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难兼生计与教育 疫情期孩子辍学率飙升


陈安棋

以前家长很关注孩子的学业,但在疫情底下,他们认为教育不再是最重要。(档案照:透视大马)

常言道“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但在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一年有余,许多家庭难以维持生计,只好逼不得已让孩子辍学,顿时使教育变成一门奢侈的东西。

一项数据显示,今年首2个月全国多达1176名学生因疫情以及线上网络教学困难而辍学,其中雪兰莪学生占35.3%。

全国教师专业职工总会(NUTP)黄田泉受访时告诉《透视大马》,以前家长很关注孩子的学业,但在疫情底下,他们认为教育不再是最重要。

“如今他们最在乎的是性命、第二生计,第三(孩子)学业。所以即使有老师向家长反映孩子缺课,一些家长也会显得不耐烦,说现在连吃都是问题了,能否熬过明天不晓得,谈什么网课。”

他说,以往辍学发生在华裔或印裔,原因是很多时候无法掌握马来文而不能有效学习,进而失去学习的兴趣与动力。

“但如今,辍学发生于各族,家庭经济困难是其中主要原因。尤其B40群体学生的家长没有能力购买上网学习器材、付网费。”

因此,他透露,教专不断和校方配合,为穷学生提供免费手机,希望降低问题。

“由于需求高,我们一个家庭只能给一部,所以那些通常家庭有3至4个孩子的,还是面对不足够设备上网课的问题。”

“但如今也有许多非政府组织在为他们提供设备,让他们可以好好上课。因此希望政府能为这些有需要的群体提供免费数据网络,解决孩子们上课的困难。”

今年首2个月全国多达1176名学生因疫情以及线上网络教学困难而辍学,其中雪兰莪学生占35.3%。(档案照:透视大马)

另外,乌鲁雪兰莪区国会议员廖书慧也指出同样的问题。

她说,其服务中心从今年开始,接获至少超过30宗家长没有能力付网费,使孩子没得上网课的求助。

她认为,网费对失去收入的家庭来说,是一个长期负担。

“如果家里有3个孩子一起上学,这肯定是很大的负担,加上配备不足够情况下,逼不得已下只好让另外2个孩子辍学。”

不过,据她了解,校方和教师都很积极处理相关问题,一旦发现有家庭面对金钱或者设备不足情况,都会赶紧给予协助。

“我也会尽力协助选区内所有求助的家庭,因为学习很重要。”

另一方面,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则提到,在疫情之前经常与校方交流,得知乌冷县不少中学生因出外打工赚钱,而没有积极上课。

“简单来说,很多学生都只是为了混一个文凭,上课时候就没有精神很想睡觉。所以在疫情爆发之后,更多学生选择辍学去工作,我不感到惊讶。”

在受到疫情的冲击下,网费对失去收入的家庭来说,是一个长期负担。(档案照:透视大马)

她透露,有校方曾向家长反映,希望孩子专注在学习,结果被家长反问,谁来养家?

“家长说,我孩子外面打工一个月有1000多令吉收入,帮补家里开销,让校方感到无言。”

目前,无拉港选区也面对另一个问题,就是部分家长没有条件给孩子上网课。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没有电话、电脑、网络。不过针对这点,雪州政府也开始尝试为有需要的民众,提供免费网络计划,让这些家庭至少1年时间不必愁网费,可以安心给孩子上课。”

她说,这不是一个无限制的网络,只是一个基本的供给,希望可以协助减轻家庭负担。

“每个州选区都有200个名额可以申请,无拉港至今申请反映踊跃,所剩无几。”

她解释,虽然对辍学数据不感到惊讶,但是不代表就得接受这样的“常态”。

“辍学是不能被接受的事情,尤其在教育部。但州政府和州议员在教育领域的管辖职权能力有限,而且这不是个别案例,是整个马来西亚面对着的问题。”

王诗棋提到,在疫情之前经常与校方交流,得知乌冷县不少中学生因出外打工赚钱,而没有积极上课。(档案照:透视大马)

她补充,这也在影响着一个学习过程,例如中学辍学,没有办法完成中六、大学生教育文凭课程和学士文凭。

“如果教育部现在还不采取一些积极措施的话,再过10年,当这批孩子到社会的时候,整个世代的年轻人与邻国或国际年轻人比较的话,就会被耽误了2至3年时间。”

她认为,教育部应该谨慎和尽快措施解决有关问题。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全国学生进行网课时间已超过1年。

黄田泉言,网课始终存有挑战,因无法面对面给予最直接的辅导及解释,使师生无法有效交流。

“家长也基于工作而无法监督及督促孩子学习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因为并非每个孩子都可以自律并清楚自己的方向。就算网路器材充足也会因为经不起网络游戏及娱乐的诱惑而失去学习兴趣。”

他补充,这个情况在小学也会发生,可能不是现在,在一两年后才渐渐成形。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全国学生进行网课时间已超过1年。(档案照:透视大马)

“利用居家学习网课的‘便利’ ,在上课时段进行其他活动包括玩网络游戏,娱乐。在疫情期间造成这些‘习惯’将会大大影响孩子的学习能力。”

他感叹,现今情况,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远了,很多组织都想尽办法传达正能量,只是问题在于资讯有否有效传达给这些学生。

“最重要是,我们需要‘再教育’ 家长,疫情下,只有家长与孩子最接近。再教育家长,辍学并非唯一的选择,纠正家长的观念。”

今年8月25日,雪州杜顺大州议员艾德里在雪州议会上公布有关辍学数据。

他说,这些学生主要都面对经历压力、差距、家庭环境、财力支援、心理健康问题等。

他希望雪州政府尽力解决辍学问题,将负面影响减至最低。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