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伟专栏】关闭多源流学校:站不住脚的政治巧言善辩


刘哲伟

反驳者的论点是,若华小存在就无法促进各族学生融合一起,我想问一问,即使将各族学生融合在一起,你有多大把握可以确定各族学生就可以融洽?(档案照:透视大马)

就像我之前一篇文章论述一样,那些建议关闭多源流学校的政客是巧言善辩,我怀疑他们是否有科学依据来支持其言论。这就是马来西亚最糟糕的政治文化之一,在没有实质的科学依据的情况下,利用民族情绪来谋取个人的政治利益。

在我开始论述之前,先让我简单阐述一下自己的教育背景。

我是在华小接受6年教育,在那时候非华裔学生人数一只手掌就能数得过来,之后我在国中念初中一至中三,全级350至400名学生中,华裔学生不到10人。中四和中五,我到玛拉理科初级学院(MRSM)继续升学,那时的MRSM第一届开放10%入学学位给非土著。

即便如此,这新政策并不受非土著学生欢迎,全校只有少于10位非土著学生而我是唯一华裔学生(无其他华裔学生或教职员)。就我的教育背景而论,我确实可以亲身经历来反驳政客的论述。

政客建议关闭多源流学校的三大理由:

(i)多源流学校造成人民不团结。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首先,我是华小出身,今时今日我手机内通讯录,非华裔和华裔朋友的电话号码是相等,甚至可能比华裔朋友人数还要多。如果你认为我在中学求学时期就与非华裔学生聚在一起,那么你就是打脸自己,因为这也证明了华小接受教育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

其次,反驳者的论点是若华小存在就无法促进各族学生融合一起,我想问一问,即使将各族学生融合在一起,你有多大把握可以确定各族学生就可以融洽?

以我在国大升学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相信其他大学亦面对同样情况。在国大附近的麻麻档,你可以看到马来学生坐在一桌,华裔学生坐在一桌,印裔学生坐在一桌,即使是校内食堂,你也会看到同样的情景。

大学讲师试图分配各族学生在一起完成小组作业,如种族关系( Hubungan Etnik)及伊斯兰及亚洲文明(TITAS)。即使如此,到最后,各族学生互动还是非常少,即使试图将他们融合在一起,也不能达到团结效果。

另一方面,我不清楚团结各族的想法只是想确保非马来民族与马来民族融合在一起,还是想确保全民都能融合在一起?

若要废除多源流学校的目的是将各族学生融合一起,,那么你是否也打算对土著专属的院校这么做呢?如果反驳者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反驳者本生就是在质疑土著专属的院校。

事先说明,我本身没这意思。但是如果反驳者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主导群体的专属院校则允许存在,而多源流学校必须废除,我不明白要如何融合全民,除非你的团结论点只是针对某一群体来实施,而不是对另一个群体实施,那么我投降,我也无话可说。

伊党宣传主任卡玛鲁查曼早前发文告说,伊党主张修改教育系统,如今已是教育部检讨多源流学校课程纲要的时候,特别是采用国语的问题上。(档案照:透视大马)

(ii)在其他国家也没有多源流教育,印尼华人没有接受华文教育。

基本上,这是以苹果和橙来比较。在印尼实践的是同化,马来西亚则实践融合。印尼华人没有中文名字,而是印尼名字,因此无法相提并论。

多源流学校是我国实践融入社会的一个子集。如果你想将马来西亚的融合转为同化,那么废除多源流学校是可理解。但是这会是另一个层次的辩论(包括历史、独立宣言、宪法等)。

我个人不认为马来西亚可以将融合转为同化,否则就是改变整个国家。因此,把我国华人和印尼华人相提并论,完全没有意义。

(iii)掌握马来语

同样,这是非常个人。我可以自信地说,我的马来文实际上比英文和华文好。再次提醒,我是华小生。

即使你把我视为个案,而强调大多数华小生的马来文能力较弱,那问题处在掌握马来语,并不是多源流教育体制。如独中生论点,如果你认为有必要,可以要求多源流学校使用国小的马来语同等水平。但请记住,爱国并不是以掌握语言的程度来衡量。

我个人不认为马来西亚可以将融合转为同化,否则就是改变整个国家。因此,把我国华人和印尼华人相提并论,完全没有意义。(档案照:透视大马)

如果你认同我的观点,在独立初期,当时的非马来人对国家有强烈的归属感,尤其是那些曾经参与争取独立的人。事实上,他们掌握的马来语并没有我们这一代人好。

有鉴于此,即使无法完全掌握马来语,也不会导致与马来人之间的互动。我身边的朋友有些并不能说一口流利的马来语,我们还经常开玩笑说他们马来语如同“Cina Apek”,不过,他们确实与马来人能融合一起。

总而言之,作为负责人的政治家应以实际的论述来支持其言论,而不是政治巧言善辩。其次,他们必须清楚知道是什么问题,以及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案。很多时候,他们的解决方案与问题不相称。

这些政客的论据与想法,主要是为了个人政途发展,以种族作为挡箭牌,而不是真正有能力解决问题。毕竟越来越多非华裔学生愿意就读华小,那也说明了华小有它的存在价值。我个人并不会极度坚持华小的存在,但是目前为止,我还听不到一个合理废除多源流学校的论述。

* 刘哲伟目前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任职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也曾在其他高等学府执教。刘哲伟先后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取得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并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