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雪州希盟严缺诚信


唐南发

雪州希盟政府终于屈服于公众压力,宣布撤销开发部分北瓜拉冷岳森林保留地,使之重新回归宪报当中。(档案照:透视大马)

雪州希盟政府终于屈服于公众压力,宣布撤销开发部分北瓜拉冷岳森林保留地,使之重新回归宪报当中。

从2008年3月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推翻国阵政府以后,民联/希盟在雪州执政已超过13年,且于上届大选中以狂风扫落叶的姿态,在56个州议席当中夺得51席,近乎彻底瓦解国阵。尽管2020年2月喜来登事变以后,希盟政权因为土团党出走而受到挫折,基本上依旧是一个强势政府。

民联/希盟不但连续13年顺利执政雪州,面对的还是扶不起的窝囊在野党,以致它开始漠视民意。雪州政府在北瓜拉冷岳森林保留地的决策过程,就展现出十足的傲慢。

雪州政府在北瓜拉冷岳森林保留地的决策过程,就展现出十足的傲慢。(档案照:透视大马)

诚如反对八打灵疏散大道计划的委员会于文告中所言,哥打安格力州议员纳兹旺曾于去年11月动议,撤销将北瓜拉冷岳森林保留地从宪报中撤除的计划,并得到州议会一致通过。

纵然如此,负责环境与原住民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不顾民众反对,反而在州议会中表示议员的个人动议“对州行政议会的决定没有约束力”,其傲慢令人侧目。

回顾2015年,当时纳吉所领导的联邦政府因为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被在野联盟和媒体攻击得焦头烂额,时任八打灵南区国会议员的许来贤甚至宣布将在国会中提呈个人动议,对纳吉投不信任票,还被当时的议长列入国会议事表第25项。

虽然之后因为民联其他领袖担心弄巧反拙让纳吉成功保住相位,许来贤撤回动议,但他的行动足以说明个人议员的动议是具有效应的,万一事成,纳吉就得黯然下台。

如今许来贤罔顾去年11月州议会集体通过表决,表现出他对个人议员动议的蔑视,只不过露出政客本来面目而已。当然,根据内阁集体负责的精神,雪州行政议会从州务大臣阿米鲁丁以降的每一个成员都必须为此决定,接受民众的批判。

如今许来贤罔顾去年11月州议会集体通过表决,表现出他对个人议员动议的蔑视,只不过露出政客本来面目而已。(档案照:透视大马)

说到阿米鲁丁,就不得不提到他于今年初于当今大马的访问中,指责批评倡议中的八打灵疏散大道者,将该大道计划与2015年遭当时的雪州民联政府否决的金銮-白沙罗大道等同起来“肯定不公平”。 但阿米鲁丁本身在其有份签名的雪州希盟领导层文告当中,也承诺不会批准“类似”的大道。 

在这个问题上,雪州希盟议员的谈话不尽不实。去年9月初,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要该公司去了解民意,不愿透露州政府是否已经核准;但前个星期的州议会上,负责基建的行政议员依兹汉哈欣承认州政府于去年9月30号的会议中已“原则上同意”了该项大道计划。同样是行政议会成员,黄思汉难道过去一年都被蒙在鼓里? 

而我个人和居民在过去一年中多次与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接触,试图了解进展,所得到的答复都是“州政府告知尚未接获任何申请”。但依兹汉日前在州议会当中的谈话,不就证明当局早在一年前已然接到申请书甚至“原则上同意”吗?那为什么州议员得到的是相反的答复呢? 

事实上,反对八打灵疏散大道计划的组织已经证明其与金銮-白沙罗大道高度相似。既然如此,雪州政府何必浪费公款,“原则上同意”考虑一个重新包装,新瓶旧酒的项目? 

根据内阁集体负责的精神,雪州行政议会从州务大臣阿米鲁丁以降的每一个成员都必须为此决定,接受民众的批判。(档案照:透视大马)

横看竖看,城市地区的高架大道都是一个过时的产物。从韩国首尔,太公曼谷,印尼雅加达到美国的南加州和德克萨斯州,错综复杂的高架大道非但没有成功解决交通堵塞的问题,反而破坏生态,污染环境。一个优质的社会,应该注重的是完善的步行,骑车和公共交通设施,像当年首尔市长李明博拆除高架桥,整治清溪川,成了全球都市优化的范例,更别说首尔四通八达的地铁系统如何改善了首都居民的生活品质。

我不能说希盟对这些一无所知,毕竟他们的希望宣言 写得具体而漂亮的。但如今堂堂一个州政府,竟然违背希望宣言中关于环境生态,原住民生活习俗和公众交通的承诺,试问谁还能相信雪州希盟政府的任何一句话?一个无法在州内兑现选举诺言,甚至曾经在短暂的希盟联邦政权之时公然表示“宣言不是圣经”的联盟,凭什么要求选民给他们中央执政的机会?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