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级生烈日罚站中暑 医院诊断男童列残疾人士


透视大马

家属的代表律师戴尼斯指出,院方诊断11岁男孩的残疾状况,并将男童列为残疾人士。(档案照:透视大马)

经过医院诊断,因被老师在烈日下罚站超过两个小时中暑的小学五年级男童,正式被列为残疾儿童。

家属的代表律师戴尼斯向《透视大马》指出,治疗受害者的医生将评估推迟了两个月,最终院方诊断11岁男孩的残疾状况,并将男童列为残疾人士。

“此前,治疗男孩的医生将评估和登记(残疾状况)推迟了两个月。现在医院正式诊断,将男童登记为残疾人士。

“现在,11岁的男童被评估为‘智力残疾’,家人将前往社会福利部为儿子完成登记。”

今年4月,一名11岁男学生被老师要求在烈日下罚站近三个小时后中暑,出现神经问题,成了残障人士。

这名五年级男童被老师叫到操场上罚站,直至中午12点50分,最终因热衰竭入院治疗,被安邦医院评定为残疾儿童。

男童的父母,即34岁的莫嘉汉娜及40岁苏雷斯,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在获悉此事后,愤怒报警。

目前,医院已经向家属发出一封转介信,以评估儿子为残障人士,儿子也因健康问题,无法再就读普通学校,需要转到特殊学校。

值得一提的是,学校因男童在5月2日至23日缺课而向男孩父母发出了三封警告信,但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与父母讨论男孩被迫在烈日下罚站的问题。

目前,警方已经完成了搜证,并将调查报告提交给副检察长办公室,以采取进一步行动。

男童的父母,即34岁的莫嘉汉娜及40岁苏雷斯,不满警方的调查视乎已经偏离方向,只是专注在男童的残疾问题,而忽略严惩学生的老师。(档案照;透视大马)

另外,安邦再也警区主任莫哈末阿占依斯迈曾提及,男童是经医护人员诊断后证实中暑。

“警方是援引儿童法令查案,而男童是与另外3名学生一起受到一名37岁老师的惩罚,才会遭到曝晒。”

早前,家属不满,警方的调查视乎已经偏离方向,只是专注在男童的残疾问题,而忽略严惩学生的老师。

11岁男童的家属发言人达亚兰指出,执法单位显然更关注男童的残疾问题,而不是老师在进行惩罚时的过错。

他披露,老师惩罚11岁的男童,让他在烈日下站了两个多小时,并在中暑后出席“神经问题”,已经无法返校上课。

“最初,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向警方投报老师对学生的惩罚,没有提到孩子的OKU身份。”

“现在,警方的调查显然更侧重于男童的OKU身份,他们试图暗示男童在事件前,就已经是残疾儿童。”

另一方面,戴尼斯提及,家属发言人达亚兰已经向武吉阿曼提呈备忘录,对案件调查官未能有效履行职务表达不满。

家属发言人达亚兰已经向武吉阿曼提呈备忘录,对案件调查官未能有效履行职务表达不满。(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强调,备忘录的几点包括,尽管警方于4月30日首次接获投报后,至今尚未对嫌疑人(老师)采取任何行动。

他重申,至今调查官尚未取得学校的闭路电视(CCTV)录像或其功能记录。

“本案的证人是一名儿童,在校长办公室被调查官暴露给嫌疑人(老师),调查官没有理由将证人的身份暴露给嫌疑人。”

“这导致出席老师威胁证人的状况,并要求学生不要参与其中。”

“由于调查官错误地透露了证人,嫌疑人现在认识了案件的证人,特别是两人仍然在同一所学校。”

他补充,已经向警察总长提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撤换调查官,并确保调查顺利、透明和准确地进行。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