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强化反跳槽法与推进MOU2.0


刘哲伟

反跳槽法案二度被推迟提呈国会,引起不满。(档案照:透视大马)

今天,我将讨论两个话题。

反跳槽法

一般来说,政党反对跳槽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竞选资金和资源方面是由政党高度支持。其次,政党声称选民投票给政党而不是候选人。

关于第一个原因,如果竞选资金是重要的问题,那么如果候选人愿意偿还在竞选期间,花在他身上的钱和资源,那政党能接受他跳槽吗?我认为不能。所以,政党强调另一个理由是,投票是给予政党,而不是候选人,所以尽管在法律上有关议席是属于候选人,但在道德上确实属于政党。我原则上同意这一点,因为有许多学术研究结果发现,选民是投票给政党而不是候选人。

不过,此说法并不绝对,仍有一些选民会因为候选人而投票给他,而不看其所属政党。

根据我的观察,几乎所有政党和领袖都认同这一点,如果当选的候选人把席位拿走,这似乎不民主,因为是背叛选民的意愿。因此,目前反跳槽法案的版本确实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毫无疑问,当前反跳槽法案版本,给予政党很大的权力,以至于党领袖可以滥用权力也并非不可能,例如他们可以开除与他们不和的人民代议士的党籍。虽说如此,但我是不认同这一点,因为开除中选代议士党籍后,他任然可以参与补选(这一点可以参照我之前的文章“反跳槽法与选举罢免的“ 三步曲”的第二步)。

然而,在现在的反跳槽法案存在很大的漏洞。以上所讨论的是代议士,那如果是政党离开联盟是否被视为是跳槽了?目前的版本对此没有提及。从法律角度来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例如当初土著团结党离开希盟,其他国会议员都是安全,除了马哈迪、赛沙迪等人,因为他们是离开了土团党。

作者认为,当前反跳槽法案版本,给予政党很大的权力,以至于党领袖可以滥用权力也并非不可能。

那么,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了?我建议采用上述的原则,按照选民的意愿来行事。首先,我们必须了解选民是因联盟投票还是政党。这并不难理解,只需让学者进行实证研究,就可以得到答案。

当然,从我的预测来看,结果不会是绝对的,就像我们是否应该同意马来西亚选民普遍上倾向于投票给政党或候选人的说法一样。在这个问题上,大部分政党和领导人都同意这样的观点;选民投票给政党而不是候选人,而之后的方案以这观点为基础。

因此,在联盟和政党案例中,如果这些政党和领导人同意我们应该假设选民投票给联盟而不是政党,那么我们就应该赋予联盟类似于目前的反跳槽法版本中的政党权力。简单来说,如果政党离开联盟,所属政党的当选议员都必须辞职。

虽然这个建议很耗时间和成本,但是民主从来都不廉价也没有捷径。既然议员可以重新竞选,我认为民主概念和民主权力并没有因此受到侵犯。

掌管国会和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于周三(4月6日)证实,反跳槽法案已经推迟提呈国会。(档案照;透视大马)

谅解备忘录2.0

我建议所有非国阵政党合作,无论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是否在内,都签署一项谅解备忘录2.0,而这谅解备忘录只同意2023年之前不要举行大选,别纳入其他项目。

说实话,不管有没有谅解备忘录,如果签署的人违反了谅解备忘录,你也无能为力,若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提出谅解备忘录2.0呢?

在现阶段,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非国阵政党是否应该建立一个选举合作。很明显,如果国阵、国盟和希盟各自为战,那么国盟和希盟在大多数州和中央都不能组建政府。

政党领导都知道这一点,如果希盟和国盟可以合作当然在选举角度对他们有利,但问题是,选民可以接受吗?没有一个领袖敢采取这样大胆的行动,因为担心会失去基本盘支持。

即便如此,国盟和希盟的支持者同意在2023年之前不应该有选举,而签署这样的谅解备忘录基本上并不会对希盟和国盟的支持者造成太大反感。

即使会,希盟和国盟有充分的理由去解释,也符合支持者所想的,不要在2022年举行大选。。这谅解备忘录仅此而已,没有政治合作,也没有选举协议,所以与谅解备忘录1.0的不同是,1.0版本有涉及政治计算和政治哲学,而这些都存在争议性。但对于谅解备忘录2.0,除了这些对立的政党(希盟和国盟)一起签署之外,几乎没有太大的争议。

作者建议所有非国阵政党合作,无论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是否在内,都签署一项谅解备忘录2.0。

我个人建议的谅解备忘录2.0的目的是测试他们的支持者是否可以接受他们所支持的政党与另一个对立的政党,在一个高度理性和无争议的课题上合作。

如果连这一份内容是希盟与国盟支持者所期望看到的谅解备忘录2.0都不能被支持者本身接受,这证明了,支持者还是把情感和仇恨置于理性之上。简单来说,希盟和国盟根本不必在想任何合作方案了。

但是,如果他们的支持者可以接受谅解备忘录2.0,将理性置于情感之上,那么政治领袖就可以循序渐进扩大。如果到了最后,支持者愿意与对立政党理性的选举合作,届时,打倒国阵也不足为奇。

到了那个时候,问题就会转移成要如何合理化决定,而不是担心支持者坚持把情感置于理性之上。当然,这也有点理想化了,但尝一尝也有力无害,除非领导们都铁定不与对立政党谈任何合作。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