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新加坡与兴讼经济负担大 大马籍死囚家属盼允回马服刑


死囚家属说,他们奔波于新马两地探望亲人,并在那里提出法律诉讼,使他们面对财政上的困难。。(图:欧新社)

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死囚家属希望他们的亲人能在马来西亚继续服刑,而不是在新加坡被处决。

他们说,要新马两地来回奔波探望亲人,并在那里提出法律诉讼,使他们面对财政上的困难。

他们告诉《透视大马》,他们不得不在前往新加坡路上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只获允许与他们的亲人见面不到一个小时。

28岁的安吉丽亚是大马籍死囚巴尼尔西温的妹妹,她说,前去新加坡探望哥哥是一项经济负担。

“当然,每隔一段时间的控访都是一种负担,但是当我们看到他的那一刻,我们很高兴。”

34岁的巴尼尔西温于2017年因贩运海洛因在新加坡被定罪。

他在申请启动对其死刑判决的挑战,但以失败告终。

他在2019年被批准暂缓执行死刑,并在2021年被新加坡上诉庭驳回司法检讨申请。

在上诉中,巴尼尔曾辩称,他向新加坡当局提供的信息对他们最终逮捕另一名名为占里莫哈末达希的毒贩子至关重要,因此应获得实质性援助证书。

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死囚家属希望他们的亲人能在马来西亚继续服刑,而不是在新加坡被处决。 (图:欧新社)

据身为保险代理员的安吉丽雅说,巴尼尔在新加坡是一名保安人员,而他只是为等待新工作而辞职后,才接触到毒品。

“他失业了将近一个月,在那段时间里,他参与了赌博,通过赌博他认识了很多不必要的人。他遇到的其中一个人设法操纵他,让他把毒品从柔佛州带入新加坡,这就是巴尼尔被抓的原因。”

安吉丽雅还说,巴尼尔曾在樟宜监狱见过另一名大马籍死囚纳根达兰。

“巴尼尔总是告诉我,纳加德兰从一开始就非常古怪,他在那里会盯着墙看几个小时。 他还说,纳加德兰也会在长时间内进行淋浴。”

34岁的纳加德兰于4月27日被处决,尽管他请求宽大处理,因为他有智力障碍。他在最后一刻提出的上诉仍被驳回。

纳加德兰于2009年4月被捕,并于2011年在滥用毒品法令被判处死刑,罪名是非法将42.7克海洛因带入新加坡。

安吉丽雅说,在被处决前,巴尼尔曾写了一首诗献给纳加德兰

她补充,在她最近探监时,她的哥哥还告诉她,在纳加德兰被处决后,所有囚犯都非常不安,因为处决是在同一楼层进行的,离他们的牢房不太远。

交通费用太高 

同时,另一名大马籍死囚卡尔万特星的姐姐塔罗丹(40岁)说,虽然她知道她哥哥的罪行,但她不能接受强制死刑。

“如果让他回到马来西亚继续服刑,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也更方便。这让我们更容易去探望他,而且在经济上也会更有帮助,因为去新加坡的费用太高了。”

她说,在他们的父亲去世后,卡尔万特在家里就兄兼父职。

“我是一个单亲妈妈,我的孩子们一直都很仰慕卡尔万特,他一直都在他们身边,但现在他已经不在我们身边了。”

卡尔万特星在滥用毒品法令下的多项罪名被控,并在联合审判后被新加坡高等法院定罪。

来自金马伦高原的塔罗丹说,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如何帮助他们的兄长。

“我们正在尽力向任何愿意帮助的人求助,但除了通过我们的律师,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据她说,卡尔万特与巴尼尔和另一名大马人达奇纳穆尔迪的关系非常密切,他的死刑在上个月底的最后一刻被暂缓执行。

达奇纳穆尔迪于2011年被控走私44.96克海洛因进入新加坡,并于2015年被判处死刑。 

另一位在新加坡的死囚家属说,他们家已经没有能力再去新加坡探望他们的儿子。 

“我们的家庭并不富裕,因此我们没有能力去探望他。如果他被允许回到马来西亚继续服刑,那就太好了,这至少能让我们有机会去探望他。”

9人正等待被处决

自2010年以来,共有14名马来西亚人被关在新加坡的死囚牢房里,其中11人是印裔,两名巫裔及一名华裔。

同时,在37名因上诉而被驳回而被定罪或判刑的罪犯中,马来西亚人占了13人。

同为死囚的巴尼尔告诉妹妹,在纳加德兰被处决后,所有囚犯都非常不安。 (档案照:透视大马)

据报道,这9名大马籍死囚很快将被处决。他们是:

1. 余清泰(译音)
余清泰在2012年5月24日被控走私,他被判刑时是30岁。

2. 卡尔万特星
卡尔万特星在滥用毒品法令下的多项罪名被控,并在联合审判后被新加坡高等法院定罪,罪名是贩运120.9克海洛英进入新加坡。

 3. 巴尼尔西温
2017年因贩运海洛因在新加坡被定罪,巴尼尔在申请对其死刑判决发起挑战后败诉。

 4. 拉末卡里蒙(32岁)
2015年5月27日,32岁的拉末将一个绿色袋子交给一个叫再那哈末的人,后者将钱交给他作为交易。后来他在兀兰检查站被逮捕,并发现袋子里有不少于53.64克的海洛因。
 
5. 沙米纳登
2013年,沙米纳登被发现与另外两人一起贩运301.6克海洛英。

6. 林克斯瓦兰
2016年5月24日,30岁的林克斯瓦兰在义顺大道6号289座组屋的空置单位中,将一个用黑色胶带包裹的物件交给一名同伙。该包裹内有不少于1.37公斤的粉末状物质,经分析发现含有不少于52.77克的海洛英。

7. 泰米尔西温
2017年与另外两人一起被补,35岁的泰米尔西温于2017年2月8日被控贩运19.42克海洛英,并于2019年被判处死刑。

8. 普尼登甘尼森
38岁的普尼登甘尼森是第一个于2020年5月,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通过Zoom线上审讯而被判处死刑的人。

 9. 达奇纳穆尔迪
此前,他定于4月底被执行死刑,仅在纳加德兰被处决的两天后。然而,他在最后关头获新加坡高等法院批准暂缓执行死刑,以等待他针对死刑判决的上诉结果。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