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提高职场的防疫成本


唐南发

加强筛检,有助遏制职场感染群。(档案照:透视大马)

卫生部总监诺希山日前披露,在重新实施全面封城的首个月,工厂的武汉肺炎病例就占了职场病例的60%,或该月全国病例的10%。换言之,436个职场簇群当中,227个发生在制造业,其中86个在雪兰莪州。

除了制造业,服务业和建筑业也是病例暴增的领域。

尽管贸工部长阿兹敏否认制造业是疫情的罪魁祸首,无可否认的是其部门任意签发准证,允许多家工厂运作,也是导致病例有增无减的主因之一。

雪州州务大臣也承认,该州高达80%的病例源自工厂,而建筑业则占了11%。

我对这些数据丝毫不感意外。如我上周专栏所言,马来西亚大部分的产业仍然是劳力密集型,因此大量的病例源于工厂和工地是必然的结果,民众不应该就此责怪移工,而是深思这些建基于劳力剥削的经济模式究竟还能延续多久,而整个社会又将承担多大的代价。

无论如何,雪州政府已透过雪兰莪疫苗计划(SelVAX),耗资2.37亿令吉向发马(Pharmaniaga)预购250万支科兴疫苗,以期为125万人接种,包括移工在内的100万个工人,费用由雇主承担。

过去半年疫情升温,习惯从族群角度看问题的马来西亚人就已互相指责,例如马来人认为华裔喜欢私下群聚(也确实发生好些酒吧违规营业遭取缔的个案),而华人则怪罪开斋节市集导致簇群不断。

事实上,当工厂,工地和商品服务场所于去年第一波疫情结束之后陆续恢复正常运作以来,病例也在悄悄增加。

据我所知,人力资源部官员于年初就已向一些大厂家和建筑商提出建议,要求工厂和工地缩短运作时间,并采取短轮班制,减少人力流动和拥挤,却遭对方断然拒绝。

原因无他,资本家不能让自己承受任何损失;花了大笔钱把移工带进来,自然也不愿意让他们拿全薪却只开半天工。贸工部在这方面不配合,其他人也无可奈何。

在疫情恶化之际,政府不能把问题都归咎在移工身上。(档案照:透视大马)

既然厂家和建筑商把自己视为关键产业,坚持要工厂和工地照常开工,就得在职场卫生与安全方面投入资本,具备完善的防疫措施,让工人们可以在安心的情况下工作,减低感染病毒的风险。

除了花钱做宣导,以及随时添加必要的防护和医疗配备,还得不时测试工人们的防疫意识,确保他们认真看待,遵守防疫准则,而非完成一次宣导就了事。

不定时复习才能让所有人员了解这场疫情的严重,必须认真对待,定时付费邀请专家提供现场讲解和培训也是不可省略的成本。

对于染病的工人,资方除了承担所有医疗费用,照旧支付薪金之外,还必须透过人事部安排,营造一个没有歧视,去污名化的工作环境,让康复后重新归队的工人感到被关怀和接纳,也会让其他人员更慎重看待防疫。

这些建议听起来很理想化,也会有人嗤之以鼻,但现实就是资方既然想继续赚钱,民间又希望经济活动持续以带动生产,不把职场的工作人员照顾好的话,最终只会加重公共卫生危机。

要吗,全面封锁工商活动,要吗,提高运作成本。这个世界毕竟没有两全其美这回事。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