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检讨公共领域的外包服务


唐南发

就以清洁服务为例,2015年3月,卫生部和五家公司签署为期10年的外包合约,每年支付13亿令吉换取对方为政府医院提供支援服务。(档案照:透视大马)

日前,媒体报导巴生一家政府医院有一名印尼籍清洁女工因为尚未接种,结果工作之时感染了新冠肺炎而逝世,这是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

卫生部没有审慎调查(due diligence),确保医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注射疫苗,以保障他们的安全,是疏忽职守。因此,医院当局不应该只把责任推给雇用该名清洁女工的Radicare,而是彻查并采取纪律行动,否则无法保证同样的悲剧不会重演;同时对死者的后事负起责任,包括给与其家人适当的赔偿。

但这起事件所折射出来更大的问题是公共服务私营化所产生的恶果。

外包制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一旦发生工伤意外甚至死亡,会出现责任归属以及赔偿的纠纷。(档案照:透视大马)

马来西亚目前近乎免费的公共医疗服务(即全民保健,universal healthcare coverage)其实承袭了英国1948年正式落实的国民保健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因此独立之后的头30年期间,所有政府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是公务员。

到了1980年代,马哈迪担任首相之时,却深受来自英美的私营化浪潮影响(例如当时英国撒切尔夫人率先将NHS医院的“非关键服务”外包给私人企业),开始推行公共服务私营化的政策。

1995年,时任财政部长的安华宣布政府把包括医院在内的公共体系支援服务,例如清洁,保安,维修,医疗废物处理和清洗床单等,外包给私人公司。

当时马哈迪政府的主张是私营化能够减轻国家的财务与行政负担,改善生产力,促进经济成长,以及缩小公务员体系等,但我们在检讨过去将近40年的私营化,会发现许多公共服务在外包甚至出售给执政集团的朋党企业之后,亏损连连,服务品质不升反降,而公务员体系也变得更加臃肿。

就以清洁服务为例,2015年3月,卫生部和五家公司签署为期10年的外包合约,每年支付13亿令吉换取对方为政府医院提供支援服务,其中四家是国库控股Khazanah的子公司所拥有,另外一家就是Radicare,即最近不幸染病逝世的移工的雇主。

很多原本应该是公务员体系之内,享有应得福利的人员,最终被排除在外,医院的清洁工人就是一例。(档案照:透视大马)

因此,很多原本应该是公务员体系之内,享有应得福利的人员,最终被排除在外,医院的清洁工人就是一例。由于是合约制,这些工人在向银行贷款之时普遍面对困难;万一资方转售公司,即使获得续聘也可能因为重新签约而失去之前所累积的年假或花红等。而外包制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一旦发生工伤意外甚至死亡,会出现责任归属以及赔偿的纠纷,近日Radicare移工的个案就突出了外包制问题的严重性。

过去几年,社会主义党的积极整顿马来西亚半岛政府医院支援服务私人工友联合会,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例如成功施压其中一家国库控股的子公司撤回不承认清洁工友与前雇主所签署的集体协议的决定。但马来西亚整体的工会会员比例不及全国工人人口的7%,仍然偏低;而移工虽然可以加入工会,但因为外籍身份的关系,更容易面对资方的阻挠甚至威胁。即使入会,目前的《工会法令》也不允许他们参与领导层竞选,这些都是需要改革的地方。

回顾以上所述,可以发现我们今天在公共服务方面所面对的许多问题其实源自于1990年代马哈迪和安华的新自由主义政策。马来西亚走出他们两个人的时代只是时间问题,但要处理他们当年所遗留下来的负面遗产却困难得多。

如果安华还有志争取首相大位,还请他先彻底检讨当年的政策,提出一个真正能够改善中低阶层人民经济和福利的愿景,让人看到他和再度回归的保守势力之间确实有着显著的区别,否则民众为什么一定要再给他机会呢?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