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马来西亚的人口贩运为何猖獗 ?


唐南发

罗兴亚人是人口贩运方面最极端的例子。(档案照:透视大马)

柔佛警察昨天召开记者会,宣布当局在经过一段时间调查以后,逮捕了5名军人和13名不同位阶的警官,他们都被怀疑涉嫌人口贩运活动 (penyeludupan manusia)。 

其实早在2015年马泰边境的Wang Kelian(旺吉辇)发现罗兴亚人的乱葬岗之后,当时的国阵政府承诺彻查却不了了之;希盟执政以后,时任内政部长的慕尤丁同样没有展现魄力追查,马哈迪也对打击人口贩运一事缺乏兴趣。

相比于泰国当局的果断,把涉案的军官控上法庭,最终遭判27年徒刑;其他被判刑的还包括地方行政长官和商人,刑期从75到94年不等,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因此极为低落。

马泰两国在打击人口贩运方面的努力悬殊,是美国政府过去两年的人口贩运报告中,把马来西亚降级为二阶观察中等级的关键,因为有了显著的对比。

两个月前再次发生罗兴亚船民事件之时,无论本国媒体或民众都把这些人视为“偷渡客”,完全不了解他们其实也是人口贩运的受害者。国盟政府的回应方式不但不人道,也违反了本身在打击人口贩运活动上的法律责任,因为我们确实有立法针对这项罪行。把船只驱赶出本国海域,拒绝搜集船上的人证和物证以供进一步调查,无法解决问题的根源。

偷渡活动和人口贩卖最大的分别是前者的罪行针对的是国家,后者针对个人;后者也带有剥削受害者的成份,而前者则是一种法律之外的“入境服务”。

例如A国家的公民想偷渡到B国家打工,于是透过一名中介协助。在去B国以前,这位A国公民已经知道工作的内容和情况,接纳了所有条件,交了钱以后使用假护照甚至躲进货柜车偷渡入境B国,然后开始工作,而工资基本上符合原本的期望,因此剥削的成份相对低;事成以后,中介一般也不会骚扰“客户”,是一种你情我愿的交易。

两个月前再次发生罗兴亚船民事件之时,无论本国媒体或民众都把这些人视为“偷渡客”,完全不了解他们其实也是人口贩运的受害者。(档案照:透视大马)

这种行为明显违反了B国的移民法令,但未必构成人口贩运,因为人口贩运必须具有欺诈的成份。例如一名罗兴亚人无法忍受缅甸军方的打压想往外逃,于是中介欺骗他说到了马来西亚可以合法工作,工资优渥,而且无需缴付任何费用。他就这样被骗上船,然后在行程中遭威胁毒打,要他联络家人或马来西亚的亲人,缴付上万马币的费用。这就是赤裸裸的剥削与贩卖,最恶劣的罪行并非针对国家(马来西亚),而是个人(罗兴亚人)。

罗兴亚人是人口贩运方面最极端的例子。更为普遍的情况是很多孟加拉移工原本以为到了马来西亚可以赚取高收入,入境以后才发现工作货不对办。幸运的可能被分配到工地;不幸运的则连工作都没有,只能沿家挨户求职。

马来西亚建筑商公会日前声称其产业的一百万劳力当中,只有45万是有证工人,意味着其他55万是无证者,或者持有别的产业的工作准证。这些人大部分可能是人口贩运活动下被骗入境的人士。他们即使知道自己是受害者,鉴于马来西亚司法不彰,警方或移民局官员又动辄勒索,想向当局求助也无门。 

希盟执政以后,时任内政部长的慕尤丁同样没有展现魄力追查,马哈迪也对打击人口贩运一事缺乏兴趣。(档案照:透视大马)

人口贩运不光是发生在国家与国家之间,也可以发生在国内。例如马来西亚本国也发生东马和半岛的原住民女性被中介欺骗的事件,她们以为到了巴生谷,槟城或新山一带可以从事业务销售的工作,来了才知道自己被卖到色情场所。由于已经离乡背井,受制于人,只能默默忍受一切形式的剥削。

而人口贩运之所以能够猖獗地大行其道,和个别政府单位的贪污舞弊,黑箱作业有直接关。因此,任何政府不拿出决心铲除内政部和国防部内部的黑势力,我们永远无法根除人口贩运这个随着世界经济越发一体化的犯罪行为;柔佛警方的行动只是一个起步,需要进一步观察当局的行动。

与此同时,媒体和民众缺乏认知,假新闻在网上流窜的速度日渐迅速,幅度不断扩大,人口贩运的受害者只能继续承受着污名,二度甚至三度受害。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