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疫情笼罩 选民冷待甲州选


透视大马

虽然很想行使自己的投票权,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所以大多数马六甲州选民都害怕出去投票。 (图:欧新社)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马六甲选民对即将举行的甲州选举并不热衷。 

选民告诉《透视大马》,虽然很想行使自己的投票权,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所以害怕出去投票。

一些选民还提及,倾向于采取紧急措施,以防止发生任何不测。

4名以前首席部长依德里斯哈仑为首的马六甲州议员,在10月4日宣布对甲州首长苏莱曼失去信心,并撤回对首长的支持。

这4名州议员包括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伦丶班底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丶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依占以及直落马士州议员艾芬迪。

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随后在苏莱曼的要求下解散了州议会,并必须在60天内举行州选举。

早前,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甘尼宣布,马六甲州选举提名日定于11月8日,投票日落在11月20日。

提前投票日则定于11月16日。


Biro Politik Bersatu menggugurkan keahlian Adun Telok Mas Noor Effandi Ahmad serta-merta susulan tindakannya menarik sokongan terhadap ketua menteri Melaka Sulaiman Md Ali. – Gambar Facebook, 7 Oktober, 2021.

24岁的拉菲达经营着一个饮料摊位。她说,她想投票,但却对去投票中心没有信心。

“我们想投票,但在疫情之下,如何承担风险。我有一个一岁的孩子,我不敢出去。”

至于她的州议员艾芬迪,她说,只要州内和平,谁来执政甲州并不重要。

“我并不失望。这其实并不重要。我们更关心的是经济和我们的安全。”

经营着一个小吃摊的沙华安努亚(24岁)则坦言,他会出来投票,但会看看投票中心是否拥挤。

“如果投票中心很拥挤,那么我可能不会冒这个险。最好是保护自己。”

关于艾芬迪,他说,艾芬迪退出州议会只是政治。

“他们所做的都只是政治。所以我们不插手。但是,当投票的时候,我们将不得不选择最好的候选人。”

在彭加兰峇株
Pengkalan Batu assemblyman Norhizam Hassan Baktee says he had been provoked into ‘babi’ response in yesterday’s Malacca assembly sitting. – Facebook pic, May 12, 2020.

经营杂饭摊的西蒂法丽达(36岁)说,她很想投票,但现在不是选举的时候。

“如果我必须去投票,我会去的。但是,在现在的疫情之下,进行补选是不可行的。

“我不会出去(投票),因为我有两个9岁和5岁的孩子。卫生总监(诺希山)说,我们必须与病毒共存。所以,我们必须小心。”

至于诺依占,她说,他给予村民很多帮助,在疫情期间,他曾通过发放食物援助来帮助村民。

“他给我们提供了粮食援助,并帮助这里面临问题的人们。他所做的事情并不影响我们。”

36岁的努尔哈斯亚娜则阐明,投票是她的责任,但她在出门时会三思而行。

“对疫情的恐惧仍然存在。我们必须格外小心。我将在时间到来时决定(是否投票)。”

哈斯亚娜补充,她并不关心政治或诺依占所做的事。

“我不喜欢政治,但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帮助人民。”

在双溪乌浪 
4名出走的州议员是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伦、班底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土团党直落玛士州议员诺芬迪,以及彭加兰峇株独立议员诺依占。(档案照:透视大马)

64岁的退役军人阿华鲁丁说,他对这种情况感到痛苦,并厌倦了出去投票。

“我不确定我想把票投给谁。我们生活在疫情之中,即使我们遵循标准操作程序(投票时)。我们如何知道我们会安全?”

至于依德里斯哈仑,他说,这是他们的权利,出去投票并选择正确的候选人。

“如果可能的话,在双溪乌浪我们希望看到一位本地候选人。我们是与巫统同在的,但因为巫统被破坏了,我们也被分裂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人则认为,政府应该宣布紧急状态。

“如果有紧急情况,就没有必要进行选举。为什么要随便的把人民的钱花在选举上。我们离大选不远了。为什么要出去投票这么多次。”

他还说,如果有选举,他将考虑出去投票。

在班底昆罗
A billboard with a picture of former Pantai Kundur assemblyman Nor Azman Hassan seen at his constituency of Pantai Kundur in Malacca. – The Malaysian Insight pic by Hasnoor Hussain, October 11, 2021.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选民说,这场不应该发生的选举可能是甲州的一个转捩点。

“这次选举,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新的面孔,一个新的候选人,一个新的政府。不好的是,选举是在疫情期间举行的,这只会给人民和国家带来问题。”

他补充,为了经济和人民的福利,必须迅速解决甲州政权的问题。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