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死守国阵招牌发霉民政没人才  分析员建议两党找新出路  


陈安棋

分析员认为,马华继续在国阵和巫统的羽毛下是长不大的,或许离开国阵会是个办法。(档案照:透视大马)

纵观各政党在第15届全国大选的成绩,马华和民政党的表现有一些值得关注和讨论的地方。

创立于1968年的民政党此次上阵20个国席,却继2018年的第14届全国大选后,再次全军覆没;至于曾是国内主要华基政党的马华,同样无法取得突破性胜利,仅保住柔佛州2个国会议席。

两大老牌政党的成绩,近年来不断走下坡,究竟它们该何去何从才能走出困境呢?时事评论员受访时,就向《透视大马》提出数个要点,包括必须走向多元民族、提出新论述、寻找新合作伙伴和提升领导层的素质等。

政治学博士祝家华说,马华和民政党的成绩下滑,不是这届大选才发生。

“甚至早在2013年(大选)也已显示,马华民政党在走下坡,失去了华人的支持。我个人认为,华裔在这个国家的人口越来越少,所以如果单靠单一族群的政党,很难有未来,必须走向多元。”

“虽然民政党是一个自称多元的政党,但是他们偏偏走不出死胡同,一直得不到基本支持。”

祝家华指出,马华和民政党的成绩下滑,不是这届大选才发生,从2018年开始也是如此。(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解释,在这情况下,提出好的论述、符合社会期待的政策意识形态、回应选民诉求,就变得很关键。

“以目前这个势头来看,我觉得马华和民政,他们的党领袖或可以重新去交流,交换意见,看怎样去重新规划以应对主要的政治对手行动党。”

“毕竟民政的前身也是从马华分裂出来的,虽然现在两党处在不同联盟,不过现在的政治是充满可能性,或可用不同形式合作,整合力量。”

他续说,相比起行动党,马华和民政党的领袖看起来也比较弱。

“火箭人才辈出,所以两党都需要重新检讨,为什么吸引不到人才?领导层很重要,尤其是有魄力远见的年轻领袖,可以给选民重拾信心。”

他相信,马华和民政党还是有机会重新站起来,只要分析回整个大局,就可找到自己的机会。

上届大选硕果仅存的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顺利在本届大选,蝉联亚依淡国席,而2019年补选获胜的黄日升在丹绒比艾国席成功替马华守土。(档案照:透视大马)

“公正党以前也试过输到剩下1个席位,行动党也曾有低潮期,但他们都重新站起来了,所以马华和民政还是有未来。”

上届大选硕果仅存的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顺利在本届大选,蝉联亚依淡国席,而2019年补选获胜的黄日升在丹绒比艾国席成功替马华守土。

但是,马华其他主要领袖在这次大选依然无法突围,包括署理总会长马汉顺在丹绒马林国席败选、再战文冬国席的前总会长廖中莱再次饮恨、从芙蓉转战劳勿国席的总秘书张盛闻无法胜出以及马青总团长王晓庭上阵地不佬国席落败。

此外,资深评论员谢诗坚博士劈头就说,民政党的未来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是自动退出政治舞台,二就是和其他政党合并。”

谢诗坚指出,民政党的未来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提及,民政党在位最久的党主席林敬益曾在该党于2008年丢失槟城州政权后说过,民政党最少要3届才能翻身。

“也就是,2013年、2018年到今年2022年,但如今不但夺不回州政权,反而还输到一席都没有。”

“民政党失败的原因,是人才在2008年后都陆续出走,如今只剩下零零星星的人物,成不了大气候。”

他说,现在民政党把唯一的最后希望放在明年的槟城州选,但问题是,外界没有看好该党会取得突破,也不觉得他们有新技巧策略,可以重新吸引选民支持。

“还有的是,民政党虽然是国盟的一份子,但是他们和伊党、土团党两大马来政党站在一起,根本没有生存意义,他们究竟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简单来说,(这样下去)民政党未来,让人看不到。”

至于马华又该如何突破重围?谢诗坚说,马华是老牌政党,虽然情况比民政党好很多,但是两者命运几乎相差无几。

刘华才领导的民政党,在本届大选成绩差强人意。(档案照:透视大马)

“2018年时候,剩下1国席,今年仅2国席,怎样代表华人的政党?地位和存在都不能成正比例,形成很大的讽刺。”

他认为,马华继续在国阵和巫统的羽翼下是长不大的,或许离开国阵会是个办法。

“寻找一个合作伙伴,冲出困境,不能死守着老招牌(马华),已经不发亮了,生霉了,必须改头换面,成立一个新的政党或者和选择一个政党合作,再次擦亮招牌,才能走向新的政治道路。”

询及如何看待,若民政党和马华合作,谢诗坚直言,两个政党只可以勉强的凑成,但还是看不到前路。

“两个失败不等于是成功,因为失败加失败,可能还是走回去旧路。”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