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医生与希波克拉底誓言


在抗议期间,常驻医生会代为照顾参与抗议活动医生所照顾的病人,若需要紧急援助,合约医生也会第一时间赶回病房。(档案照:透视大马)

合约医生日前在全国举行“合约医生罢工组织(Hartal Doktor Kontrak)抗议活动,以表达他们对目前受雇款的条件的不满。

这些筋疲力尽的医生是在走投无路而迫不得已采取行动,明确向政府阐明立场,要求立即解决他们合约员工的困境,并寻求全面的长期解决方案。

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没有半生不熟的解决方案。

这就解释了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不顾当局的警告和巨大的恐吓——甚至以牺牲某些人的善意为代价,坚持罢工。

卫生总监诺希山也语带警告这些医生莫忘初衷,谨记“primum non nocere”(医生首要的考虑是切勿伤害到病人),这似乎言过其实了,尤其医生已经承诺采取适当预防措施,以免他们的病人不会在抗议期间陷入困境。

在抗议期间,常驻医生会代为照顾参与抗议活动医生所照顾的病人,若需要紧急援助,合约医生也会第一时间赶回病房。

所以,这些医生并非不负责任,实际上,这也不是真正的罢工,因为所谓的罢工会造成干扰,而这也被视为正常的情况。

换句话说,这项抗议活动其实并非如一些人所希望我们相信,会让整个公共医疗保健系统陷入混乱。

这应被视为一种提醒政府和公众,让他们理解合约医生多年来受到不公平对待,但仍应与永久医生一样努力工作。

此外,合约医生难道就不该如任何其他公民般,享有在联邦宪法所阐明的公开表达自由吗?

我们应该紧记,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医生在条件欠佳或令人遗憾的情况下工作之余,还得在医疗设施有限的情况下应对激增的患者。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次罢工也是对床位、氧气供应和其他重要医疗设备短缺的警告。这项抗议是为了确保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设备齐全并能长期运行。

如上所述,疫情已经显示合约医生不眠不休的地工作以挽救国人的生命——有时甚至将他们同样宝贵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显然,这就是烙着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向这些合约医生发出严厉警告和采取各种形式的恐吓,并不是当局对他们优异工作给予赞赏的好方法,尤其是在疫情期间。

这些医生不同于政治人物,他们通常不是寻求高薪和其他津贴的自私自利的专业人士,而只是要确定自己的职业道路和正义,这是过分的要求吗?

与任何其他专业人士和雇员,工作保障和公平的工作条件对医生及他们的家人和亲人都非常重要。

政府应该在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上投入更多资金,以确保其长期持续的发展,尤其是在医务人员的人手供应充足,这理应是其优先事项之一。

为这些医生提供延长合约形式的“胶贴”并非解决我国公共医疗系统问题之道。

无论是通过罢工或其他形式的公开表达,不公正的行事情都得指出。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