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从移工接种看华裔的歧视心态 


唐南发

日前由于大批移工涌现吉隆坡会展中心(KLCC)和史里肯邦安绿野国际会展中心(MIECC)疫苗接种中心排队接种疫苗,导致人潮汹涌。(档案照:透视大马)

如果全国冠病疫苗接种协调部长凯里的计划不变,来临的周日就是雪隆地区所有尚未获得预约或无证人士可以登门接种的第一天。

根据媒体报道,日前由于大批移工涌现吉隆坡会展中心(KLCC)和史里肯邦安绿野国际会展中心(MIECC)疫苗接种中心排队接种疫苗,导致人潮汹涌。如我所料,这些新闻马上引起闲在家里,无所事事的网民们的恐慌,担心引发更多感染群,呼吁取消给移工接种的大有人在。

有鉴于此,冠病疫苗特工队发表文告表示将正视问题,并研究如何改善接种流程,避免人潮拥挤使注射中心成为高危区,包括可能根据移工的语言,重新安排接种地点,既便于管理,也能疏散人群。

如果全国冠病疫苗接种协调部长凯里的计划不变,来临的周日就是雪隆地区所有尚未获得预约或无证人士可以登门接种的第一天。(档案照:透视大马)

与此同时,当局终于准备好了个别移工和难民群体语文的接种同意书,包括缅甸的钦族,克钦族,克伦族,孟族和缅族的语文,还有印地文,乌尔都文,波斯文,淡米尔文,罗兴亚文,索马里文和阿拉伯文,在纳入所以群体方面算是有了些许进步。

尽管如此,周日正式开始雪隆地区的登门接种服务以后,相关的接种中心会否因为出现拥挤现象,招致民众怒骂,政府出于民众压力而取消移工登门接种的安排,尚未可知。事实上,一旦有了登门接种的措施,人潮汹涌是可以预见的情况,需要检讨改善,但不是取消的理由。

例如雪隆地区开放让所有尚未获得预约的乐龄人士登门注射之后,有些接种中心出现大排长龙的现象,但网民不会喊着要取消,而是促请当局检讨改善,因为受惠的是“自己人”;为什么换做是移工,就不会从人流管理的角度去思考,而是歇斯底里喊“本地人还没完全注射,不应该先给外劳”呢?因为他们是“外劳”,不是自己人。问题是绝大部分的移工工作和居住环境拥挤恶劣,难道他们不应该和我们同步接种疫苗吗?

再者,规定所有移工必须先预约才能接种,是对实际状况无知,因为很多移工打的是散工,或受制于无良中介,没有证件也没有固定的雇主,根本不可能通过手机登记。

马来西亚的有证和无证移工加起来少说也有400万。(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们不像已经和联合国难民署注册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想找个可以协助的单位都难。这正是凯里推出登门接种措施的原因之一;而凯里接洽难民署,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移民组织,希望共同落实针对无证移民的疫苗接种方针,是正确的做法。

疫情当前,每个人都应该获得接种疫苗的机会,更何况登门接种服务乃开放给所有人,并无特别优待外籍人士。如果要达到全民免疫,就不能以国籍来区分,把从事许多马来西亚人所不屑的工作的移工排除在外。

这也不是在否定马来西亚人的公民权,而是我们必须了解尽管人权有等次之分,有些权益却是不能耽误的,譬如医疗权,因为这与生命的存活息息相关。

马来西亚的有证和无证移工加起来少说也有400万,放着这么庞大的人口不管,坚持不让他们和我们同步接受疫苗注射,不过是在满足本身作为公民的莫名优越感而已。

尤其华裔身为“二等公民”的心理很脆弱,于是需要透过歧视更弱势者来补偿国家所造成的心灵缺陷,但这种阿Q精神心对建立整个社会的医疗安全没有任何好处,可谓短视之极。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