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替代扣留难民的方案


唐南发

光是希盟和国盟执政的2020年1月到6月,就有23名无证移民在扣留中心内死亡,平均每个月几乎4人死于非命,这是韩查自己于该年8月向国会提供的数据。(档案照:透视大马)

上个星期发生了528名罗兴亚人从口留中心逃逸的事件之后,保守鹰派的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显然承受不住公众压力,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包括“政府给予罗兴亚人的待遇不错,包括提供食物和收容所”,以及“或重新检讨难民证的发放”等。

韩查表面上看来愚蠢,实则狡猾。他非常明白民间排斥难民的心理,因此才会不断混淆视听。他说政府给罗兴亚人提供收容所(shelters),根本就是一派胡言,那是条件极度恶劣的扣留中心,所有被拘留的无证移民每天都得忍受看守官员的辱骂甚至体罚;所谓的食物,以我过往到半岛的11个扣留中心处理难民个案的经验,当时所看到的其实就是毫无营养的米饭,煮得稀烂的蕹菜和咸鱼等。

如果政府这么有自信,何不开放扣留中心,让国际红十字/新月会,难民署和人权委员会参观了解?为何从2019年8月希盟执政时期,就禁止难民署进入扣留中心接触难民?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准则,真正的难民收容所必须不含歧视,并人道地对待所收容的群体,予以尊重,同时让对方享有医疗设施和学习的机会。

看过扣留中心或临时收容中心的人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所有被当局关进这些设施的无证移民,每天面对的都是极不人道的对待,遑论体面的医疗服务和教育。光是希盟和国盟执政的2020年1月到6月,就有23名无证移民在扣留中心内死亡,平均每个月几乎4人死于非命,这是韩查自己于该年8月向国会提供的数据。

至于发放难民证,负责的机构是难民署,政府从来没有给予滞留在马的任何申请庇护者或难民任何证件,根据当下的法律,他们仍然是所谓的非法移民,因此才会不断发生难民即使持有难民证,依旧被执法单位骚扰甚至逮捕的事件。

韩查说这番话,除了转移视线,加深不知就里的民众的误解,同时也是向难民署施压,要后者尽快为难民谋求出路。

韩查再努丁说这番话,除了转移视线,加深不知就里的民众的误解,同时也是向难民署施压,要后者尽快为难民谋求出路。(档案照:透视大马)

然而,在所有西方国家都减少安置配额之时,能够顺利被安置的难民不多。因此,对于滞留在马的难民,最人道的作法还是为他们提供替代扣留的方案(alternatives to detention),例如让难民署继续登记难民作为担保,并允许他们合法工作。

反正马来西亚各个行业本来就需要移工,释放行为良好的无证移民,让他们回到社会,能够纾解部分的劳力需求,他们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缴税。

如果当局不放心,或是出于害怕民间反弹,可以采取社区支持(community support)的方式,将无证移民分派到某些需要劳力的社区工作和生活,由非政府组织人员或社工负责监督,同时照顾他们的需要。

就我的经验来看,罗兴亚人善于务农和捕鱼,因此农渔业非常适合他们。条件是待遇不能刻薄,起码得符合最低工资,不能因为他们是难民就差别对待;再来就是一开始应该让他们住在一起,彼此关照,而非三三两两分散各地,否则他们很可能因为待遇恶劣,人生地不熟又没有社区生活而再度逃逸。

马来西亚近年来因为强迫劳动和恶劣对待难民,已经在国际上背负了不少骂名。因此,政府应该尽快落实允许难民工作的政策。一再延宕,只会导致难民枉死的悲剧不断重演,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