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总警长不要见我们?” 英迪拉恫言绝食抗议


透视大马

寻找幼女超过10年的英迪拉,质问承诺找回女儿柏莎拉娜的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为何要躲避她?

阿都哈密曾承诺英迪拉,将寻求让各方满意的解决方案让此案有个圆满的结局。

他曾说,自己个人对此案由关注,并向英迪拉确保将帮助她们母女团聚。

他较后说,警方知道柏莎拉娜父亲的下落,并促请对方前来自首,让案件得以友好的方式解决。

阿都哈密是于今年一月做出以上承诺,为至今英迪拉要与对方会面以取得最新进展皆不受理。

英迪拉对《透视大马》说,自从怡保高庭在2014年宣判其前夫需归还女儿后,要回女儿一事一直都没有进展。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曾说过他知道柏莎拉娜的下落,但是至今都没有进展。”

“他说会圆满解决,但是我还是在等待。”

警察总部前绝食抗议

较早前,英迪拉行动小组(INGAT)致函阿都哈密,以要求对方与英迪拉会面,都则将在吉隆坡武吉安曼警察总部前绝食抗议。

英迪拉说,他们给予阿都哈密期限至8月31日,以做出回复,若对方没有对此给予回复,他们将在9月11日进行绝食抗议。

“我们希望国庆日时,他会回复我们。英迪拉行动小组主席阿伦和我会进行绝食抗议。”

“这个象征式的一日绝食抗议,将从早上9时开始,一直到傍晚5时。”

除了柏莎拉娜还是婴儿时的照片,家人没有她其他的照片。(档案照:透视大马)

英迪拉说,绝食抗议的原因是他们已经用尽办法以寻回女儿,但皆不得要领。

“没有柏莎拉娜的进展,现在所有事情都是个问好。”

“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除了绝食抗议。”

英迪拉希望,绝食抗议能够获得阿都哈密的关注。

“若还是没有采取行动,我们可能会在警察总部迁进行更多的绝食抗议。”

“我们不要我们12年(取回柏莎拉娜)的斗争就这样白费了。我们要她知道,她有母亲和兄妹在等着她。”

她也说,除了柏莎拉娜还是婴儿时的照片,家人没有她其他的照片。

“我们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和所有兄弟姐妹一起拍全家福。”

前幼儿园教师英迪拉,目前是家庭导师,并居住在距离怡保15分钟车程的四房双层排屋内。

渴望团聚

英迪拉23岁的长女德薇还记得曾在12年前抱着妹妹的情景;而她最后一次看到柏莎拉娜,则是2012年时在法庭审讯的抚养权案。

“当时候她只有一岁半,我无法想象他现在的样子,或者是我们团聚时要对她说什么。”

“我很可能会抱着她哭。

英迪拉已经就阿都哈密无法找到女儿而起诉对方,并索偿1亿令吉。(档案照:透视大马)

对于绝食抗议,德薇说,她的母亲在过去12年已经经历了许多。

“我们试了一切,若还是没有任何效果,我们不知道会怎样。”

“我们只可以做好自己这部分,这取决于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是否愿意回复(我们的请求)。”

在吉打北方大学修读决策科学的德薇,目前正等待实习;而她22岁的弟弟卡兰,目前在吉隆坡一家学院修读日光板课程。

77岁的祖母乐卡玛依稀记得照顾当时只有11个月大的柏莎拉娜。

“我还能说什么?请帮助我们找回我的孙女。”

英迪拉已经就阿都哈密无法找到女儿而起诉对方,并索偿1亿令吉。

英迪拉前夫里祖安在柏莎拉娜还是婴儿时将对方带走,并单方面将两人的三名孩子改教至伊斯兰教;他目前违反庭令,拒绝将孩子交给其前妻。

虽然法庭将三名孩子的抚养权判给英迪拉,并指改教不合法,但是英迪拉至今无法与柏莎拉娜团聚,也不知道对方的下落。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