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玛丽娜的“无心之过”


唐南发

玛丽娜日前在英文《星报》的专栏中,把1979年马来西亚恫言射杀越南难民的责任推给已故的前内政部长加沙里沙菲依 。(档案照:透视大马)

很多年轻世代不知道马来西亚曾经在1975年到中到1991之间接收了高达25万的越南难民,绝大部分暂时被安顿在登嘉楼州岸外的比东岛,但也有少量难民暂居于丰盛港和沙巴岸外纳闽岛。这些难民最终都经过联合国难民署甄别确认,安置到美国,澳洲,瑞士和加拿大等国家,只有大约九千到一万人因为安置国基于“越南国内情况已改善”,终止了安置项目,而无奈选择被遣返回国。

等待被遣返的那些年(1991 - 1996),滞留的越南难民被集中到吉隆坡新街场的中转站 (Sungai Besi Transit Camp) ,不时有人因为无法被安置到西方国家,拒绝回国而绝食抗议,甚至发生零星的纵火事件。年长以下的吉隆坡人对这段历史应该还有印象。

由于当年越南难民不断冒险渡海而来,成了东南亚国家的烫手山芋,时任副首相的马哈迪于是在1979年6月中向媒体放话,表示再有难民船进入马来西亚水域,“见到就扫射” (shoot on sight) ,引起国际哗然。时任首相胡先翁过后保证马来西亚没有“见到就扫射”的措施,马哈迪随后也在一篇文告中解释他当时的用字是“shoo”(赶走)而非“shoot”。 

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马来西亚人认同马哈迪的媒体操作手段,例如我以前有个年长的难民署同事,1970年代末曾经在比东岛工作几年,每个星期都得参与紧急援救船民的工作,但西方国家一开始的安置配额有限,速度也慢,马哈迪发表了耸动言论之后,反而让西方政府严正看待滞留在东南亚各国的越南难民问题,加快了安置的程序,也扩大配额。对这位老同事而言,马哈迪是以激将法逼使西方国家尽快安置越南难民,而非真的有意杀人。

我也不认为马哈迪真有此意,但他当年的言论在国际间给人一种极端和不人道的印象,有损国誉,也是事实,否则胡先翁不会急着出来灭火。持平而论,马哈迪出任首相以后,也确实遵守与难民署和其他国际机构的承诺,有序处理越南难民的安置和遣返事宜。当这场长达20年的危机于1996年结束之时,马来西亚总共接收的越南难民人数为区域最高,也最顺利完成遣返工作。

然而,马哈迪长女玛丽娜日前在英文《星报》的专栏中,把1979年马来西亚恫言射杀越南难民的责任推给已故的前内政部长加沙里沙菲依(Ghazali Shafie) ,遭英文圈文化人纪传财在脸书纠正并要求道歉。我随后在一个玛丽娜也是成员的支援难民群组里面直言当年发表“见到就扫射”(shoot on sight)言论的是她父亲,不是别人,并附上相关新闻供她参考,随后退群抗议,以示不屑与她为伍。之后从《当今大马》的报道中才知道玛丽娜早已经把这段错误的历史写进她的新书《苹果与树》里面。  

我虽然厌恶马哈迪的种族政治,也对玛丽娜以“社运人士”(social activist)的姿态拉拢收编公民组织的做法不以为然,尤其她对待政治人物的双重标准更令我感冒。例如她可以大力批判每个首相打压言论自由,却对马哈迪长达22年利用恶法对付政敌的行径未置一词。但我和她的分歧毕竟在于政治,无关个人。因此,我和她一起出席过声援难民权益的活动;当她在该群组中寻求协助时,我能力所及也会给予意见。

我退群之后,有群组成员转发玛丽娜的回应,她“感谢”我的指正,同时表示会公开道歉。过后我到她的脸书瞄一下,她从头到尾语焉不详,只字不提哪篇文章,哪个事件,错怪了谁,而谁才是那个发表极端言论的人,坦白说,我看不到她道歉的诚意。她至少也得向加沙里的家人道歉,毕竟换作是别人错怪她老爸,她恐怕无法容忍如此轻描淡写,敷衍忽悠的“道歉”。尽管我也厌恶加沙里在1970年代担任内政部长之时,三番几次利用恶名昭著的内安法令对付异议人士和政敌,在当年越南难民的事情上,他也是个巫统的鹰派,但那不表示他就应该被冤枉。 

话说回来,2017年底马哈迪在土团党大会上为自己以往的“过错”道歉,引来希盟粉丝们急着赞许,结果他过后表示“为无心之过致歉只是马来人的传统”,刮了许多人一巴掌。

再者,马哈迪也曾经把1988年开除法官的责任推给当年的最高元首,即已故的柔佛苏丹依斯干达。要死去的人吃死猫,莫非是马家的传统?

我不否定玛丽娜声援难民群体的诚意,但她作为充满争议的马哈迪的女儿以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就得懂得区分她的个人和公共身份。如果字里行间为父亲过往的不堪行径說项,甚至扭曲历史,同时依旧摆出道德姿态批评当下的政客,不过让人愈发觉得其伪善而已。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