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走投无路借阿窿 无力还贷被恐吓“做妓女”


陈安棋

大耳窿采用“滚雪球”的手段,让原本借贷数千令吉者,最终需要付还上万令吉。(档案照:透视大马)

新冠肺炎疫情无情的打击,令不少民众丢失饭碗失去生计,就连商家也走投无路借大耳窿度日。

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局指出,警方在今年首8个月接获683宗遭大耳窿暴力追债投报。

该局总监莫哈末卡马鲁丁说,原因是不少人失业后向大耳窿借贷,最后无力还钱而遭到大耳窿暴力追债。

《透视大马》向数个单位的投诉局了解,除了民众失业断生计,还有许多借贷者是老板,他们在全面封锁下无法营业生意,导致面对周转不灵问题而被迫借大耳窿。

民政党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林华正受访时说,今年接获与大耳窿有关的求助个案中,求助者以女性占多数。

“她们有个共同点,就是从事美业,例如美容、理发店等。”

他解释,上述行业在全面封锁期间无法营业,导致业者面对现金流问题,急需现金周转而借大耳窿。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少人失业后向大耳窿借贷,最后无力还钱而遭到大耳窿暴力追债。(档案照:透视大马)

“结果高额利息让借贷者的款项如雪球越滚越大,最终没有能力偿还。”

他补充,今年至少接获超过10宗大耳窿求助个案。

他说,一些经过协调,大耳窿答应让借贷者只还母金,一些则不答应,继续使用不同方式来骚扰借贷者。

他指出,大耳窿使用各种羞辱方式追债,其中一名女性借贷者,还被大耳窿指着说“如果没钱还,就去做鸡(妓女)”。

“借贷者不是不要还钱,而是没想到疫情爆发那么久,封锁又那么久,无法做生意,收入大受影响。”

他指出,许多大耳窿都在在网上寻找目标,并假扮成银行借贷,可以24小时批准,令不少人上当。

因为一场新冠肺炎,不少社会基层人士生活陷困顿,失业的打工族为了生活、老板为了发薪水给员工、甚至家庭主妇为了维持家计,向大耳窿借钱。(档案照:透视大马)

“有些则要你先付程序费才能借贷。我希望大家提高警惕,社交媒体的这些单位且使用这些手法,不是大耳窿就是老千,千万不要掉入陷阱。”

他认为,如果借贷者真的急需资金,就应该直接上门去银行查问。

另一方面,行动党雪州社青团公共投诉及服务组主任李文彬认同警方的说法,即近来收到最多大耳窿求助个案,都是从网络借贷。

“我也将他们称为老千阿窿,因为即使借贷者只是借了1000令吉,但最后要还贷的数目是好几倍。。如果不还,大耳窿就会对借贷者作出一连串动作,包括破坏屋子、丢漆、脸书帖文污蔑他欺骗感情,各种手段来攻击直到他还钱。”

林华正则补充,本身还有一宗个案是,从去年借了3万令吉,结果高利息计算下,还了4万令吉,最后大耳窿反指还欠5万令吉,掉入无底深渊。

“他拒绝继续还钱,结果被大耳窿恐吓,他只好多次报警,但警方说,如果只是口头恐吓,没有实际行动是无法将对方逮捕。”

他续说,随着政府放宽许多经济活动,美业陆续可开门营业,希望大耳窿也能停止骚扰,让他们可以尽快做生意还钱较实际。

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局指出,警方在今年首8个月接获683宗遭大耳窿暴力追债投报。(档案照:透视大马)

另一方面,吉隆坡中华大会堂秘书长兼隆华堂会员福利及公共服务局主任薛富丰也说,本身在短短2个月内接获7宗有关向大耳窿借贷的求助,借贷者多数面对经济困难的企业家。

“现金流动在全面封锁下受到很大影响,尤其对很多大企业。最近我处理的一宗案件是,这名老板有一间价值300多万令吉的工厂、100多万令吉的店铺和7间不同类型的屋子而陷入了经济问题。结果跑去借大耳窿欠下100多万令吉。”

他说,如今非法大耳窿很懂得将其包装成合法贷款,清楚列明借多少还多少的条规,博取借贷者的信任。

“一开始,只要你准时还款都不会有问题。但当大耳窿看到你准时还债时,就会游说你继续借贷,当只要你其中一期没有办法准时还钱,就等于毁约,数额得重新计算。”

他猜测,许多企业家上当都是因为不晓得阅读国语和英语文件而被骗。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