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 确保移工权益,保障本国工人就业机会  


唐南发

各个行业缺乏工人的因素很多,最普遍的就是工时太长,工作艰辛和待遇欠佳。(档案照:透视大马)

上个星期参加新加坡南岛的一个分享,有出席者问了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虽然左翼人士普遍认为不应该有国籍或族群之分,但马来西亚国内很多印裔人士和原住民都处于赤贫状态,如何能够在照顾移工的权益之时,不牺牲前者的就业机会?
 
关于劳工问题,一般以国际劳工组织的规范为指标。国际劳工组织向来不主张任何政府或资方为了节省成本,解雇原有的本国工人,以移工取而代之。但当移工已经进入本国的劳力市场之际,就应该享有和本国工人同等的待遇,包括薪资和福利。

同样的,政府或资方也不应该,在移工的合约到期之前以“优先照顾本国工人”为由,将他们解雇。

政府或资方也不应该,在移工的合约到期之前以“优先照顾本国工人”为由,将他们解雇。(档案照:透视大马)
 
各个行业缺乏工人的因素很多,最普遍的就是工时太长,工作艰辛和待遇欠佳。像马来西亚最依赖移工的产业就是建筑业,农渔业,种植业,制造业和家庭工。即使资方愿意付出相对优渥的工资,却因为工作环境偏远和孤立,或条件恶劣,也未必得到本国任青睐,例如种植业,建筑业和农渔业。
 
就算本国工人勉强进入某个艰辛的行业,一旦找到更好的工作,必然会辞职另谋高就,这是人之常情。因此,本国雇主之所以乐意雇用移工,就是因为他们受限于签证和工作证等,普遍上无法随意转换工作;稳定的劳力供应是资方能否确保准时出货,维持利润的关键因素。
 
举个例子:人力资源部规定印度移工在服务业方面,只能从事与马来西亚印裔社会相关的工作,像是印度餐厅,杂货店和神庙等。

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两个星期前在槟州一项关于解决强迫劳动的活动上,呼吁嘛嘛档减少雇用来自印度的员工,却未必能够引起雇主的回响,因为这个行业的工时长,压力也大,待遇却极不理想。

如果不改善工作条件,哪怕把店里的移工送回印度,本地印裔人士也不见得会抢着来排队申请嘛嘛档的工作。
 
更严重的是,马来西亚过于依赖中介,衍生了劳力征聘过程(labour recruitment process)当中的贪污舞弊。马来西亚自1990年代开始大量聘用移工以来,就面对着中介将大批工人带进国内却无法为他们提供工作的问题,已经形成一门既无本又无良的生意。

人力资源部规定印度移工在服务业方面,只能从事与马来西亚印裔社会相关的工作,像是印度餐厅,杂货店和神庙等。(档案照:透视大马)

移工们在抵步之前,很多已经付出大批中介费或征聘费,有者高达两万马币,这对来自孟加拉,尼泊尔和印尼等国家的劳工是一笔极大的数目。

他们一般是通过借贷缴付,因此一到了马来西亚,就急着要开工以尽早还清债务。一旦发现工作货不对办也只能隐忍;万一没有工作,只好到处去叩门求问。不少雇主看在这些人的工资低廉,也乐于聘用;无证移工也是执法单位和雇主欺负和剥削的对象。
 
因此,政府如果要确保本国人的就业机会不被外籍工人“剥夺”,首先要做的是杜绝官商勾结的中介系统,尤其是掌握发放工人配额的部门,更要彻查当中的贪污舞弊,其中内政部属下的各个单位就涉及不少移工配额发放的权利。

例如阿末扎希在2016年担任内政部长之时,就和孟加拉签署了旨在引进150万劳工的谅解备忘录,但到底是哪个行业需要这么庞大的移工,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对涉及这项交易的中介和个人而言,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无本生意。
 
所谓移工“抢走本国工人饭碗”,其实就是这种黑箱作业的结果;被骗进来的移工本身也是马来西亚体制腐败的受害者,当然应该同情和协助,而非误解。但希盟执政的那22个月,慕尤丁主掌的内政部也丝毫没有展现出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

朝野政党应该鼓励具有足够人力和资源的ILMIA投入研究分析各个行业所需的劳力。(档案照:透视大马)
 
最后,政府必须做深入的市场调查,以了解哪个行业需要什么样的外籍劳工,数目是多少,然后根据调查结果决定配额,这样才会确保没有损害本国工人的就业机会,也不会出现把移工骗了进来却找不到工作的荒谬现象。
 
人力资源部属下的《劳力市场资讯与分析所》(ILMIA)在三年前就针对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的教育,家庭和技术背景以及人数做了详尽的调查分析,值得任何想要改善所谓马劳困境的政党认真参考。

朝野政党应该鼓励具有足够人力和资源的ILMIA投入研究分析各个行业所需的劳力,作为纠正马来西亚杂乱无章又充满弊病的劳力征聘系统的一个起步。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