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为什么希盟无法进步?


唐南发

雪州希盟政府尤其可耻,因为它自诩“进步亲民”,在PJDL和其他收费大道的课题上却只看到所谓的“经济效益”。(档案照:透视大马)

雪州希盟政府在八月底的州议会上表示“原则上”同意兴建八打灵疏散大道(Petaling Jaya Dispersal Link,PJDL),引起一些争议之后,至今已超过一个月,当局保持优雅的沉默,暂时不再公开谈论,是以时间换取空间的策略。

且看回希盟的《希望宣言》是怎么说的:“希盟将全面检讨所有的收费大道合约。我们会以谈判的方式以最公道的价格逐 一回购所有收费大道的股权,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最终取消大道收费。希盟认为,建设基础设施如道路和高速公路,是政府对人民应尽的责任。”

在联邦执政以后,希盟的确尝试以降低大道收费的方式,放眼未来,打造一个无收费大道的社会,并提升公共交通。然而,当雪州政府表示不反对PJDL,同时提不出一个完整的交通规划,甚至不愿意认真研究改善人行道和候车亭等公共设施之时,意味着我们未来将继续被收费大道的阴影缠绕。《希望宣言》果然不是圣经,无需守住承诺。

八打灵疏散大道计划一旦通过,也势必冲击八打灵市的几个老社区。(档案照:透视大马)

城市范围之内的高速大道 – 特别是高架大道 – 在全球已经是一个过时而落伍的发展模式。就以曾经在1950到1970年代疯狂修建高速大道的美国为例,加州的洛杉矶,德州的达拉斯和纽约州的水牛城虽然拥有大量的高速大道,民众却因为没有完善的替代公共交通选择而饱尝堵车之苦。 

这些大道非但无法解决在地的交通需求,还破坏了原来的生态和居住环境,甚至把原本舒服的社区切割,居民之间不开车就无法互相往来。

这种情况就和八打灵市内多个区(Seksyen)彼此之间得依靠汽车来联系一样,因为公共交通落后,人行道残破危险,步行等于企图自杀,而高速大道横空出世又阻隔了各个地区的居民,白沙罗蒲种大道,西部疏散大道和新班台谷大道就是导致生活品质恶化的罪魁祸首,PJDL一旦通过,也势必冲击八打灵市的几个老社区。

当民众被迫依赖汽车以后,八打灵市议会就缺乏意愿投入更多资源改善人行道,或培养健康舒适的步行文化,提倡这些措施的人反而被视为刁民或噪音。

但现在的美国人也越来越清楚,如果不适当遏制依赖汽车的文化,最终受害的是整个自然环境和生活品质。纽约州的水牛城有两条大道恶名昭著,即Kensington (33号公路)和Scajaquada (198号公路),环保人士和民众已发起将之缩减甚至完全拆除的运动,因为它们穿过两座公园,对环境和居民的生活造成严重的污染  。

全美各地反对兴建大道或要求拆除现有大道的呼声也此起彼落。就此,拜登政府的回应是投入更多的资金改善公共交通和相关设施,因为调查和研究显示低收入者既没有经济能力供养车子,欠缺公共交通也使他们在通勤方面出现困难,贫富悬殊更为严重。

城市范围之内的高速大道 – 特别是高架大道 – 在全球已经是一个过时而落伍的发展模式。(档案照:透视大马)

其实马来西亚也面对同样的情况。无论是联邦或州政府,总是积极批准收费大道计划,对改善公共交通,让低收入者有通勤的替代选择从来不是它们所关注的方面。

雪州希盟政府尤其可耻,因为它自诩“进步亲民”,在PJDL和其他收费大道的课题上却只看到所谓的“经济效益”,例如惠及各个级别的承包商,制造就业机会等等,但低收入的未来世代却要承担继续付费而无法享有世界级公共交通服务的后果。

最重要的是联邦和州政府对承建大道乐此不疲,其实说明朋党主义严重,以及马来西亚的经济转型彻底失败,只能不断依赖利惠政客和朋党,伤害贫苦百姓的产业,不断批准收费大道就是一例。

希盟庆幸的是其支持者多数对巫统,土团,伊斯兰党和马华公会恨之入骨,因此再多的倒行逆施也不一定能掀起反风。换言之,它们今天的支持是建立在对政敌的厌恶和仇恨之上,这也正是它们无法进步的主因。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