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人口贩运重镇马来西亚


唐南发

美国国务院2021年的人口贩运报告可能将马来西亚列入最低级别,无论是否属实,马来西亚人口贩运问题严重并非新闻。(档案照:透视大马)

根据路透社报导,美国国务院2021年的人口贩运报告可能将马来西亚列入最低级别,即“政府未全面遵守最低标准,也未对此作出显著努力”。 若然如此,则会是自2014年以来,本国首次跌入第三级别。

无论是否属实,马来西亚人口贩运问题严重并非新闻。根据《2018年全球奴隶指数》(Global Slavery Index)的调查,世界各地处于被奴役状态的4000万人当中,马来西亚占了21万2000人;每1000人当中,有将近7人被奴役,当中不少是人口贩运的受害者。 

移民局此刻针对无证移民的大逮捕行动,对于解决人口贩运问题无所助力。(档案照:透视大马)

依据《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 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 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俗称《巴勒莫协定书》),人口贩运系指“为剥削目的而通过暴力威胁或使用暴力手段,或通过其他形式的胁迫,通过诱拐、欺诈、欺骗、滥用权力或滥用脆弱境况,或通过授受酬金或利益取得对另一人有控制权的某人的同意等手段招募、运送、转移、窝藏或接收人员”,目的在于剥削受害者,而剥削成分包括性剥削,强迫劳动或服务,奴役或与此相关的行为,甚至移除其器官以作贩卖之途。

马来西亚虽然不是富国,但天然资源丰富,工商业蓬勃发达。问题在于经济转型失败已长达20年,如今多个产业仍然处于劳力密集的经济形态,例如种植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等都需要大量劳力,而这些都是低薪而艰苦的工作,本国公民兴趣不大,除非是主管级则另当别论(这个级别的工作当然也有国籍限制,外籍人员申请的门槛较高)。

但聘用外籍工人的程序和成本过高,其中更涉及多层用途不明的费用,因此无证工人的现象严重,毕竟许多雇主无法等待走完整个程序,而选择法律的模糊地带,尤其是曾经主导了移工产业的中介系统,导致不少外国公民在不清楚实际情况下,被诱骗到马来西亚工作,结果货不对办,成了人口贩运和强迫劳动的双重受害者。

与此同时,繁荣的经济带动了娱乐和休闲行业,也是不少周边国家女性(以及人数相对较少的男性)被拐带到马来西亚从事性行业的主因。

马来西亚在惩治贩运人口方面不能说完全没有进展。例如2010年,时任内政部长的希山慕丁就拟定了《全国反人口贩运行动计划》,其继任者也延续修正完善,最新的版本于今年三月发布。

纳吉时代也曾修改《反人口贩卖及贩运移民法令》,加强当局的取缔,执法和惩治权力,但调查工作始终无法彻底完成,其中当然涉及官官相护,证据不足等因素。当历任政府展现不出破釜沉舟的决心根除这个问题之时,成果自然不彰。

万一高度依赖原产品和加工品出口的马来西亚遭遇这些国家的制裁,各个企业必会面对冲击。(档案照:透视大马)

移民局此刻针对无证移民的大逮捕行动,对于解决人口贩运问题无所助力,反而可能导致已经受制于蛇头的受害者处于更弱势的情况,甚至危害其人身安全。这些都是致使马来西亚可能在人口贩运报告中被降级的原因。

一旦被降到最低级,美国政府或将对本国采取一系列制裁措施,从而引发连锁效应,其他国家跟进效法,例如加拿大也开始调查一些马来西亚公司是否涉及强迫劳动,而欧盟对此也极为关注。

万一高度依赖原产品和加工品出口的马来西亚遭遇这些国家的制裁,各个企业必会面对冲击。因此,这是一个政府和民间都必须正视的问题。

在全球注目下,我们依赖廉价劳力,加以剥削的“好日子”恐怕不会维持太久。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