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调最低薪金或阻碍复苏 雇主组织吁控制成本涨幅


透视大马

大多数雇主无法负担工资的上涨,并认为控制生活成本的上涨是比较理想的做法。(档案照:透视大马)

雇主对调高最低薪金的概念兴志缺缺,但吁请政府控制产品与服务的上涨的成本。

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主席赛胡先赛胡斯曼说,大多数雇主无法负担工资的上涨,并认为控制生活成本的上涨是比较理想的做法。

他向《透视大马》说:“雇联会建议与其检视最低薪金,不如控制产品和服务成本的上涨。”

“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来解决和解决生活成本上涨的问题,薪金的增长无法跟上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

赛胡先说,严峻的经济形势无法允许重新上调最低薪金,因为大多数雇主没有能力吸纳任何薪金成本的增加。

他说,上调最低薪金的措施将会破坏经济复苏的努力,或可能导致第 12 大马计划中多项计划脱轨。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导致我国去年的经济萎缩-5.%。”

他说:“2020 年有超过3万2500 家公司停止运营,超过 10万7000 名雇员失业。”

赛胡先说,由于政府在 2020 年和 2021年为在阻断冠病感染链锁采取的各种限行令造成经济疲软及高失业率。

“在爆发冠病疫情之前,失业率低于 4%,如今15至24 岁青年的失业率为 12%,令人非常担忧。”

“由于雇主采取了各种削减成本的措施,薪金中位数从 2019 年的 2442 令吉下降至1988 令吉,而2020 年的平均工资从 2019 年的 3224 令吉下降至2062 令吉。

“劳动生产率在 2020 年也录得负值,由于劳动力数量减少和 2020 年国内生产总值的附加价值减少,导致劳动生产率呈-16%。”

2020 年有超过3万2500 家公司停止运营,超过 10万7000 名雇员失业。(档案照:透视大马)

尽管政府已花费180 亿令吉来推行工资补贴措施,协助30万名雇主和 240万名雇员,但许多雇主仍在风雨中苦撑。

赛胡先说,私人领域雇主,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迫切需要政府提供更多援助,以留住现有雇员。

从长远来看,这会协助政府稳定劳动力市场并创造更多有素质的就业机会。

人力资源部副部长阿旺哈欣最近表示,国家薪资技术委员会(JTPGN)正在研究重新检视最低薪金的报告。

他补充说,该研究将提交给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讨论后再提交给政府决定。

该理事会已就截至9月1日最低薪金的课题与工会开会了6次, 其中包括 209 个雇主协会、93 个职工会和 4 个非政府组织。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