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期间剥削员工 打工族要政府对付违规老板


人力资源部在全面封锁(FMCO)期间,接获超过1000宗雇主违反规定的投诉。(档案照:透视大马)

由于人力资源部在全面封锁(FMCO)期间,接获超过1000宗雇主违反居家作业规定的投诉,对此职工总会要求当局向民众交代如何对付违规的雇主。

雇主违反规定的范围,包括强迫员工在家加班或者强制员工返回公司工作。

大马职工总会(MTUC)指出,该部应该设立一个明确的规定,以防止员工权益遭剥削或具有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

“不要只是接受投诉,当局应该向犯错的雇主採取行动。向外界树立一个榜样。”

该会主席阿都哈林曼梳指出:“政府不要只会接投诉,要行动。”

他认为,人力部应该拟定一份指南,确保雇主遵守相关规定。

他指出:“在该份拟定指南内告诉雇主该做与不该做的。再者,不是所有员工清楚知道自己的权益,所以需要加以解释。”

阿都哈林曼梳认为,人力部应该拟定一份指南,确保雇主遵守相关规定。

大马职工总会原定去年举行选举,惟受到行动限制令影响而展延选举。

人力资源部于本月初告知,当局在全面封锁期间,接获1120宗有关雇主违反标准作业程序(SOP)的投诉。

部长沙拉瓦南指出,该部所接获的投诉中,有者被指强迫员工加班,有者强制员工到办公室上班,有者是办公室上班人数超出了指定的人数。

根据标准作业程序,私人领域必须让40%员工居家办公。

接获投诉的日期介于5月25日至6月3日,涉及地区包括雪隆。

在保安系统公司任职经理的克拉丽丝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指出,其上司一直强迫那些能在居家完工的员工返回公司作业。

她说,其上司以公司已取得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批准信函为由, 要求员工到公司上班。

沙拉瓦南指出,该部所接获的投诉中,有者被指强迫员工加班,有者强制员工到办公室上班,有者是办公室上班人数超出了指定的人数。(档案照:透视大马)

“其实我们都可以在家完成工作,但公司不允许。雇主指他们已取得相关部门批准件,我们不得不回公司。”

“虽然我们没有加班,但办公室很多人,我们被迫到公司上班。”

另外,一名数码营销人员杰森亦面对相同的问题。他说,那些可在家完成工作的员工都被指示回公司上班 。

面对上述的情况,克拉丽丝和杰森都没有向人力部投诉,因他们认为此举毫无意义,而且雇主可轻易找到举报者。

杰森指出:“雇主会尽一切努力找到投诉者,而投诉的员工就有麻烦。”

另一方面,办公室秘书黄淑珍(译音)指出,虽然雇主没有指示他们返办公室上班,但他们在家工作时间相对更长。

她说:“不过这不是强迫性的。我们给予自由的工作时间,有者因为时间太多,而选择较长的工作时间。”

“截至目前,我没有听闻有员工被迫在家加班。若真有此事,即属违法。”

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三苏丁认为,必须设立一个机制,来减少雇主与雇员之间的不信任。(档案照:透视大马)

信任问题

对于有关投诉,雇主欲捍卫自己的立场,他们认为无法监督在家作业的员工,欠缺一些保障。

对此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三苏丁认为,必须设立一个机制,来减少雇主与雇员之间的不信任。

他指出,目前都没有相关机制。雇主都希望设立一个机制来确保员工在家工作时间长达8小时。

“两者之间都需要信任,但当中也存在不信任。当员工不在公司时,雇主无法追踪员工。”

三苏丁说:“所以也引发一些雇主在下班时间后都会要求员工工作的情况。”

不过,他强调,雇主必须支付加班费给那些超时工作的员工。

“雇主不能轻易指自己员工没有工作8小时。”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机制,以避免这些不必要的问题或不信任。”

在限行令期间,员工有权利拒绝逾时工作与获得加班费。(档案照:透视大马)

另外,社会主义党劳工局主任西瓦兰嘉妮认为,就算雇主愿意支付加班费,但雇主还是不能强迫员工逾时工作。

因此,员工有权利拒绝逾时工作与获得加班费。

她说:“我认同此事存在信任问题,但员工们在雇主要求加班或可获得加班费时,都要勇于说‘不’。”

她指出,该党在这期间接获了一些投诉。

西瓦兰嘉妮说:“我们鼓励雇员向管理层反映此事,若无法解决,他们可向劳工部投诉。”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