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土团党在大选后的生存能力


刘哲伟

作者不认为由慕尤丁领导的土团有可能与巫统合并或合作,因为政治关系,谁是当老大?(档案照:透视大马)

近来,马来西亚政治形势不稳定,各种谣言流窜四起,真假难辨。在此文中,我想探讨两个问题(i)谁会领导土团;(ii)土团在第15届大选的生存能力。

对于第一个问题,在我之前两篇文章,即“民政党复兴之路”和“土团党有可能回归巫统或两党合并吗?”里的观点,围绕着基于慕尤丁继续领导土团,不过我并没有深入解释为何我认为慕尤丁会赢得土团的领导权。

至于本文,我将专注在谈论土团党的选举机制。土团的选举机制与巫统旧机制相似,采用代表制。普通党员不能直选领导层,领导层是由区部代表投票而产生,而区部代表是由支部投票产生。这就解释为何一名领袖即使受普通党员欢迎也不代表会胜选,若欢迎是来自非党员的普罗大众,更对党选于事无补。

以马哈迪为例,他与其他领袖比较,马哈迪在马来西亚政坛毫无疑问是获得最多支持,但是当涉及党内选举时,就不是取决于党基层,而是选举规则。

在阿都拉任职时,前首相也是前巫统主席马哈迪出席巫统代表大会,现场司仪还会特别宣布他的来临,巫统本身也会把他视为尊贵人物,可是,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事实是,当他不再担任巫统主席或没有掌任何职位,即使身为前主席,也无法在代表大会上致词。

为了在代表大会上参与辩论,当年,马哈迪竞选成为古邦巴素区部7名中央代表之一,以便可以在会上参与辩论。不幸的是,尽管马哈迪在我国政坛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他还是在竞选输了,因为党领导强而有力的控制。

就个人而言,即使马哈迪和慕克里兹在土团竞选,我对慕克里兹是否可以击败慕尤丁赢得主席职有所保留。就如所见,几乎所有土团领导层与主席保持一致,特别是慕尤丁出任首相后,如同马哈迪当年要推翻阿都拉和纳吉的情况一样。简而言之,在群众甚至党员眼中受欢迎不等于可以赢得党内选举,特别是那些采用中央代表投票机制的政党。

巫统和土团根本不可能合作,除非慕尤丁不再领导土团。(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要探讨的第二问题是土团在第15届大选的表现。我在“土团党有可能回归巫统或两党合并吗? ”文章中就明确说,我不认为土团有可能与巫统合并或合作,因为政治关系,谁是当老大?

即使有传言两个政党会合作,一同开会等,但是回到最根本的问题,谁要当老大,谁是首相,谁会竞选更多议席。

这些问题无法解决,巫统和土团根本不可能合作(除非慕尤丁不再领导土团)。在此,我看到土团比较渴望与巫统合作而巫统的兴趣只是一般。无论有无土团,巫统会继续斗争,但是没有巫统的土团,毫无卖点。

如果选民以党派为首选,然后才选择意识形态,那么选择国民联盟的马来选民有两个选择,即马来民族主义政党————巫统,或者更多伊斯兰元素的伊斯兰党,巫伊有自己特征卖点。

截至目前,我仍然看不到在国盟中的土团可以弥补不足。土团和巫统最大的差别在于,大多土团领袖没有受贪污丑闻缠身。我不认为国盟支持者会以丑闻为重要考量,即使他们是,土团和巫统的合作之后也见不得土团同时可以与丑闻缠身者疏远。

无论选民是以党派选择政党,还是政党的意识形态,作者依然看不见土团如何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中定位自己,看不到土团的卖点(档案照:透视大马)

这与土团还是希望联盟时有所不同。若选民是想支持希盟,土团就有自己的卖点,主要是因为公正党象征着多元种族,诚信党的伊斯兰元素更强,因此马来选民可以选择一个完全的马来人政党,但又不会太以伊斯兰主义方式运作,顺其自然的土团就贴补了这个空白。

至于那些选择意识形态的人呢?如果选民喜欢伊斯兰元素更强的政党,可以选择比较右翼的伊党或如果想选择伊斯兰元素强的政党却不怎么右翼,那么诚信党是另一个选择,更为自由多元的伊斯兰元素政党。可惜,土团绝不在此列中。

如果选民偏向马来民族政党,毫无疑问,巫统是马来民族主义政党,这几年党内右翼程度越来越强。但如果选民希望有一个更自由但还是有马来民族的政党,我个人认为,公正党已经足够满足需求。虽然公正党是多元种族政党,但是领导层架构还是以马来领袖为主。虽然我不想以“支配”来形容公正党的马来领袖,也不觉得“支配”是准确的字眼,但是在公正党里确实以马来领袖领导着政党。

那么,土团可以怎么走?偏右翼的已有巫统,偏较开明的有了公正党,也许他们可以坚持建立一个完全属于马来民族的政党,但不像巫统那样右翼,或许这可成事,但对我个人而言,我还是认为范围太狭窄。

简而言之,无论选民是以党派选择政党,还是政党的意识形态,我依然看不见土团如何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中定位自己,看不到土团的卖点,也看不到当今的政治版图有空白空间让土团建立。第15届全国大选,我也不认为土团独自可以组政府(几乎不可能),或者通过联盟(因与巫统合组政府受阻碍),但是不否认土团还可以赢得一些议席。例如,慕尤丁可以赢回巴莪选区,因为以他为首的政府在抗疫表现佳等等其他议席。

如果土团希望在第15届大选后扮演造王者角色,以其在目前政治发展中占少数席位的情况下,我或许会认同,否则我对土团在来届大选的表现感到悲观。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






  • Pak Lah















    14







    -













    Kheng Huang Tan发表于2个月前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