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政客道歉与选民的力量


刘哲伟

在后竞选期,行动党趋向防守而不是进攻。(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人民是老板”,政治人物即使官位再高也是人民的仆人,此说法常常被人认为过于官方,事实上难以实现。

由于目前混乱的政治局面,人民现在真的可以当老板了。2008年以前,国阵是肯定可以赢得选举,除了吉兰丹,国阵可以取得胜利,即使人民对国阵有多么的不满,还是无法推翻国阵。

马来人是否准备好支持行动党,或华人准备好支持伊斯兰党,如果还没有的话,选民有其他选择吗?答案是没有。

,在2008年大选后,反对党在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没有太大问题,随着时间推移,到了2018年大选,乐观预测是90%华裔选民会投给反对党。(档案照:透视大马)

同样,在2008年大选后,反对党在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没有太大问题,随着时间推移,到了2018年大选,乐观预测是90%华裔选民会投给反对党。虽然,还有人不满意行动党,可是支持的人是远远超过反对的人。

换句话说,难以动摇到华裔选民支持行动党和反对党。与国阵的情况一样,你不支持反对党或行动党,你还可以支持谁?除非你愿意支持马华或民政党,否则是别无选择。

上述情况带来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承认自己的错误?即使偶尔有不愉快的声音出现(甚至是来自忠坚的支持者),只要他们的支持率有正面的增长,又何必为错误道歉。

但是,最近的政治局势已经显示选民不再被政党牵着鼻子走。他们在2018年选择反国阵,在马六甲选举中,虽然华社仍然不愿意回到马华,他们就选择不出来投票,而这也足以让行动党和反对党失去议席。

实际上,这就是健康民主发展,相对而言,选民不会再盲目支持一个政党,而是变得在对政党忠诚度上变得更加理性。

回到柔佛州选举,如果你意识到,在竞选期的后半段,某党领袖开始为他们执政22个月的不完美而做出道歉,对他来说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他之前(尤其是在掌权期间)所做出的道歉多是以讽刺为主,或是在他支持者不认为他(或他党)有错误的基础下而“道歉”。除了他,即使是马智礼也为他的不完美行为而道歉

为何会这样?如果你仔细观察,在第一周的竞选期,由于行动党的大部分议席都是对垒马华,行动党是采取更具有攻击性的做法。即使行动党不完美受到攻击,可是他们依然将自己与马华比较,声称马华比自己的表现差。但在后竞选期,行动党趋向防守而不是进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感觉到选民对他们22个月的执政表现感到不满意。

土团党在竞选后期,与其释放廉洁政府的牌面,现在他是趋向以稳定政治(相当于稳定经济)的声音。(档案照:透视大马)

无论马华表现多好或多差,都已经不重要。选民趋向根据行动党的表现来评估他们,并非以于马华作为衡量来评估行动党。这也证明了选民的力量确实存在。

与土团党类似,慕尤丁也开始改变打法。在竞选后期,与其释放廉洁政府的牌面,现在他是趋向以稳定政治(相当于稳定经济)的声音。

换句话说,因为选民觉得眼前稳定政治更加重要,而不是考虑政府是否廉洁或腐败。所以慕尤丁也改变了策略。一个更直接的例子,人们相信国阵比其他政党联盟更加稳定,即使国阵领袖背负着丑闻,然而这一切对选民来说不重要,这就是为何慕尤丁的演讲开始转向告诉选民,应该要选一个既可以稳定政治的政府但那政府也必须清廉。

再以另一个例子来说明,在马六甲选举后,很多人要求安华辞去反对党领袖的职位,像往常一样,你我都不会认为他就辞职,或主动提出辞职,但是接下来几天,由于反对声浪越来越大,他自己竟然提出“考虑”辞职。他辞职与否都是次要,最主要是这证明了人民的力量可以迫使他开始“考虑”(至少提出考虑的想法)。

总的来说,选民已意识到自己的权力,并不是无稽之谈。在现实中,选民权力的确可以塑造理想的政治和政党。有危就有机会,所以,在感受到危机,或是混乱的政治并非是坏事,因为越是混乱,更可以突显选民的力量。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