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柔佛州选举中政党概览


刘哲伟

国阵胜出的州席中,部分议席的得票高于全部非国阵政党的总数。(档案照:透视大马)

抛开2018年全国大选,你会发现这一次2022年柔佛州选举并不令人惊讶。在2013年,反对党赢得18个州席,2008年,只赢得6个州席。今天,我会根据各政党的表现来讨论。

斗士党和民兴党

这两个政党几乎不需要再努力,几乎可以结束自己的政治,州选中失去所有按柜金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从意识形态角度来看,我觉得它们没有卖点,对斗士党来说,是尝试把自己包装成为一个干净的马来政党。可惜,这个定位已被土团党取代,他们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举已说明这一切。民兴党也是如此,虽然这政党想利用华裔选民对希盟不满来拉拢,但是选举结果清楚说明,它们只可以拿到一小部分的选票,无法与希盟竞争。

我认为这两个政党的唯一生存方式就是考虑一下“大帐篷”或类似概念。当然,在这种糟糕选举成绩之下,它们不可能获得像希盟成员党一样的分配。说的难听一点,根本没有谈判的筹码来与希盟谈判,倘若它们的要求不过分的话,希盟还可以考虑看看。

如果连大帐篷概念都无法实现,经历马六甲和柔佛州选后,反对党或许无法走的更远。(档案照:透视大马)公正党和诚信党

它们在马六甲和柔佛的表现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它们不能继续活在梦里,一成不变沿用2018年的大选成绩来作为标准。它们必须回到现实政治格局,反观,在2018年大选前的表现是个较好的衡量标准。其实,失去议席并没有很糟糕,失去这么多竞选议席的按柜金才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表现。

尤其是公正党,真的需要好好想想如何改革。我提及的改革是真正的改革,而不是表面上的改革,否则,统民党(MUDA)在未来取而代之并未不出奇。(可参照我之前的专栏:统民党在柔佛和來届大选的形势

行动党

在我个人看来,行动党此次在柔佛州选的表现并不差。在竞选14个州席,保住10个州席,以百分比来说,成功保住70%的议席。如上所述,不要再指望可以回到2018年政治海啸会重演。在柔佛要执政,必须拥有29个州议席,行动党无疑是完成它们基本份额,然而,它们的伙伴明显失败了,即使行动党赢完14个竞选州席,结果不会有太大区别。

从选举成绩来看,MUDA最多是争取到希盟支持者的选票。(档案照:透视大马)

统民党

这个政党最让我吃惊。当你看到关于MUDA的新闻报道、社交媒体和声音时,其表现出色,也是最正面的一个政党。即使得到希盟的支持,为什么得票率这么低?

这就是验证“沉默大多数”的最佳例子。

虽然MUDA的声音很大,被关注点几乎都是正面,但是不要忘记这并不一定代表大多数选民。对于那些精于信息技术的人来说,他们可能是协助引起关注点的一部分,或至少是关注MUDA的群体。然而,还有不少选民是对MUDA感到陌生,或者还有所保留。从选举成绩来看,MUDA最多是争取到希盟支持者的选票,他们并没有正真拿到国阵或国盟的支持票。

巫统

巫统就不必多说。巫统的表现非常好。它们可以消除2018年大选的挫败感,并且恢复2018年大选前的表现。

马华

我确实看到华裔选民回流马华。马华在永平、北干那那、彼咯和巴罗州席获得总票中的大约一半或更多,而其中前三个议席的华裔选民比例表明马华确实成功让华裔选民回流。当然,无可否认,大部分华裔选民仍投票给行动党,但是对于马华来说,华裔选民有回流,无论是士气或选举成绩上,已称得上是大成就。

总结

我国政治似乎回到2018年以前。在马六甲和柔佛州议席之争出现至少三角战,即国阵、国盟和希盟。国阵胜出的州席中,部分议席的得票高于全部非国阵政党的总数,而另一部分议席者少于非国阵政党的总得票。无论在哪种情况下,我们从这一次柔佛州选可看到,在很多议席,国阵获得的多数票数量不少。换句话说,马来西亚似乎回到“旧政治”,反对党要赢得议席是相当困难。

我想说的是,若所有反对党,包括希盟和国盟把票加在一起,已不能保证自己可以赢得州政权的能力。但如果希盟和国盟不合作,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根本无法组州政权,更遑论在来届全国大选。

希盟与国盟合作在选票上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在意识形态上肯定会惹争议。但是如果只想把希盟、统民党、民兴党和斗士党联合起来,这并不是不可能。如果连大帐篷概念都无法实现,经历马六甲和柔佛州选后,我不认为反对党可以走的更远。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