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深度了解难民议题之必须


唐南发

所谓的罪案,多数还是难民群体内部的纠纷所致。(档案照:透视大马)

由于马来西亚民众对难民议题所知甚浅,一般媒体评论人往往从“非法移民制造罪案”或“罗兴亚人落地生根”等看似理性,其实不过凭着一知半解下笔书写,徒然增加读者的误解,猜疑甚至恐惧。

每当发生和罗兴亚人或其他国籍难民有关的事件,媒体就充斥着这类连评析都谈不上的泛泛之谈,甚至在缺乏具体了解的情况下,随便以其他国家的“教训”为借镜,其中最常被提及的就是德国。

缘由是2015年夏天,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政府忽然开放让上百万的叙利亚难民入境,结果头一年因为缺乏翻译员,住房和医院病床,导致情况一度紧张;之后还发生一些涉及难民的罪案,加剧德国社会的负面印象,也让极右政党有机可乘。缺乏完善的准备,是默克尔的失误,但不表示她的人道援助是错的。

缺乏完善的准备,是默克尔的失误,但不表示她的人道援助是错的。(图:欧新社)

几年下来,至少40%的叙利亚难民都顺利在德国就业就学,填补了大量劳力,也带动经济成长。其余的或是在职培训,或是依赖国家福利者,但我们必须理解任何大规模移民都需要时间投入到勞力市场,尤其是像德国这样科技大国,技术匹配非常重要。重点是经过头一年的震荡,叙利亚难民基本上已得到庇护,且在适应和融入的过程中。

而所谓的罪案,多数还是难民群体内部的纠纷所致;与此同时,更多的是德国社会的极端分子攻击难民的事件,媒体对此着墨反而不多。

这和马来西亚的情况类似,例如前几年缅甸军方在若开邦扫荡罗兴亚人之时,巴生河流域和槟州也发生缅族佛教徒和罗兴亚人的零星冲突,政府应该做的是将所有肇事者绳之以法,予以惩戒,而非顺从民间不理性的声音,以此为借口拒绝收容需要人道援助的缅甸难民。

在大马的西方国家公民也有罪犯,中国人和台湾人涉及诈骗行为更是普遍,难道我们也要呼吁政府禁止欧美和中台人士入境吗?这么多马来西亚人在澳洲和英国跳飞机打黑工,难道这些国家的政府就应该拒绝其他马来西亚人入境吗?再说,被本地人打抢的难民也不在少数,可是出于身份敏感,他们经常连报案的勇气都没有,媒体和评论人又何尝谈论过?

事实上,马来西亚和德国在2015年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候是忽然发生难民潮,让德国举国上下不知所措;而马来西亚从1970年代有序接收越南难民开始,在这方面已经有几十年的经验,罗兴亚难民船也不是这几年才出现的现象,而是行之有年。

只是历届政府为了顺从缺乏了解又不理性的民众,始终拿不出政治意愿和难民署以及其他国际和国内组织配合,为难民群体实际谋求出路,才会让这个问题悬而未决,继续陪上无辜的人命。

在任何一个国家,难民议题都是充满争议,误解,偏差和缺乏理性讨论的。(档案照:透视大马)

至于那些声称难民占据国家资源的人,其实不知道所有滞留在西马半岛的都没有得到政府任何的补助;他们的经济来源主要來自非法打工,历届政府也从不愿意白纸黑字承诺难民的工作权,导致法律上出现模糊的空间,难民和其他移民群体因此经常面对执法单位的刁难甚至勒索。

为难民和无证移民群体提供义务医疗服务的无国界医生,就曾发表过报告,指有的难民病人连看诊都不免遭执法人员骚扰;人权委员会和人民之声的人权报告也具体记录了相关的侵权事件。

这些都是国家并未给难民和无证移民提供任何资源的证据,何来“占据我们的资源”之说?这又是和已经是难民公约签署国的德国大不同的又一例证。

相反的,难民即使打黑工,也是为马来西亚的经济做贡献,却无法正常享有应有的社会服务;将来如果哪个政府良心发现,愿意给予他们工作权,而他们也按照法律缴税,享受医疗和教育等服务则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任何一个国家,难民议题都是充满争议,误解,偏差和缺乏理性讨论的,看看近日英国政府计划将渡海而至的男性送往卢旺达所引发的论争就可见一斑。因此,具有公共讨论能力的人,更应该认真研究探讨相关议题,而非为了讨好受众,随便下笔或发言。万一加剧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偏见甚至歧视,所造成的伤害是难以弥补的。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