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协助人口贩运受害者融入社会


唐南发

马来西亚人被毒品集团利用成为贩运毒品的所谓毒驴已经行之有年,新加坡就此针对马来西亚公民判处了好几宗死刑。(档案照:透视大马)


继上周媒体报导了马来西亚公民被人口贩运到柬埔寨从事诈骗集团的活动之后,日前又有来自澳洲新南威尔士州警方的消息,证实一名马来西亚人在当地遇害,并有理由相信该名25岁的死者与毒品贩运集团有关。

武吉安曼警方指出,死者于2016年得到一份澳洲农场的工作而入境该国,结果最终被怀疑从事毒品相关的工作。

马来西亚人被毒品集团利用成为贩运毒品的所谓毒驴已经行之有年,新加坡就此针对马来西亚公民判处了好几宗死刑。

2010年也发生一名沙巴女子涉嫌被不法分子利用贩运毒品入境中国海南岛,在海口机场被扣留而向我国驻广州领事馆求助的个案。

这些事件再次说明随着科技和社交媒体发达已及国际流动的便利,加上边防松散,贪污舞弊,执法不力,而本国的经济停滞不前,人口贩运在马来西亚只会变本加厉。

现在很多金钱游戏和诈骗集团都在社交媒体宣传,不知就里而又想赚快钱的年轻人很容易掉入圈套,政府应该加紧监督网络上可疑的广告,证据确凿或必要时采取行动,同时扩大公共意识宣传,而非将人力浪费在审查异议。

再来就是放下身段,不要怕丢脸,提升和贩运马来西亚公民的目的国政府合作,共同打击人口贩运活动,透过各个宣传管道,无论是电视,电台,报章和网络,从全国到社区积极揭发这些不法活动。当民众口耳相传以后,或多或少可以起到阻吓或警惕的作用。

但这些都只是试图遏止本国人口遭贩运的临时手段之一,更关键的是和人口贩运的中转国和目的国,例如新加坡,澳洲和韩国等,签署双边或多边协议(例如被贩运到欧洲国家,行程中可能还涉及第三甚至第四国),拿出诚意全面分享情报和资讯,以确保能够彻底处理所有个案。

不肯透明分享情报和资讯,就意味着某一方在调查过程中知情包庇。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认知就是不要把人口贩运的受害者视为负担或罪犯(哪怕他们可能在中转国或目的国触犯了该国的移民法令而被判刑),而是在他们安全遣返回国后,提供所需的法律,医疗和社会援助;如果是未成年人士或女性,更需要特别关注,如果他们在贩运过程中曾遭遇任何暴力甚至性侵害,当局有义务提供心理辅导和医疗援助,甚至安排他们暂时住在收容所,等待身心灵的康复。

随着科技和社交媒体发达已及国际流动的便利,加上边防松散,贪污舞弊,执法不力,而本国的经济停滞不前,人口贩运在马来西亚只会变本加厉。(档案照:透视大马)

更理想的做法是为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技职培训,或鼓励他们重新回到学校,以期将来有一技之长,就不会再轻易受骗或受害。许多国家的经验显示,人口贩运的受害者获得的人道支援越多,他们重新投入社会,不再成为受害者的机率越大,因为在整个过程中感受到政府和社会的尊重而非责怪或鄙视,毕竟他们是法律,经济和社会结构缺陷的受害者,需要的是支持和谅解,而非污名化。

马华公会设有自立合作社(KOJADI),为辍学人士提供技术培训或贷款,虽然值得肯定,但这最终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马来西亚的经济转型基本上失败,勞力市场缺乏足够的相应工作,而职场又长年处于低薪状态,导致完成技职训练者未必能够申请到合适的空缺,或薪水太低而缺乏吸引力。

追根究底,还是要有全盘的经济和产业改革计划,让更多本国年轻人在社会上有往上晋升的机会。

只是马华公会几十年来当家不当权,能否说服巫统认清这个事实,我们大概也都心里有数。这样的情况下,张天赐这种类型的社会服务也就聊胜于无了。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