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旅游更需恪守安全线 团费涨幅20%不等


邱玉珊

不少游客对于近期乘搭飞机旅游会感到犹豫,因此后疫情时代的旅游更需恪守安全线。(档案照:透视大马)

旅游业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打击的行业之一,而后疫情世界的旅游依然面对严峻的挑战,根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比较,2020年全区域游客少了74%,2021年少了67%,不少游客对于近期乘搭飞机旅游会感到犹豫,因此后疫情时代的旅游更需恪守安全线。

为了实现复苏,各国开放边境,政府补贴旅游行业吸引游客提升经济,近期,社交媒体上大力推荐不少国外景点,其中土耳其就成为马来西亚人踊跃出游的旅游景点。不过,后疫情出国虽减少入境繁文缛节,不过在各种因素影响下,旅费会比疫情前增加20%至30%不等,胥视出发的国家防疫规定,团费增加的其他原因还包括国际燃油价格以及飞机航班少影响。

根据旅游业者表明,投保冠病及旅游保险是强制性,保费胥视不同国家所规定,大马游客出国旅游必须先向旅行社了解保险费和保障范围,以及出发到旅游目的地后确诊冠病的后续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最初是一场健康危机,加强人身健康安全和建立旅行者信心是如今旅游业者必须应对的首要挑战。蘋果旅游董事经理许育兴告诉《透视大马》,未来的旅行会受到3大情况的影响,第一是各国对接种疫苗定义不一,所接受的疫苗品牌及生产国不同。

“第二,从过去的购买旅游保险,改成购买冠病旅游保险,以及第三,各国对旅客的冠病检测要求不一。”

他解释,后疫情时代的旅游业,与病毒共存下的旅游充满许多不确定性,突发情况如在旅游途中感染冠病,从而打乱行程。

许育兴指出,未来的旅行会受到3大情况的影响,第一是各国对接种疫苗定义不一,所接受的疫苗品牌及生产国不同。(图:受访者提供)

他直言,疫情后的旅行团费用,是包括许多疫情期间存在的不确定性才使得旅费增加,平均增幅为20至30%。

他举例,过去7天6500令吉的日本旅游,现在会增加1000多令吉,原因是航空公司机位有限,酒店的房间因疫情减少,额外费用如冠病旅游医药保险,以及各国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SOP)等的影响。

有鉴于此,许育兴建议最好选择10个人以下的小旅行团会更为保障,若旅途中有突发状况,旅行社会提供支援,包括改机票及酒店等。

他说,要恢复旅游产业以及更要实现安全出游,切实做到旅游产业恢复和疫情防控两不误,旅游公司就必须肩负复苏旅游业与游客安全的重大责任。

他透露,该公司重点推介10大旅游安全措施来保障游客的安全和满意旅游,包括灵活的取消政策、升级旅游保险、提供最新旅游动态、建议小团体人数选项、严格筛选合作伙、非接触服务与联系、随时候命、专业导游和领队、视讯简报,以及安全出游配备等。

由于疫情期间出游存在许多不确定性,许育兴说,旅行社一改以往惯例,如今在一个月前通知取消行程,是允许全额退款。

后疫情时代的旅游业,与病毒共存下的旅游充满许多不确定性,突发情况如在旅游途中感染冠病,从而打乱国人的旅游行程。(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说,在国外旅程中途确诊,也有当地的旅游业者协助安排入院治疗和酒店隔离,后疫情旅游计划,应该是个人安全为首要考量,价格排在第二。

冠病保险保费因地而异

马来西亚华人旅游业公会(MCTA)总会长包一雄以土耳其旅游团为例,必须购买5万美元的冠病及旅游保险,保费约600令吉。

他直言,由于土耳其政府大力推广当地旅游,土耳其航空机票优惠,马来西亚人入境无须筛检,只是在离境前一天筛检结果呈阴性才准备回到马来西亚。

“若真的在土耳其感染,当地医院和酒店隔离费用就可以申请保险支付。至于是保险交付全额还是大马游客自行付费必须在出发前,先向旅行社确定,若是个人旅游就必须向保险公司确认。”

“泰国入境也要求购买5万美元的保险,因地而异。”

他希望大马政府可以继续开放边境,勿再封锁,否则旅行社经历再一次的封锁真的会倒闭。

在国门开放后,人民在出国旅游时,也有遵守严谨的程序。(档案照:透视大马)

“旅行社正在调整业务模式,并召回之前的员工进行再培训,我们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封锁。”

马中旅游文化促进商会(MICA)总会长伍安琪坦言,出国旅游确实还未有明确的指南,例如国内旅行社带团出国要遵守的标准作业程序,不过,经历两年疫情起伏不定,各国医院有一套完整的治疗程序,而且不少国家已经取消户外戴口罩的限制。

“冠病如同伤风感冒,我国卫生部规定,密切接触者无须隔离。”

询及旅游费用是否较疫情前高,她直言是截长补短,虽然增加一笔冠病旅游保险,国际燃油因战事涨价,飞机航班少,不过,许多国家正在推广旅游业为业者补贴,所以一些旅游团费用,如酒店费相继降低,所以近期不少国内旅行社推广土耳其和欧洲。土耳其和欧洲目前允许完成接种疫苗的旅游入境者无需隔离。

提及游客在旅游中途确诊经验时,她说,不少旅行团做好后备方案,例如游客到来马来西亚或出境旅游,一旦有人确诊,确诊者留下隔离,并有导游协助,剩余的团友就由另一名导游继续行程。

在受到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国人都选择在国内观光。(档案照:透视大马)

她强调,疫情消退后,持续向生态旅游转型,以专注于环保和创造当地就业的快速发展行业,马来西亚也在努力转向小众市场,包括生态旅游和健康旅游。

“旅游业者已经转型,我们会先复苏和推广生态和户外旅游,例如脚踏车旅游,倾向户外旅游,因感染率低。目前大马旅游局积极在印度推广我国,希望接下来,不少来自东南亚和印度游客入境旅游。”

本地旅游比出国旅游安全
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MITA)主席尤再迪受询时直言,冠病及旅游保险确实对正在复苏中的旅游业者来说,是一笔额外的负担,因为业者都希望以最优惠的团费来吸引游客。

“若一人增加200令吉的保险费用,那么一家4名成员就是800令吉,随着航空公司因国际燃油价格上涨,实际上航空旅游费用是增加48%,一些航空公司如马航,收取燃油附加费,这对复苏的旅游业并没有好处。”

他举例,巴基斯坦到马来西亚往返机票要2800令吉,而巴基斯坦到伦敦的机票是3000令吉,一些国际游客宁愿到英国,机票相差不多。

尤再迪直言,冠病及旅游保险确实对正在复苏中的旅游业者来说,是一笔额外的负担,因为业者都希望以最优惠的团费来吸引游客。(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们希望政府可以更加简化入境,例如免去PCR检测,以快速抗原检测(RTK Antigen)筛检就可以。”

不过,谈及出国旅游时确诊冠病,尤再迪存在担忧,由于许多人属轻微症状,若隐瞒不报,继续行程和回国,可能连累更多人确诊。

他笑说,留在本地旅游比出国旅游的烦恼少一些,顾虑少一些。

他希望出国旅游者在购买冠病及旅游保险后,可查询当地大马大使馆的联系,以便突发情况可以求助。

根据移民局数据显示,国境自本月1日重开的首4日,出入境旅客累计25万2730人次。当中12万6392名大马人入境,2万8301人出境;外籍人士则5万5121人入境,4万2916人出境。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