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潘多拉的盒子


唐南发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上周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揭露了多国政要和人权贵在境外“避税天堂”藏有的财富,称之“潘多拉文件”。(图:法新社)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上周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揭露了多国政要和人权贵在境外“避税天堂”藏有的财富,称之“潘多拉文件”,可说名副其实。

所谓”潘多拉的盒子“,指的就是希腊神话中粘土做成的潘多拉被众神赐予各种礼物,包括宙斯馈赠的盒子,在她禁不住诱惑而打开之后,人世间的虚伪,狡诈,嫉妒和贪婪就以各种形式出现。

这批文件所提及的人士包括约旦国王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夫妇。前者通过岸外账户,在英国和美国购买了总值高达1.06亿美元的资产,而我们知道约旦只不过是个中等收入国家,该国政府于2019年公布的国民贫穷率为15.7%。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妻子雪莉(左)竟告诉媒体在签署合同之前,自己并不知道卖主是谁,这可不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大律师的作风。(图:欧新社)

至于布莱尔夫妇,英国媒体 - 特别是国营的BBC - 都强调他们通过一家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购买了伦敦精华地段五月花(Mayfair) 一座价值650万英镑的办公楼,免了5% - 也就是大约31.2万英镑 - 的印花税,此举并不犯法。

布莱尔的妻子雪莉(Cherie Booth)在丈夫于1997年当选首相以前就已经是知名的英王律师(Queen’s Counsel),在英国司法界以精明,犀利和能言善辩著称,购买这座办公楼也是为了专业所需,而她竟告诉媒体在签署合同之前,自己并不知道卖主是谁,这可不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大律师的作风。

其他当然还有英国首相约翰逊所属的保守党的金主当中,好些也在岸外有账户;”潘多拉文件“曝光当天,保守党正准备在曼彻斯特召开年度党大会,因此记者云集,约翰逊对金主的背景当然三缄其口,避而不谈。

其实,拥有岸外账户,基于低税甚至免税的便利而开岸外公司,并非什么滔天大罪,国际机构和跨国企业高层就是主要客户,并不违法,最大的好处是一切保密。

早在19世纪初,因为经济动荡,战乱频仍,欧洲王公贵族和富商为了确保自身的财务和资产利益,纷纷在瑞士成立岸外银行和交易。

大英帝国的鼎盛时期,也在殖民地设立了不少岸外机构,像是加勒比海岛国和新加坡;英吉利海峡的两个殖民小岛 - Guernsey 和 Jersey - 至今仍是知名的岸外中心,英国名流在那里开户置产已行之有年。

但岸外银行之所以为人诟病,近几年更成为国际媒体穷追猛打的对象,主要是因为其缺乏透明的运作模式,成为各国权贵和金融大鳄们的避税甚或洗黑钱的天堂。

“潘多拉文件”点名马来西亚的关键人物,包括前财长达因再努丁、现任财长查夫鲁、前副首相阿末扎希、砂拉越首长的儿子马目阿布等人。(图:法新社)

“潘多拉文件”点名马来西亚的关键人物,包括前财长达因再努丁、现任财长查夫鲁、前副首相阿末扎希(谁会感到意外呢?)、砂拉越首长的儿子马目阿布、世华媒体集团的老板张晓卿和他的弟弟张翼卿、云顶集团的主席林国泰以及一马丑闻主角刘特佐的双亲;甚至公正党前总财政,现任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也赫然上榜。

这些人当中,有的人在文件曝光以后澄清本身并不违法,例如达因就强调他在各国的商业运作都遵守当地的法律,还特别发文告指责《当今大马》喜欢针对他。

但已故记者巴里韦恩于《马来西亚的独行侠:动荡时期的马哈迪》一书当中就列举大量证据,证明达因于1980年代担任财长期间,如何透过巫统的公司为自己建立庞大的商业王国。

在2016年以前,无论是公正党或行动党都动辄引述韦恩的文字,批判马哈迪和达因的朋党主义;自从和马哈迪结盟以后,只字不提此书。

我们固然不必立马给这些人定罪,毕竟岸外账户和资产确实不违法,虽然他们财富的来源叫人好奇潘多拉文件出世,让我们清楚看一个阶级分明的社会。以上所述的这些人,他们的生活和世界本来就是我们这些草民永远无法想象的。

我感到好笑的是,那些在慕尤丁掌证时期喜欢嘲笑多个部长违反抗疫SOP而不受对付,因此是dua darjat(两个阶级)的人,可曾回顾509大选期间,他们又是如何拥戴达因这些“救国”富豪的呢?难道dua darjat是2020年希盟垮台以后才出现的吗?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