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材价格大飙涨吃不消 承包商宁毁约也不敢开工


陈安棋

随着马币持续贬值、俄乌战争等各种因素影响之下,建筑材料价格今年持续飙涨,令本地承包商大喊吃不消!(图:法新社)

随着马币持续贬值、俄乌战争等各种因素影响之下,建筑材料价格今年持续飙涨,令本地承包商大喊吃不消!

根据了解,从今年初开始,尤其在农历新年之后,建筑材料飙涨幅度高达50%,有些甚至达到100%,幅度惊人,其中包括洋灰、铝、木材和钢铁等。而且令业者们最头痛的是,建筑材料价格每个月都在漂浮不定,令建筑和建造业者无所适从。

马来西亚建造行联合总会总会长梁乾强受访时告诉《透视大马》,建筑材料价格飙涨,令许多承包商都不敢投标新工程。

“每当投标一场工,最快也要等上3至4个月后才能开工,但是这个速度已经追不上建筑材料涨价的幅度了。”

“如今连供应商也无法给我们估价,而且我们合约又没有建筑材料的价格变动(VOP)条款。如果承包商投标了工程后,建筑材料又起价,到时也无法向发展商要求建筑材料差价的索求,对私人承包商带来很大影响。”

他说,私人承包商目前面对的窘境是,有的投标成功了也不敢开工,因为一旦开工亏损更大。

除了建筑材料价格问题,外劳短缺,也是建筑和建造业者面对的另一问题。(档案照:透视大马)

“虽然会面临毁约风险,但还是有些承包商在评估亏损程度后,宁愿不做,至少这样还能亏少一点。”

他直言,长久下去,对国家建筑业发展一定会带来负面影响。

雪隆建造行主席蔡汉龙说,问题持续发生近一年,可是政府至今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应对。

“建筑材料大飙升,有时候我们要求加价,但是发展商不允许。但是你问供应商有关建筑材料时,价格又不定,令我们陷入两难。”

“价格漂浮的问题不是差距一点点,而是高达50至100%。而且最近马币持续贬值,进口建筑材料更是受到大影响。”

他同样指出,一些承包商宁愿面对违约风险,也不要开工,以免开工后面临亏损更大的问题。

建筑材料价格飙涨,令许多承包商都不敢投标新工程。(档案照:透视大马)

“据我所知,私人和政府工程不一样,政府工程有受到VOP管制,所以承包商还可以维持。但是私人界就没有,除非等到有良心的发展商觉得应该给回一些补贴,但不是每个老板都这样好。”

马来西亚建造行联合总会总秘书辛富明透露,总会在2个月前已经联合其他建筑商会,向政府反映心声,奈何至今都没有下文。

“之前会面,我们是要求政府允许私人承包商也能申请VOP。因为建筑材料起价问题已经持续一年,而且问题越来越严重。”

“在政府工程合约可以申请VOP或者有补贴,我们希望政府可以一视同仁,把私人承包商带出困境。”

他称,否则在建筑材料只有涨价没有降价的情况下,承包商很快就撑不住,纷纷面临停工、破产或倒闭。

疫情之前,一名外劳日薪是70至80令吉,如今涨到120令吉左右,但依然不容易请到外劳工作。(档案照:透视大马)

“试问一个国家失去了建筑发展,还会进步吗?建筑业是国家的经济火车头,而且俗话说,衣食住行,意味着住是很重要的。”

他也不排除,如果问题没有改善,接下来这些代价就会转嫁到购屋者身上,到时更加没有多少人买得起昂贵的房屋。

除了建筑材料价格问题,外劳短缺,也是建筑和建造业者面对的另一问题。

梁乾强说,虽然如今开放申请外劳,但是程序繁复价钱又高。

蔡汉龙则叹气,疫情之前一名外劳日薪是70至80令吉,如今涨到120令吉左右,但依然不容易请到外劳工作。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