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婚礼趋小而精 忧疫情有变化今年档期满


邱玉珊

疫情放缓后,今年的婚纱店与摄影都几乎档期满,新人们开始放心策划婚礼。(图:截取脸书)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人们生活步伐,准备步入人生另一阶段的新人因防疫措施而选择将婚礼从简,疫情放缓后,今年的婚纱店与摄影都几乎档期满,新人们开始放心策划婚礼。

《透视大马》访问今年结婚的新人发现,拍摄婚纱照、婚宴摆酒和度蜜月已不再是固定结婚三部曲,许多人在后疫情时期放心举办婚宴,唯婚礼规模趋向小而精的婚宴,其中原因是碍于疫情传播,选择不大排筵席。

另一方面,不少新人因疫情未完全结束,选择暂时不度蜜月,而是将重心放在工作,待疫情稳定再补度蜜月。

今年26岁的锺静雯计划在今年底举行婚礼,她直言,拍摄婚纱照和婚宴的预算开销是无可避免,除非是以极简的方式来进行婚礼,才可以节省。

不过,她说,目前婚礼策划的预算在可控制范围,只是还未清楚婚礼晚宴的费用,因为承办酒家还未有酒席的价格。

“酒家告知酒席价格会有所调涨,我们之所以在价格还未出之前就付了定金,是因为要赶在今年完婚的新人真的很多,许多酒家的婚宴预约已经爆满。”

面对着疫情还未完全受控,静文表示近期内不计划度蜜月。

“我们还是先专注事业,毕竟结婚真的很伤钱包,虽说现在确诊新冠肺炎已经普遍,但能避免就避免,等疫情稳定后再出游也不迟。”

另一对新人戴瑞文受访时指出,他和另一半决定以简单形式来举办婚礼,一切从简。

他直言,由于疫情的关系,计划几乎都赶不上变化,所以今年先注册结婚,然后再慢慢策划婚礼,而且不会大排筵席,只是三五好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就足够。

今年新人向他预订拍摄婚纱照的档期几乎都要满,一别疫情期间落实限行令的冷清。(图:欧新社)

“我们原定在去年要结婚,可是疫情关系一延再延,今年可以摆酒了,可是好多酒楼的好日子的婚宴预订都满了,两个人商量后,我们打算从简,把钱留在度蜜月。”

他说,疫情让人学会珍惜,亲人和爱人健康最重要,物质上的形式不重要了。

婚纱店与摄影生意返回正轨

Enya Mareine公司总执行长刘小婷受询时指出,不少新人趁着今年疫情受控都赶在好日子结婚和举行婚礼,所以婚纱公司今年的档期几乎都满了。

刘小婷指出,不少新人趁着今年疫情受控都赶在好日子结婚和举行婚礼,所以婚纱公司今年的档期几乎都满了。 (图:受访者提供)

她说,截至目前为止,与往年5月同期的生意额来比较,已经超过30%至40%。

她说,虽然生意好了,但是面对百物腾涨,无论是婚纱还是相册的成本都涨40%,可是婚纱店都不会将涨价成本加在新人身上,都是自行吸纳。

“婚纱的布料、饰物和相册的原材料多从国外进口,然后在本地设计和制作,通货膨胀影响着各行各业,可是我们在过去两年到今年都不打算调整婚礼配套价格。”

她指出,婚纱公司的员工在疫情期间都没有遣散,大家一起熬过艰苦的日子,虽然员工工作量增加了,但是大家都开心工作,暂时不会调整配套的价格。

刘小婷发现,经历两年疫情过后,许多新人对于举办婚礼的心态有所改变,几乎大多数的人争取在今年内完成注册结婚和拍摄婚纱照,至于摆酒可以再计划。

“在防疫措施期间,婚宴允许不超过200人聚集,在此期间找上我们租借婚纱和婚宴礼服或拍摄结婚照的新人,更愿意把预算的30%用来举办简单婚宴,70%是注重在拍摄婚纱照,以留下更美好的回忆。”

“去年12月放宽措施后,我们发现新人会把70%的预算用作租借婚纱和婚宴礼服,30%预算拍摄婚纱照。”

刘小婷直言,该婚纱公司的档期几乎都排满了,一些急着拍摄婚纱照的新人只能另找其他婚纱公司,除非是有充裕时间的新人才会接下,因为担心无法如期交付成品给顾客。

询及是否新人担心疫情可能会有变化都赶在今年好日子举行婚礼时,刘小婷不排除可能性,毕竟大家都担心疫情有突变,或再有封锁的情况。

许多人在后疫情时期放心举办婚宴,唯婚礼规模趋向小而精的婚宴,其中原因是碍于疫情传播,选择不大排筵席。(图:欧新社)

“当初以为中国控制好疫情后放宽,可是今年初中国因疫情再一次封锁,不少人担心疫情再影响婚礼。”

“从拍摄到制作结婚相册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会尽量与准备结婚的新人沟通,以帮助新人的就尽量配合。”

Jae Chia Photography摄影师谢委傧说,今年新人向他预订拍摄婚纱照的档期几乎都要满,一别疫情期间落实限行令的冷清。

“过去两年,不少新人担心疫情有变化,而且户外拍摄婚纱照也有诸多限制,从去年11月看开始,生意就慢慢增加。”

他直言,今年的预约几乎满了,在疫情放缓后,不少人放心举行婚礼拍婚纱照。

他说道,新人都了解本身的预算,所以即使他在今年调整收费,找上他的新人还是不少。

经历两年疫情过后,许多新人对于举办婚礼的心态有所改变,几乎大多数的人争取在今年内完成注册结婚和拍摄婚纱照。(图:法新社)

“过去两年都不曾调整收费,这一行主要是靠摄影师的创作力和体力,婚纱相册需要时间设计,所以我们是按照经验来调整收费。”

他感慨说,在疫情期间,摄影工作如同旅游业一样受到重挫,当时还有不少新人支付订金后遇上行动限制令而无法退还,而他理解新人的难处都会减少新人支付的订金,现在生意都一切恢复正常。

他说,不少从新加坡回来的大马人也在开放后回国举行婚礼,而他的生意渐渐上轨道。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