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成前车之鉴 GPS可借鉴沙人联竞选模式


透视大马

大多数人认为砂拉越将在明年首个季度举行州选,砂拉越政党联盟的任期在6月届满。(档案照:透视大马)

政治分析员詹运豪认为,在观察了民兴党+(Warisan Plus)沙巴败选的经历,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在来临的州可以有更好前车之鉴。

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成功向首相慕尤丁和国家石油公司追讨数十亿石油产品销售税,他大可以此宣传,毕竟民兴党领导人沙菲益并没有这项“战绩”。

“这会是砂拉越政党联盟旗帜下的首个州选举,选举可以展示砂拉越政党联盟的独立,向布城政府证明砂拉越人有能力在有限的联邦干预下良好执政。”

大多数人认为砂拉越将在明年首个季度举行州选,砂拉越政党联盟的任期在6月届满。

也有人认为,砂拉越州选会在联邦政府与11月提呈2021年财政预算案后举行,“选举预算”或许会是该政党联盟的宣言。

詹运豪也是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他说,砂拉越对于布城的不满包括关于该州的身份地位和自主权课题。

砂拉越政府打破国家教育政策,设立国际学校和州内电视台。

砂拉越也设立州内石油公司,减少国家石油公司对州内石油天然气的影响力。

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中,沙巴和砂拉越与马来亚半岛组成马来西亚主权实体。

州内维权人士说,近年来《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逐渐被侵蚀。

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成功向首相慕尤丁和国家石油公司追讨数十亿石油产品销售税,他大可以此宣传。(档案照:透视大马)

许多人对于砂拉越贡献给布城的天然资源和税务感到不满,因为州内的基建设施和人文发展并未和马来西亚半岛同步。

詹运豪认为,参考沙巴州选后,砂拉越政党联盟应该利用分化反对党的方式竞选。

他指的是国阵和国民联盟在议席分配,以及沙巴首长人选议题上的纷争。

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说,砂拉越政党联盟可以观察和学习沙巴人民联盟(Gabungan Rakyat Sabah)内国阵和国民联盟之间的脆弱关系。

取得共识非常重要,另一个教训就是永远不要公开争夺公职。

巫统和土团在沙巴州选后对内阁和首长人选出现分歧,对此,阿旺阿兹曼认为,分歧应该闭门解决,无需公开争夺首长位置。

砂拉越第二首席部长詹姆斯马欣则认为,沙巴州选再次显示了,人民仍会就平等伙伴地位、不符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等一起发声和批判布城。

他说,主张州主权是煽动行为。

马来亚大学讲师阿旺阿兹曼认为,取得共识非常重要。(档案照:透视大马)

“它(主张州主权)没有对马来西亚联邦带来负面影响。”

他认为,以州为中心的情结会在砂拉越州选中盛行,砂拉越人的看法或许狭隘,但这不包括州主权。

主张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在2016年砂拉越大选对当时的砂拉越国阵联盟取得成效,赢得压倒性胜利。

砂拉越首长署部长达立朱菲里(Talib Zulpilip)说,砂拉越政党联盟必须在州选前解决对政府施政的所有不满。

他说,民兴党败选正是因为人民没有获得政府承诺的援助,民兴党也无法解决沙巴人民关心的非法移民课题。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