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夫丁促终结种族政治的呼吁


透视大马

赛夫丁说,他意识到种族歧视的危险,这种危险种族歧视无处不在,无论是法律、政策、公共机构以及政府实行的计划。(档案照:透视大马)

关心国家的大马人,必定对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促请政府遏制和防止种族政治在国内蔓延的言论,感到欣慰。

这名英德拉哥打国会议员自言意识到种族歧视的危险,这种危险种族歧视无处不在,无论是法律、政策、公共机构以及政府实行的计划。

解决种族歧视就是为了防止社会中的仇恨、分裂和可能的暴力。

如果我们要走向和平共处,就应该接受文化和种族的多样性。

赛夫丁是日前在出席东盟区域反恐中心组织举办一项关于在数码空间体现和平共处哲学的网络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时,发表上述谈话。

种族歧视会模糊我们的正义感,这或会破坏我们的道德指南针。

作为解决种族歧视的一个步骤,赛夫丁可能要呼吁政府立法,禁止利用种族和宗教来造成我们社会的不团结和倒退。

希望这种方式能让马来西亚政治逐渐远离有毒的种族政治,因为种族政治已经成为许多种族政党争权夺力最容易的模式,正如赛夫丁所言,这也是保住政权的方式

这是因为这种排外主义的政治一般是牺牲非我族类的其他人为代价,这会引起猜疑、仇恨和敌意。

同样,以宗教为基础的政治也会造成分化,因为宗教政党可能会披上神圣的外衣,从而使诋毁者被认为是已经偏离轨道的无礼越轨者或批评者。

真担心这样的环境会为宗教极端主义打下基础,这令人不安。

在政策和公共机构方面,一个开明的政府将确保在公务员的委任和擢升是以公正、公平和选贤与能为基础,长远来看,让种族和信仰变得不重要。

据首相署部长阿都拉迪夫,在99万2765名公务员中,约有90%是土著,这数据尚未包括军警。

公务员种族比例为马来人(75.95%),沙巴土著(7.38%),华裔(6.9%),砂拉越土著(4.7%),印裔(4.15%)和其他人(0.87%)。

显然,需要采取积极的措施来解决就业率中偏向于多数族群的不平衡问题,这也与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倡导的大马一家的包容性概念大相径庭。

例如,在委任政府大学的校长和系主任时,应适当考虑符合资格的非马来人,让智慧与专业凌驾于种族之上。

同样,代表我国家和利益的我国驻外使节应该由专业的官员领导,而非以种族为考量。

他们还应该具备必要的外交技能、能力和诚信。种族狭隘和无礼的痕迹不会被视为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当然,这名土团党政治人物就好像其他马来西亚人一样,他们也担心一些以种族政党以 ”保护 ”其种族和宗教社区的利益为名而组成政治联盟。

宣称保护他们社区以外的人,如同间接暗示外来者的黑暗计划,从而制造族裔间的隔阂,让“大马一家 ”的口号变得空洞

贫穷显然不是只出现在国内任何一个族群。因此,政府在铲除贫穷和其他形式经济困境的政策,不应只是着重在大多数群体—土著,也应该包括处于窘境的少数族群。

人们期盼一个繁荣、和平、进步以及共享多元化的马来西亚,这并非不正常的事情。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