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博学之士为国家“把脉”


透视大马

国家教授理事会对汤米托马斯公开指希盟倒台后,马来人主导的政府失败的言论持有异议。(图取自脸书)

在希盟执政期间近乎被解散的国家教授理事会(MPN)鲜少公开表达有关公共和国家重要性的问题。

不过,当国家教授理事会这样做时,就如最近在前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的课题上,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尤其是那些在所谓的象牙塔之外的人。

理事会对汤米托马斯公开指希盟倒台后,马来人主导的政府失败的言论持有异议。

该理事会指责托马斯是“种族主义者”,因为该理事会坚持认为马来人领导的政府并无失败,并指现任政府成功实现了8.9%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等。

我们应该留意到,今天所达到的一些改革是现任政府和希盟之间达成的谅解备忘录的成果。

必须阐明,无论种族结构或意识形态,任何在很大程度上无法执政的政府都是失败的政府。

理事会主席拉杜安曾警告汤米别对政府种族定性,因为政府在治理方面正处于正确的轨道上。

与此同时,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与前首相慕尤丁就现任政府的任何缺点该归咎的一方而交锋,如马币兑换美元的价值、失业和就业率不足、贫富之间的经济差距扩大以及生活成本上升等等。

应避免对事物做不准确的评估,因为它会造成严重的影响。

在这方面,我们想知道将希盟之后的政府描述为马来人主导的政府是否不准确,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一直由马来人主导。

种族主义确实是一种社会病,无论滋事者是谁都该收到谴责。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对火速标签汤米托马斯的言论为种族主义,却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将国家贪污问题给予种族化时却沉默的国家教授理事会感到震惊。

哈迪阿旺指非马来人是国家贪污根源,是一个严重又具有分裂性的指控。

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一个种族可以“垄断”腐败,就像愚蠢是没有种族界限一样。

说到贪污,你会认为掌握国家命脉的国家教授理事会火速应对我们社会中令人不安的发展。

尤其是最近一些涉及政治领袖的法庭案件,一些被提控贪污,一些则罪成,这些人经常以各自种族和宗教的名义做了很多被质疑的事情。

沉迷于对这祸害的研究,并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显然不是一件新鲜事。

著名的已故教授赛胡先(Syed Hussein Alatas)对贪污所展开的广泛研究和写作,可以从其作品中看出,如《贪污社会学》(1968 年)、《贪污问题》(1986 年)、《贪污:其性质、原因和功能》(1990 年)等出版物中很明显。和腐败与亚洲的命运(1999 年)。

除此之外,他还普及了“愚蠢主义”,指的是一种无知、冷漠和慵懒的普遍态度。

这位知识巨人启发了其他人,强调了不同背景的人对社会贪污影响的危险。

不久前,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前任校长莫哈末卡玛哈山名誉教授做了一项研究,其成果是一本名为《马来穆斯林政治中的贪污与虚伪:道德伦理转型的迫切性》的书,这项研究将能够揭示我们这个时代的挑战。

同样,若国家教授理事会中的开明人士能够分享他们对当代社会的贪污的真知灼见,社会将感激不尽,这就是说,对掌权者和公众说实话。

毕竟,学术界人士也许在改变社会上助一臂之力  。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