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减少依赖外劳与经济转型


唐南发

马来西亚目前仅允许6个领域聘用外籍工人,即制造业,建筑业,种植业,服务业(含餐饮业和保安业),农业(含渔业)和家务工。(档案照:透视大马)

马来西亚目前仅允许6个领域聘用外籍工人,即制造业,建筑业,种植业,服务业(含餐饮业和保安业),农业(含渔业)和家务工。而人力资源部自2016年起就固定每半年公布在马外籍工人的国籍和人数。

这次不知是否受到新冠肺炎危机影响,抑或国盟政府上台后采取新措施,最新的报告并无纳入这个栏目。 

无论如何,根据去年底发布的资料,截至2019年9月30日为止,马来西亚的外籍移工总人数为197万5879人,其中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和种植业所聘用的移工人数就达到将近170万人。

无需赘言,这些行业的工作工时长,有的环境孤立偏远甚至危险,例如种植业和农业底下的渔业和建筑业,除非薪金和福利大幅度提升,否则很难吸引本地人。

另外一些工作的选择则和本国特殊的族群结构有直接关系。好比华裔的餐饮业尤其是咖啡店,小贩中心和一般煮炒餐馆,华裔年轻人几乎没有兴趣;由于宗教因素加上待遇偏低,穆斯林也不会考虑,这些都是造成这些行业严重依赖移工的因素。把他们赶跑,难道马上就有本地人来填补空缺吗 ?

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述 ,自从政府加紧检测和取缔外劳以后,许多民众的反应是“正面”的,因为他们认为此举将成功解决困扰我国多年的“非法外劳”和“外劳泛滥”等现象。

然而,当巴刹,餐饮业和建筑工地因为政府看似“大刀阔斧”的行动而面临劳力短缺,雇主开出比之前来得相对“优渥”的待遇空缺却又乏人问津,而政府单位内部在聘用移工的事情上继续黑箱作业之时,就说明短视的民粹措施无法根治这个问题。

减少移工的人数是一回事,制造本地人的就业机会又是另一回事。

由于我们的社会普遍上缺乏这方面的讨论和理解,媒体和民众将之混为一谈,加上过往民主行动党的政客不负责任地炒作“外劳投票”或“外劳取得公民权成为第三大族群”,巫统或土团的网军又不时散播“中国人移民马来西亚使马来人被边缘化”等恐惧言论,都使整个关于移工政策的讨论严重失焦,使为我国经济作出巨大贡献的移工成为替罪羊。

当巴刹,餐饮业和建筑工地因为政府看似“大刀阔斧”的行动而面临劳力短缺,雇主开出比之前来得相对“优渥”的待遇空缺却又乏人问津。(档案照:透视大马)

政府若是严正看待移工过多的问题,首先就必须拿出决心解决聘用外劳过程中贪污舞弊的问题,同时彻底检讨各个产业的劳力需求,按照所需制订外籍劳工的配额。

这样才不会一再有大批外劳被带到马来西亚以后才发现没有工作,整个过程是个骗局。

此外,政府也必须检讨马来西亚经济过度依赖劳力密集的种植业和建筑业的问题,痛定思痛,寻求经济转型的可能。然而,许多包括官联公司在内的种植业大财团同时也投资建筑业,正是问题的症结之一,因此任何的解决方案必然触碰到朋党利益。

在马来西亚的政党政治益发脆弱多变之时,谁做政府恐怕都不会有破釜沉舟,缩减种植业和建筑业规模的政治意愿。

减少移工的人数是一回事,制造本地人的就业机会又是另一回事。(档案照:透视大马)

以上是减少依赖移工的部分。至于制造就业机会方面,随着高教在过去20年越发普及,经济转型才能让更多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在职场上学以致用。政府应该有长期规划,确保所制造的工作在本国员工和工作之间的技能匹配 (skills matching),这样才能鼓励更多年轻人投入职场。

马来西亚有高达150万的青年处在失业或待业的情况当中,即使把所有的移工都遣返出境,这些本国年轻人也不会申请所出现的空缺,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发挥自己所学到的技术,顶多骑牛找马,暂时就业而已,无法从根本上取代外劳。

这才是治标又治本的方法。如果不正视这些结构性问题,即使再搞一个2050宏愿,届时我们所面对的依旧是沉疴几十年的老问题。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