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疫情与政治乱局


唐南发

笔者认为,慕尤丁之所以老神在在,正是因为在野联盟无法推举共主,取而代之。(档案照:透视大马)

过去两个星期,马来西亚每天接种50万剂左右的新冠疫苗,至今已有23.6%的成人完成疫苗注射;至少接种一剂疫苗的成人人口则达到 45.7%。

马来西亚目前的接种率节节攀升,确实很标青,很显然是慕尤丁政府控制疫情失败,试图以火速接种的方式弥补失误,但也和凯里个人的政治企图心有关。

随着本周巫统领导层宣布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整个政府如今已进入苟延残喘的阶段,唯一看起来还能掌握状况和执行任务的只剩下凯里。这位曾经仰赖其岳父,也就是前首相阿都拉的政治精英,一度权倾一时,不可一世,还不时发表种族性言论,从暗讽印裔社群垄断运输业和书报派送,到把当时愚蠢的希山慕丁摆上台举马来剑,经历过阿都拉时代的人不可能忘记他当年令人厌恶的嘴脸,所以我对他向来很有保留。以他一贯骑墙的个性,无人能够保证一朝权力到手,他会不会故态复萌。

随着本周巫统领导层宣布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整个政府如今已进入苟延残喘的阶段,唯一看起来还能掌握状况和执行任务的只剩下凯里。(档案照:透视大马)

无论如何,2008年的政治海啸冲垮阿都拉政权,凯里卧薪尝胆多年,到纳吉时代后期才又被重用,孰知2018年509大选国阵垮台,他也跟着下野,直到马哈迪自我瓦解希盟政府,他又得到东山再起的机遇。

十三年不长不短,却足以让凯里沉着应战,成功走出阿都拉的影子,建立本身的形象,这点绝对比凭借父荫,两次在州务大臣任内被拉下马的二世祖阿斗慕克里来得强。

因此,疫苗接种如今就是凯里累积政治资本的翻身战。只是此刻政局瞬息万变,马哈迪又蠢蠢欲动,企图再弄垮一个首相为自己加分,同时洗刷史上任期最短首相之耻。

而马哈迪和凯里结怨几乎长达二十年,从后者幕后操控阿都拉政府边缘化老头的影响力,到在巫统青年团团长选举中击败慕克里,到与纳吉政权不离不弃直到国阵垮台,一心想扶植犬子上位的马哈迪可不会轻易原谅他。万一他成功透过其念兹在兹的国家复兴委员会再度回到权力核心,会不会干扰目前有序的疫苗注射工作,值得关注。

尽管慕尤丁对此建议反应冷淡,马哈迪已一意孤行,昨晚上主持了相关委员会的线上讨论会。有趣的是,卫生部总监诺希山也出席并做了汇报。在这风口浪尖上,诺希山的参与或代表慕尤丁向马哈迪阵营示好的举动。

国会副议长阿莎丽娜日前传出将辞去副议长一职,但将近三天过去,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档案照:透视大马)

当然,凯里在疫苗接种方面的野心也让人一些前线工作人员因为人手不足而不满,他若不善加处理化解,这些负面情绪肯定会被马哈迪和其他敌对势力利用,他也可能因此再次在政治上摔一跤。

除了凯里,巫统另一个引人瞩目的年轻领袖是国会副议长阿莎丽娜。日前传出她将辞去副议长一职,引来好些希盟支持者赞赏,称她有原则。但将近三天过去,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对于阿莎丽娜,我同样有所保留。2002年1月玻璃市的英迪拉加央岸州议席补选,我亲眼目睹她率领巫统女青年团,嚣张滋扰在野党的竞选人员;2018年初,她也以时任首相署部长的身份在国会推动反假新闻法案,为纳吉所倚重。

马来西亚选民甚少从教训中学习。希盟支持者至今尚未走出因为误信马哈迪结果被出卖的伤痛,对喜来登政变的推手慕尤丁和阿兹敏更是深痛恶绝,因此只要是与这两人对着干的,就不吝给予掌声,也不在乎这些人是否改革派。

想推翻慕尤丁的人,疫情肆虐之时,首先必须能够确保有完整和全面的替代政策,并确保目前顺畅有效的接种程序不受影响。否则,光凭一股怨气,推倒了慕尤丁却让巫统的法庭簇群或马哈迪的势力回锅执政且重创抗疫工作,最终受害的还是民众。

在这风口浪尖上,诺希山的参与或代表慕尤丁向马哈迪阵营示好的举动。(档案照:透视大马)

再说,慕尤丁之所以老神在在,正是因为在野联盟无法推举共主,取而代之。譬如马哈迪本人在星期一参加了硬闯国会的在野联盟大戏之后,隔天又忽然改口风,说疫情期间自己不该出席,其实是在暗示不支持安华为替代首相人选。

换言之,假设在野能够放下私心和歧见,共同提名替代首相人选,就比阿末扎希和纳吉这些纸老虎的怒吼强得多,或许不必等到九月才知道慕尤丁会不会垮台。

马哈迪若真有心要安华接班,此刻就是兑现承诺的最好时机。以他的影响力,登高一呼推举安华为在野联盟的首相人选,全力支持,慕尤丁就如坐针毡了。但马哈迪列出了一张国家复兴委员会的名单,安华不在里面,反而轻量级公正党国会议员法米赫然上榜。这岂不是让当初以为他会顺利交班给安华以“愈合马来社会伤痕”的人再次难堪吗?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