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国会复会与巫统政治


刘哲伟

反对党和纳吉领导的巫统派系(包括经常与他同声同其的巫青团)对政府的政策立场已明确,无论是经济刺激配套、紧急状态,双重标准执法等。(档案照:透视大马)

首先,我弱弱的问一句,35名巫统国会议员在吉隆坡贝拉米路(Jalan Bellamy)密会地点是否受到限行令的限制?是被允许的吗?

今天,我们来讨论两项高度关注的议题,即国会复会和最近巫统政治。

首先,我认为这次国会是一场政治博弈,不是应对流行病的辩论。对我来说,讨论抗疫不过是表面,反对党在社交媒体提出建议,相信政府已收到了。

所以,这一次议会的程序,原则上是另一个反对党发出声音的程序管道,但若政府选择忽视和回避反对党的声音,这也不稀奇。议会常规并没有规定提问和答复标准,因此我关注的重点是投票,而不是议会程序。

反对党和纳吉领导的巫统派系(包括经常与他同声同其的巫青团)对政府的政策立场已明确,无论是经济刺激配套、紧急状态,双重标准执法等。

政府和他们唯一的争论点是如何找到平衡点,而在马来西亚政治中,我认为不容易找到平衡点。无论谁是反对党,往往都会推动一个过度理想化和民粹主义的立场,因为他们不需要提供一个完整和可持续的立场。

另一方面,无论是国阵、希盟或国盟当政府,都无法实现,因为他们必须考虑到一个更长远更大的框架。这就是为何我常说,马来西亚国会是高度党派政治,不是理性审议的地方。

我在之前的文章“抗疫失败:政府应暂交出政权”就提出一种“公开招标”的非常规方式,将政府行政权力交给“得标者”,不必玩弄政治,也不必主观,而是以拟定好的主观条件做比较。

对我来说,国会焦点应该放在投票结果上,因为从去年财政预算案可以看出,不管是纳吉或其他政府后座议员激烈施压政府,要求政府听从他们的建议,各种威胁包括拒绝预算案。但最后,这些反对的议员,特别是纳吉和阿末扎希都支持预算案。简单来说,辩论与威胁的戏码是毫无意义。

随着国会复会,投票结果会如何呢?我们看到依斯迈沙比里出任副首相,希山慕丁出任高级部长,这很有趣,但是我不感到惊讶,相信也不会对巫统目前内部分裂的状态有所改变,毕竟两极端的派系已是事实,而慕尤丁这么做也只不过是加强本来已经偏支持他的部长群。

如果慕尤丁可以确定非法庭派的巫统议员支持,而逐渐的获得各别非政府后座议员的支持来扩大多数议席,那就不必担心巫统法庭派议员的威胁。(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相信在国会复会之前,会有更多类似的变化,特别是没有官职的巫统议员。这些没有官职的巫统议员才是关键。如果慕尤丁可以确定非法庭派的巫统议员支持,而逐渐的获得各别非政府后座议员的支持来扩大多数议席,那就不必担心巫统法庭派议员的威胁。

此时此刻,没人会否认政府现在是微差支持,虽然一些国会议员正在转换立场,但目前都是以个人为基础,不是政党为基础,相比之下慕尤丁的人数还是能熬得过多数议席,但不会很稳固。

这也就是为何我经常把投票负担推给纳吉和其阵营。我个人不相信35名巫统议员反阿末扎希和纳吉,我相信纳吉和阿末扎希阵营有超过10名议员支持。

那么人数方面不是出现了矛盾吗?这样的矛盾数字并不奇怪,因为当中处于两个极端的中间议员,很难确定的选边站,要么选拥有更多国会议员的部长群,或选拥有党主席权力的法庭派。

更何况不是所有巫统议员获得官职。即使被任命为政联公司主席,这也不意味着他们会忠心的效忠慕尤丁,毕竟议员们的决定会影响他们在巫统的前途,选错边会摧毁他们的政治生涯。基本上那些潜在两个阵营之间的巫统议员在博一博,如果巫统可以在下一届大选获胜,而阿末扎希仍然是主席,那些反对他的人无法得到好处。

笔者不相信35名巫统议员反阿末扎希和纳吉,他相信纳吉和阿末扎希阵营有超过10名议员支持。(档案照:透视大马)

另一方面,一名较新的国会议员,如果支持阿末扎希,即使他在下届大选后因缠身官司定罪不能出任首相,但作为党主席,还是拥有巨大影响力,而新的国会议员可以得到好处,直接跃升好几级。长远来说,国会议员贪恋眼前短浅利益未必是好。

第二,虽然阿末扎希没有占上风,可是他依然是党主席,我相信会维持到下一届大选,因为巫统推迟党选18个月,可以拖延到2022年12月才举行党选,而国会届满是在2023年7月。除非慕尤丁把国会任期拖延到极限的五年,逼迫巫统在大选前党选,否则,身为党主席的阿末扎希有权委任大选候选人。

就已这一点,我相信国会议员不会轻易得罪阿末扎希,除非这个候选人是无可替代,如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或者无法走回头路的安努亚慕沙,其他人可以采取中间的立场,通俗地说,你可以称呼他们为“稻草” (Lallang)。简单来说,由于政府目前的多数议席很微小,如果阿末扎希和纳吉要在国会中拉倒政府动议,我相信那项政府动议将会被否决。但是如果他们身为现任和前任党主席连拉拢足够巫统议员人数来拉倒动议都办不到,那么我想他们应该考虑退出政坛。

虽然阿末扎希没有占上风,可是他依然是党主席。(档案照:透视大马)

与此同时,要记得纳吉与阿末扎希甚至反对党,目前来说是没有意图在即将复会的国会推翻政府。首先,希盟已表明不会对首相提出不信任动议。第二,反对党和其他政党没有一致的首相人选,导致他们各自的首相人选也无法获得多数议员支持。

虽然我国宪法没有要求像德国、以色列和其他国家一样要求建设性的不信任投票,但由于当前的疫情,若要拉到政府就必须要有首相人选,因为我们在现阶段无法承受大选。

总之,即将来临国会的动议是否胜败,就看纳吉和阿末扎希及阵营手中那一票了。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