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取13.5万年轻选民支持 砂州朝野角力白热化


透视大马

随着古晋高庭谕令布城及选委会加快落实18岁及以上青年选民的登记工作后,年轻选民手中的一票,使他们成为各党在来届大选中竞相争夺的对象。(档案照:透视大马)

政治分析人员指出,砂拉越执政党——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在来临的州选中争取18至20岁新选民的支持,占有优势。

尽管如此,分析员也一致认为,13万5000名新的青年选民将投票给谁,以及他们最有可能站在政治分歧的哪一方,目前仍是未知数,一切只靠猜测。

随着古晋高庭于9月3日谕令布城及选委会加快落实18岁及以上青年选民的登记工作后,这些年轻选民手中的一票,使他们成为各党在来届大选中竞相争夺的对象。

政治分析员詹运豪及崭露头角的年轻政治人士薛斯政皆声称,“我们正处于未知领域。”

他们指出,由于这将是18至20岁的人第一次投票,没有任何数据或趋势可以依据,因此现在难以判断或预测这些新选民将对州选举产生什么影响。

詹运豪指出,虽然民调显示“有一个强有力的论点”,即年轻人普遍反体制,他们喜欢政治来为他们的利益服务,而他们一般上认为政治人士并没有基于年轻人利益服务,可能砂州的情况又不一样。

他以青年组织“Undi18”的情况为例,他说,这个组织针对首相、大马政府和选举委员会推迟实施选民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的决定,入禀吉隆坡高等法庭兴讼,提出司法检讨,但是该组织的砂拉越分会却是倾向于砂盟。

詹运豪说:“他们声称是独立的,但他们不是。”

他补充,“所有”据称以年轻人为目标的组织,都是直接或间地接与州政府有关。

无论如何,他说,随着来临选举有大批新选民,意味着所有政党都必须针对这群年轻人进行特别宣传。 

“他们(政党)不能再忽视年轻人了,必须有特别针对年轻人的项目。

在这起司法检讨案件中,Undi 18首席法律顾问薛斯政可能以反对党候选人的身份参与选举,而他强烈否认新的年轻选民会像猜测那样,倾向于支持和投票给反对党。

“没有数据显示这个年龄层的年轻人会投票给反对党。” 

不过,他说,有数据显示年龄介于21至35岁的砂州选民普遍倾向于反对党。

在来临的砂拉越州选中,13万5000名新的青年选民成为各政党竞相争取支持的对象。(档案照:透视大马)

首个提出司法检讨的申请人艾文(音译)告诉《透视大马》,砂州新的青年选民将支持任何主张他们利益及对他们而言很重要的课题的与人或政党。

19岁的他说,年轻人还希望摆脱“鼓励肮脏政治的旧面孔”以让“政治焕然一新”。

“他们希望在(提议的)改革和新政策中有发言权。”

他说,13万5000人的声音肯定大到足以被听到且注意到。

砂青年及体育部曾就这群年轻选民将对州选举带来的影响展开一项调查,但表示“有太多敏感的东西”而拒绝分享调查结果。

2019年7月16日,国会下议院全票支持,无反对的情况下,通过投票及参选年龄降低到18岁,同时推行自动选民登记。

国会上议院随后以超过三分之二票数通过2019年宪法修正案,支持票47张,零反对票,并三读通过18岁投票。 

有关修正案本应在7月21日完成,但以前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延迟落实18岁投票的决定至2022年9月。 

包括艾文在内的5名大马青年为此提出司法检讨,他们是薇薇茵(译音)、魏可茵(译音)、张瑞恩(译音)以及莎丽法,并把前首相慕尤丁和选委会被列为答辩人。

古晋高庭于9月3日指示选委会必须在12月之前采取行动,落实18岁投票。

司法专员萧豪威(译音)作出裁决时指出,选委会延迟落实18岁投票至2022年9月的决定,是”不合法“以及”非理性“的行为。

艾文指出,他个人原本对政府遵循庭令以在年杪前落实18岁投票“不抱任何希望”。

他说,当局最终必须这么做,因为不遵守或拒绝遵守庭令不仅是藐视法庭,政府还会面临其他后果。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