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秀凤因孩子遭单方面改教心碎


透视大马

罗秀凤发现孩子在她不知情和未同意的情况下被改教,感到非常忧虑。(档案照:透视大马)

单亲妈妈罗秀凤最后一次见到和摸到孩子已是三年前的事,对她而言,被剥夺了与她心爱的孩子接触的权力一定是令人心痛。

她成功找到孩子们的下落后,期待着能和三个孩子——10岁的男孩和14岁的双胞胎女孩,和平快乐地团聚。

在她2019年住院期间,三个孩子被其印裔丈夫带走并交给一个伊斯兰民间组织照顾,据称,他们在那里被单方面皈依了伊斯兰教。

这不是家庭团聚。孩子们改教一事成了罗秀凤致力于让他们重新团聚的绊脚石。他们如今交由玻璃市福利局监护。

尽管罗秀凤已在去年离婚并获得孩子监护权。

如今她不得不申请人身保护令来要回她的孩子。

当她发现孩子据称在她不知情和未同意的情况下被改教时,她一定非常忧虑。

这也是为什么也是兴都教徒的罗秀凤发律师信给玻璃市、吉打和槟城的伊斯兰理事会,要求证明她同意让其同样是兴都教徒的孩子改教。

有关律师信以印裔妇女英迪拉的案件为例,联邦法院在该案的裁决,任何子女皈依伊斯兰教之前,必须征得父母双方同意。

常言道,母爱是无条件、动人的和珍贵的。大家可以想象渴望和孩子团聚的罗秀凤所经历的创伤。

如同其他宗教传统,母爱和关怀在伊斯兰教中非常重要,因为母亲被认为在培养和向其子女灌输价值观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母亲和孩子之间的爱和联系不能也不应该被切断,尤其是被第三者切断,而罗秀凤和她的孩子却被剥夺了这种联系。

即使是养父母的爱也同样无价,83岁的徐海兰(Chee Hoi Lan)就是很好的例子,她把爱倾注在被亲生父母遗弃的罗哈娜身上,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她22年。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这位退休的幼儿园老师根据罗哈娜信奉的伊斯兰教抚养她长大,而不是让她改教。

母亲一般上会不遗余力养育和保护她们所爱的人。根据报道,在绝望中的罗秀凤甚至考虑信奉伊斯兰教,如果这有助于她拿回孩子。

但这种“皈依”可能会被认为有问题,因为它是在胁迫下进行,这可能构成强迫。

如果罗秀凤这样做,对她也是不公平的。毕竟伊斯兰教是非常重视公正的,这就是为什么会希望公正和恻隐之心最终能在罗秀凤的案件中占上风。

破碎的心需要安慰而不是不公正。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