节都在疫情底下度过,估计月饼销量将比去年进一步下滑,预计下降50至60%。(档案照:透视大马)

“以前肯定是门市生意最好,因为大家都喜欢看到实体和试吃月饼才购买。但现在疫情底下,大家都不敢出门都倾向于网络下单。”

他透露,该公司发现当中多数订单都是来自游子,他们没有办法跨州回乡和家人团聚,所以订购月饼给家人表心意。

“网络订单跟去年相比的话,上涨了300%,但今年门市生意大受影响,10间门市中只有8间营业,剩下2间开设在市场内还未获营业。”

“以往8间门市销售额也远远超越网上销售很多倍,但今年不一样了,门市销售明显下跌,所以只能靠网上销售弥补回整体销售额的差距。”

他解释,网上销售的费用也比较大,例如请工人包装、快递,以及纸皮箱也涨价。

“我们和中国订购特制的包装,只是运过来的船费就涨了好几倍。一个盒子从3令吉涨至8-9令吉。”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