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再谈排外情绪


唐南发

《半岛电视台》叙述慕尤丁政府如何一开始看似好意呼吁无证移工出来检测,没多久却忽然发动大逮捕行动,而且手段恶劣粗暴,行动过程也没有遵照卫生部的SOP,让整个移工群体深感遭受欺骗和背叛。(档案照:透视大马)

《半岛电视台》那支关于行政管制令期间,政府恶劣对待无证移工的纪录片,仔细看过的人就会了解内容根本没有贬低前线的医护人员。在政府下令彻查以后,众多网民跟着搞错重点,跟着起哄,对《半岛》口诛笔伐,只能说明马来西亚人若非理解能力堪虞,就是人云亦云。

该纪录片的重点有三:

一,叙述慕尤丁政府如何一开始看似好意呼吁无证移工出来检测,没多久却忽然发动大逮捕行动,而且手段恶劣粗暴,行动过程也没有遵照卫生部的SOP,让整个移工群体深感遭受欺骗和背叛;

二,大肆逮捕无证移工无助于防止疫情扩散,因为移工害怕被捕反而不敢出来检测,加上逮捕过程缺乏防疫SOP以及扣留营的拥挤不堪,结果还多了几个簇群;

三,移工对马来西亚的经济贡献极大,却换来不相称的回报,疫情期间更是面临经济困境,所幸有善心人士和团体予以援助。

事实上,整个纪录片的制作过程访问了好些相关人士,包括Mercy Malaysia的主席Dr. Ahmad Faizal Perdaus (谈大逮捕对政府检测努力的冲击,但也肯定了前线人员的贡献),以及移工援助组织Our Journey 的负责人Sumitha Shaanthinni Kishna (谈对移工的法律援助) 和Migrant Care 的马来西亚负责人Alex Ong (谈其组织的援助项目)。他们都是国内有名的人道工作者,而Dr. Ahmad Faizal Perdaus因为Mercy Malaysia的广泛网络,在国际穆斯林社会也颇有名气。

此外,纪录片也尝试探讨政府的行动是否带有种族主义甚至排外(xenophobia) 的色彩,并就此访问了士拉央巴刹一位支持取缔无证移工但强调此举并非种族歧视的业主,加上不时引述国防部长伊斯迈沙比里的谈话,可说反映了多方的观点。

而 《半岛》的记者也特别声明高级部长,内政部长和副部长都拒绝受访;在政府宣布将调查《半岛》甚至公布其中一名受访的孟加拉移工Rayhan Kabir的身份之后,《半岛》坚持其报道持平,同时强调行管期间,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不允许外媒出席,因此该电视台无法在场寻求解释。

既然是政府一开始就拒绝受访,放弃澄清相关争议性内容的机会,却在纪录片播出以后秋后算账,怎么还能取信于人呢?

《半岛》的记者也特别声明高级部长,内政部长和副部长都拒绝受访。(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知道有个医生出来“驳斥”《半岛》,说自己照顾了多少个无证移工。我无意否定他的奉献,但我要强调的是人家并非质疑政府没有给予无证移工医疗协助,而是猎巫式的大逮捕除了让移工陷入恐慌,四处逃窜之外,究竟带来什么好处?

职是之故,民众不应该混淆焦点,质疑《半岛》为何不去访问那些获得政府免费检疫,妥善照顾的无证移工,因为这根本不是重点;《半岛》的纪录片也没有一句话是指责前线的医护人员亏待无证移工。纪录片尝试传达的讯息是政府起初呼吁包括无证者在内的所有移工出来检测,保证不抓人,不久之后官方态度却来个180度转变,大肆抓人,还因此发生侵权事件,甚至有人死于非命 。

因此,纪录片针对的是内政部,不是卫生部。这么容易理解的纪录片,怎么会轻易就被网军影响而失焦呢?追根究底,我认为还是和马来西亚社会普遍弥漫着的排外情绪有关。

排外情绪之所以容易被媒体或政客操弄,是因为我们本身原本就对“他者”存有刻板印象或偏见:“犹太人贪财,狡猾”(纳粹德国与欧洲);“华人富裕”(东南亚国家,尤其印尼和马来西亚);“马来人懒惰” ,“印度人狡猾”(马来西亚);“罗兴亚人残暴;伊斯兰教是宗教落后”(非巫裔马来西亚人);“罗兴亚人不文明,落后,肮脏,不是好的穆斯林”(巫裔马来西亚人);“外劳野蛮,带病,肮脏,没有文化”(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等。

纪录片尝试传达的讯息是政府起初呼吁包括无证者在内的所有移工出来检测,保证不抓人,不久之后官方态度却来个180度转变,大肆抓人,还因此发生侵权事件,甚至有人死于非命 。(档案照:透视大马)

而且排外情绪反映的是人类易于被操弄的忧患意识,以及本性当中的极权本质:依赖国家的强大力量压制被视为威胁外籍人口,例如目前政府四处逮捕无证移工和难民,就普遍得到民众的支持。

对我而言,慕尤丁政府选择大阵仗围剿《半岛》的纪录片,当然还是跟政治有关。毕竟在面对社会,政治和经济危机的时候,转移视线,营造一种“同仇敌忾”的氛围,特别针对弱势的外人,对于争取选票是最有效的,在这点上,过去几年美国和欧洲的极右势力凭借炒作难民和移民议题而崛起就是借镜。

我只是不明白那些平常开口闭口就不信任国盟的人,此刻怎么会对政府的排外举动拍手叫好,完全信任,而丝毫不警惕国家机器有一天也会用在自己身上?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