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建立更透明与理性的移工招聘程序


唐南发

即使目前有高达50万人失业,对于长时而艰苦的工作,像是种植,建筑和制造业,依然缺乏本地人问津。(档案照:透视大马)

随着马来西亚各个经济领域因为成人新冠肺炎接种率达到预期的目标而逐步开放,许多产业的雇主也开始呼吁政府加快引进外籍工人以填补劳力空缺。

例如雇主联合会在上个月就表示,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参与所谓的工业革命4.0 (Industrial Revolution 4.0, 俗称IR 4.0),通过采用高端技术,增加智能系统操作的运作程序,以此减低依赖劳力。因此,即使目前有高达50万人失业,对于长时而艰苦的工作,像是种植,建筑和制造业,依然缺乏本地人问津。

而马来西亚手套制造商协会协会主席苏巴马廉尚穆根(Supramaniam Shanmugam)也希望政府正视该产业面临2万5千名劳工短缺的事实,给予协助。尽管该协会尝试招聘1万名本地人,前来应征的人数却寥寥无几。

建筑业风险大,日晒雨淋,一般也只有移工才会愿意从事这个行业,而且很多工人必须靠不断加班来赚取更高的薪金。(档案照:透视大马)

种植业的园丘地方偏远,生活孤立,因此本地人通常只愿意选择管理层的工作;建筑业风险大,日晒雨淋,一般也只有移工才会愿意从事这个行业,而且很多工人必须靠不断加班来赚取更高的薪金;制造业几乎就是机械式的工作模式,环境单调而封闭,基本薪金不高,移工同样靠加班费来增加收入,这些都是本地人不热衷投入的因素。

我在工作上不时和雇主联合会的会员交流,了解到他们的困境。例如在过去20年,他们已多次要求政府参照新加坡的一站式征聘模式,由一个部会全权负责相关手续。

新加坡的客工招聘由人力部负责,因此马来西亚也应由人力资源部担起这个责任,而非目前的双头马车,内政部既负责发放多个领域的移工配额又负责签发入境签证,权限过大造成滥权舞弊;而人力资源部照理最熟悉产业运作,却只负责监督业者是否遵守与劳工相关的法律,对于目前移工人口庞大,当中多人遭遇劳权侵害甚至人口贩卖的源头 – 任意发放中介执照和不透明的移工引进方式 – 反而束手无策,也无权处理。

这套混乱无序的制度,为雇主们带来极大的困扰。美国,加拿大,澳洲和欧盟等国家是马来西亚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但它们也日益关注这里的劳权侵害问题;国际媒体和机构近年也在这个事情上聚焦东南亚,以致很多雇主既需要劳力,又害怕因为程序不透明而背负强迫劳动的罪名。

马来西亚高度依赖移工,但征聘程序仍然充满陷阱,包括很多雇主不认为劳力输出国那边的征聘程序属于所谓产业供应链的一部分。(档案照:透视大马)

像雇主们就无法掌握劳力输出国的征聘过程。以孟加拉为例,一个工人从乡下到离开国境的过程中,究竟缴付多少不透明的费用?当地的中介是否剥削他们再把成本转嫁到马来西亚雇主身上?这些都是马来西亚政府,资方和国际劳工组织必须深入研究和探讨的问题。

毕竟监管本国的中介和定义与征聘相关的费用,都是相对容易的工作,但若要成立一个劳力输出国中介的审核机构,没有该国政府和民间的配合是不可能成事的。

说到底,马来西亚高度依赖移工,但征聘程序仍然充满陷阱,包括很多雇主不认为劳力输出国那边的征聘程序属于所谓产业供应链的一部分,这些都需要政府更多的研究和立法,使整个移工征聘过程变得合理,理性以及符合本国需求,而非让其成为带有不良意图的人士或单位牟取暴利的途径。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